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鴻海轉型要做電動車的「安卓」卻面臨3大挑戰!劉揚偉要如何再讓投資人熱愛鴻海股票?

2020-10-21
作者: 今周刊

▲(圖/今周刊,以下同)

鴻海16日舉辦首屆「鴻海科技日」,對外發表命名為MIH的電動車(EV)軟硬體開放平台與關鍵零組件等技術,目標是成為「EV產業界的安卓」。同時,鴻海研究院也邀請張懋中、郭大維、李開復、吳宗成及張慶瑞等五位諮訊委員與會,向外界揭櫫鴻海十大前瞻技術研發計畫。
 
觀察鴻海此次舉辦的科技日,可以看出鴻海董事長劉揚偉很認真地要跟外界溝通,讓大家看到鴻海在各種新科技的投資與布局,他還允諾未來每年都會舉辦科技日,每一季也會舉辦各種科技論壇,例如今年12月就要舉行第一屆量子計算論壇。這種開放誠懇的作風,展現出與過去郭台銘領軍時很不一樣的風格,是很值得肯定的事。
 
此外,以這次發表會著重在發表3+3布局中的電動車,以及透露鴻海研究院計畫有意投入的研究主題,也可以看出未來鴻海有三個發展特色,分別是強化研發、軟硬整合及多元結盟,這些也都與過去的鴻海有很大不同。
 

例如在MIH電動車平台部分,鴻海強調電動車產業的發展重點與過去能源車不同,會加強投資最關鍵的動力電池、驅動系統到車用電子等部分,這些都需要投入很多研發人力,而且也強調軟硬技術的整合,並做成模組化,開放給所有夥伴,例如目前除了和裕隆組成鴻華外,預計明年初就會跟飛雅特克萊斯勒汽車(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 FCA)正式確認合作細節。
 
從「製造」到「科技」 鴻海面臨3大艱難挑戰
 
不過,從「製造的鴻海」到「科技的鴻海」,這是一個漫長的轉型過程,對鴻海來說至少有3個挑戰,也值得在此分析討論。
 
首先是企業文化的挑戰。鴻海過去最強的競爭力,就是把成熟產品做到最便宜,如果說創業家做的是從0到1,其他企業家做的是從1到100,鴻海就是在發展到100的過程中,可以用最好的性價比把其他人打敗,也因此,科技創新從來就不是鴻海的強項。
 
因此,如今鴻海揭櫫的3+3發展方向,幾乎每一個都是尚未成形或還在變化中的行業,投入研發資源不僅成為必要,在過去製造為主的企業文化中,如何吸引到一流的研發人員加入,組織如何容納這些短期間可能都看不到業績貢獻的部門,在鴻海每月每季都要追求績效的過程中,這是對企業文化一個很大的考驗,也相當程度要考驗劉揚偉與團隊的決心。
 
其次,則是產業競爭加劇,對手愈來愈多,鴻海的轉型升級挑戰大增。


 
劉揚偉提及,目前電動車產業的機會就有如80年代的PC產業,競爭速度已加快,傳統車廠若自己在內部慢慢做,一定趕不上特斯拉,因此需要與外界分工合作,如果特斯拉像是手機界的iPhone,那麼電動車就需要另一個Android(安卓),這就是鴻海的機會。
 
不過,劉揚偉的說法雖然沒有錯,但如今電動車發展的速度、規模及複雜度,已經遠超過當年PC,而且,每個產業分項涉及的專業太多,也都有既存的強大競爭者,還有穩固的生態鏈,更重要的是,台灣發展PC時,全世界可以和台灣競爭的對手很少,但如今歐美日韓等強權外,還有大陸也虎視眈眈,電動車這個賽局恐怕比PC要難上一百倍。
 
第三點則是不僅新產業的難度高,在產業規格及標準都尚未確立前,恐怕都還是大廠垂直整合的天下,鴻海熟悉的代工商業模式可能都還不成熟。

其實,不僅電動車產業是如此,其他3+3想要發展的範圍,還有數位醫療及機器人,以及AI、半導體及通訊等領域,從半導體的異質結,到整合終端及雲端的人工智慧,還有量子電腦的技術,每一項都是深不見底的技術,都是需要耗費龐大資源的大錢坑。
 
而且當標準規範還未建立,每個行業會演化成什麼生意模式,很可能都與過去鴻海熟悉的代工事業不一樣,鴻海把題目搞得太多太雜,最終能不能轉化為公司的業績來源,恐怕也有不小的挑戰。
 
再度取得投資人的信任 是劉揚偉最重要的工作

 
鴻海是台灣營收最大的企業,擁有的資源最多最豐富,雖然過去鴻海從台灣起家,但後來大部分事業重心都放在中國大陸,因此,鴻海大部分的事業投資、雇用員工及上下游供應鏈等活動,也多圍繞在中國大陸或其他海外國家。
 
如今,鴻海若開始加強研發及各種新科技的投資,對於投資台灣本地以及召募台灣人才應該挹助最大,未來鴻海也可以扮演台灣經濟成長的推手角色,這將是鴻海對台灣很重要的社會責任。
 
在劉揚偉的演講中,他也秀出台灣60年來經濟成長的不同分野,從1960年到1990年,台灣GDP成長了37倍,但1990年至2020年近30年間,GDP僅成長2.2倍,「過去我們這一代遍地都是黃金,撿錢都來不及,現在年輕人還是一樣很聰明,鴻海要把更多資源放進來,重新給年輕人一個快速成長的機會。」

 今年以來,全球主要科技大廠股價都已大漲一波,但鴻海表現卻很寂寞,目前鴻海股價本益比大約10倍,至於股價淨值則只有0.93倍,也就是鴻海每股淨值達84.38元,但股價卻只有78.6元。鴻海是全世界最大的電子製造廠,但股價淪為比淨值都不如,實在是很可惜的事。
 
鴻海股價的低落,顯示投資人看不見成長性,因此,鴻海對未來科技的布局及發展願景,只有透過更透明的資訊、更努力持續地溝通,才可能逐步建立股東的信心,這應該是劉揚偉最重要的工作。
 
如今,鴻海科技日已經走出第一步,也在電子五哥等製造同業間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值得未來再持續觀察。

(本文由「今周刊」授權轉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