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為何經濟仍脆弱,股市卻高漲?拆解股市看似與經濟脫節的原因

2020-10-28
作者: 肯尼斯.羅格夫

▲(圖/Pixabay)

為什麼實體經濟仍然脆弱之際,股市估值卻高漲?原因之一愈來愈明顯:當前這場危機不成比例地影響小企業和低收入的服務業勞工。兩者對實體經濟非常重要,但對股市就沒那麼重要。確實也有人對股市的高估值提出其他解釋,但每一種說法均有其局限。

股漲三說法:疫苗預期、低利率、聯準會買債

例如有人說,因為股市是向前看的,當前股價可能反映市場的樂觀預期──有效的新型冠狀病毒疫苗,以及大大改善的檢測和治療方法即將面世,屆時封鎖措施就能減少使用和做得比較細緻。這種預期或許有其道理,但市場也有可能低估了今年冬季出現嚴重第二波疫情的可能性,同時高估了第一代疫苗的效力和作用。

對當前股市表現的第二種解釋或許更有說服力,它著眼於這個事實:主要央行已將利率壓低至接近零的水準。因為市場確信利率在可預見的未來幾乎不可能上升,房屋、藝術品、黃金以至比特幣等長期資產的價格全都被推高了。此外,因為科技公司的收入傾向來自遙遠的未來,它們不成比例地受惠於低利率。

但是,市場對低利率持續不變的預期是否正確,同樣難以確定。畢竟即使全球需求早已復甦,供給面的長期負面影響仍可能揮之不去,尤其是去全球化產生的影響。

第三種解釋是主要央行除了奠定超低的利率,還已經直接介入支持民間債券市場──就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而言,這是前所未有的干預措施。央行購買私營公司的債券,不應視為傳統意義上的貨幣政策。這種措施類似一種準財政政策:央行在緊急情況下替財政部出手支持私營企業。

因此,這種特殊的干預很可能是暫時的,雖然主要央行尚未成功向市場傳達此一事實。儘管總體經濟的波動性急升,公司債的供給也增加,但在許多市場,公司債相對於公債的利差實際上縮窄了,而考慮到經濟衰退的嚴重程度,重大的企業破產案至今仍異常少。

到了某個時候,市場將不再相信納稅人將無限期地為一切埋單。當局容許央行承擔的風險始終是有限的,而如果今年冬天爆發嚴重的第二波疫情,人們可能就會發現,央行已經沒有意願承擔更多風險。

有關實體經濟下滑之際股價卻上漲,上述三種說法提供了一些見解,但它們忽略了這個謎團的一個重要部分:眼下瘟疫造成的經濟衝擊,主要不是由上市公司承受。飽受打擊的是小企業和個人服務業者,例如乾洗店、餐館、娛樂提供者;這些業者不是上市公司(後者有較多製造業者),根本沒有足夠的資本可以熬過如此嚴重和持續這麼久的衝擊。

此外,幫助它們維持運作一段時間的政府計畫如今開始失效,第二波疫情期間出現滾雪球效應的風險因此增加了。

提防二風險:經濟衰退嚴重、美國選後恐有變數

一些小企業破產,將被視為病毒大流行引發的廣泛經濟重組的重要部分。但許多本來可以生存的企業也將倒閉,這將進一步強化大型上市公司的市場地位。事實上,這是股市高漲的另一個原因。(沒錯,有一些大公司已經聲請破產保護,但它們多數在瘟疫爆發前就已陷入困境,尤其是實體零售業者。)

考慮到經濟衰退的嚴重程度,以及創紀錄的戰後失業率(歐洲方面則為了救濟暫時失業的勞工而承擔巨額支出),政府稅收的萎縮幅度,比人們所預期的小得多,這進一步凸顯了這場瘟疫的衝擊,並非由各界平均承受。稅收降幅低於預期,當然是因為失業集中在納稅較少的低收入勞工身上。

但是,眼下高漲的股市面臨的風險,並非只是經濟上的,還包括政治風險,例如今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之後頗有可能出現空前的政治危機。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看似偏袒華爾街,忽視實體經濟的政策,引起廣泛的民意反彈。這一次,華爾街將再受詆毀,但民粹怒火也將指向矽谷。

可能的結果之一,將是公司稅率扭轉其下降趨勢,尤其是如果進行中的去全球化過程使企業較難將業務轉移到低稅國家。這將不利於股價,而如果認為民粹反應僅此而已,那就錯了。

在高昂的股市估值,因為公共衛生和總體經濟狀況普遍改善而獲得支撐之前,投資人不應該對它們在疫情期間得到的巨額獲利太過放心。畢竟資產價格可升可跌。

(許瑞宋譯)

延伸閱讀:

存股族注意!8大公股行庫獲利大幅下修 這家少4成最慘...

兩大因素影響金融股表現 投資人該如何操作?「這4個字」是重點

晉泰業績創新高 大股東精誠卻抽腿,背後原因曝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