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台灣罹患「偏食症」,窮得只剩台積電?謝金河:蔡總統6大戰略產業還欠缺的拼圖

2020-10-28
作者: 謝金河

▲(圖/攝影組)

2020年即將走入歷史,這是很特殊的一年,從元月23日武漢封城迄今,疫情困住全世界長達10個月之久。台灣因防疫有成,今年經濟沒有受到太大衝擊,反而是8、9兩個月,出口連續超過3百億美元,台幣兌1美元升抵28.6元,台股突破1萬3千點。台灣經濟表現令人刮目相看,但也有人看出台灣經濟隱藏在華麗背後苦澀的另一面,很多專家挺身示警。

例如,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蔡鴻青撰文指出「一個人的武林」,他在《2020董事會白皮書》中指出,台股市值最大的台積電,在2005年市值占9%,到了2019年已上升到22%,今年這個比率更是顯著上升。台積電把市值拉升到11.72兆元,而市值第二大的鴻海1.11兆元,相差逾十倍。

不能只靠台積電 健全經濟要均衡產業

蔡鴻青也分析,從2005年到2019年,台股市值複合成長14%,但扣除台積電,只有2%的成長。還有一個現象是,2005年以後上市的企業,市值年複合成長24%,但2005年之前上市的企業複合成長只有1%,這些老牌企業成長動能堪憂。因此也有人批評「台灣窮得只剩下台積電!」和碩董長童子賢也點出台灣經濟有偏食現象,他形容台灣靠「護國神山」把經濟帶上去,但就像是一座森林的林相太過單一,百花盛開時會非常開心,可是當花謝的時候,也會一起都謝了。

蔡鴻青與童子賢都很清楚地點出台灣經濟亮眼的外表潛藏的「弱點」,不管一個人武林,或者是台灣罹患「偏食症」,台灣經濟再往下走,除了強化現有強項,也要想辦法把弱勢產業拉拔壯大,才有可能產生「德智體群」四育並重的好學生。

今年在疫情席捲全球的情況下,我例行性的兩次國外參訪考察行程取消,改以國內參訪為主。今年我特別針對蔡總統在就職演說中,揭示的「6大核心戰略產業」實地造訪一遍,這當中包括兩次考察生技產業,到了竹北生醫園區、中研院看幾家育成生技公司,也看疫苗、快篩試劑國家隊成員,接著半導體先進製程的公司,然後離岸風力發電產業及最近完成的資安產業。也就是說,蔡總統的6大核心產業,除了國防軍工及「確保關鍵戰略物資與戰備產業」還沒看之外,6大產業中,我至少完成4大產業的考察。

在看完的4大戰略產業中,我對以台積電為主的半導體產業印象最深刻。我們到南科看家登,又到竹科一帶看了聯發科、閎康、宜特,再到桃園看精測與迅德,這些與台積電連結的先進製程企業,都有足夠的深度與厚度。

例如,台積電設備供應在地化,至少拉拔了成百上千家下游供應鏈,很多設備廠因台積電而茁壯。今年台積電在南科購置4筆土地,也造成南科周邊城鎮欣欣向榮,台南經濟能見度也大幅提升。而台積電往先進製程一路走去,也帶動產業技術提升,還有因為台積電,像荷蘭的艾司摩爾(ASML)也在南科設立人才培訓基地。今年8、9兩個月,台灣出口金額逾3百億美元,其實成長最大宗是半導體相關零組件,台積電對台灣經濟的貢獻度明眼人一看便知。

未見亮眼成績單 台灣生技業遠遜南韓

不過,我在半導體產業看到扎實的厚度,在生技產業並未看到。除了股價「翻雲覆雨」外,生技產業並沒有創造亮眼的產值與看得見的經營成績。

這幾個月來,台灣一直有很多聲音認為台灣不能只有一家台積電,其實南韓最大市值的三星,市值408兆韓元,也比第二大海力士(Hynix)的62兆韓元,大了5倍多,如果說台積電形成一個人武林,三星也是如此。不過除了三星外,南韓企業汰舊換新速度非常快,像傳統的浦項鋼鐵、起亞汽車(KIA)等已不在前十名之列,現代汽車排名也節節後退。南韓現在出現在市值前十名的企業,有網路的Naver(LINE的母公司)及手機遊戲的Kakao;另外,南韓生產鋰電池的LG化學及三星SDI都進入榜內。最值得一提的是南韓前十大市值企業有兩家生技公司,一家是三星生技,另一家是韓國藥企Celltrion,還有一家美妝的LG生活健康。這當中,單是三星生技的市值就與鴻海平起平坐,Celltrion市值也突破32兆韓元。

台灣市值前十大中大多數都是老面孔,像台塑四寶、國泰金、富邦金、中華電信,再加上台積電、鴻海、聯發科,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知名老牌企業,今年令人稍微耳目一新的只有老牌企業奮發向上的台達電。但南韓有很多網路新創公司,更顯著的是南韓的生技產業發光發亮,這次疫情,南韓單是快篩檢測的出口值就超過30億美元,台灣也有很多快篩試劑的公司,儘管股價大炒特炒,但產值都沒有很大,顯然台灣的競爭力並不強。

大家知道新藥研發的路很漫長,但沒有營業額的生技業並沒有「降落傘」條款,在沒有業績壓力下,台灣的生技產業很容易走上炒股的資本遊戲。當印股票換鈔票比辛苦研發更好賺時,還有多少人願意窮一生之力在生技研發的路上默默努力?我在很多快篩試劑的企業考察中,發現不少經營者對股價的敏感度還高於對本業研發的熱忱,這是生技產業未來必須面對的考驗。

同樣在蔡總統6大戰略產業中,我也見到離岸風力發電及資安產業的虛與實。我進行產業實地考察已不下30年,坦白說,這次考察離岸風力發電產業,我個人受到的衝擊可能是最大的一次。我們常說百聞不如一見,這次我把離岸風電產業完整看過一遍,才知道這個產業的深度。

資安產業側重硬體 軟體發展必須補強

蔡總統在2016年上任不久後,決心發展離岸風力發電產業,政府告訴我們,全世界有20座風場,台灣就擁有16座,可是台灣過去只有在岸的風機,我們都沒有見過離岸風電。於是當政府廣邀歐洲離岸風力發電業者來台投資時,我們大多半信半疑,業界也充滿疑懼,加上很多火電、核電專家頻頻示警,這是錢坑,更讓大家感到害怕。這回我從台中港看到台北港,終於用自己的雙眼看到這個產業的希望。

相對於台灣用煤發電,或用核能、天然氣發電,台灣只是單純的採購行為,煤燒了又進口,天然氣也是如此。但離岸風力發電從工程施工、設備在地化,卻可能形成一個新產業。我在世紀鋼看到賴文祥董事長從無到有的膽識,也看到上緯蔡朝陽董事長的堅持及華城的輸配電大膽投入,這是台灣從零逐步發展起來的產業。

當台積電一口氣簽約買下沃旭能源20年的電力,政府揭示2025年成為非核家園,到2050年台積電承諾所有的電力全部使用綠電,可以想見這個產業帶來的能見度超乎想像。從產業發展的心路歷程來看,政府的眼光,主其事的政府執行人,他們排除萬難,為一個無中生有的產業奠基,這是值得大力肯定的。

相對來看,台灣的資安產業也很重要。這次我也走訪了國內資安廠商,2019年台灣整體資安產值493.4億元,今年可達553億元,年複合成長12.2%,比全球平均9.1%還高,這個產業吸引了324家廠商、8千人投入,但資訊硬體設備進口占51.4%,軟體服務占9.7%,服務與顧問收入占38.9%,可以明顯看出資安仍偏重硬體思維。台灣的資安產業終有一天會變大,但是如何突破硬體製造的舊思維,全力在軟體加值路上奔馳,這才是產業重中之重的問題!

台灣傳統產業競爭力每況愈下,新創事業發展深度不足,新經濟滲透力不夠,生技產業過度重視金融操作,軟體業過度重視硬體,這是台灣產業必須適時補強的「弱板」、「短板」!

延伸閱讀:

美國經濟K型復甦? 謝金河:台灣也形成台積電「一個人的武林」

護國神山台積電太威 蔡鴻青:台股「一個人的武林」困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