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何魯斯

《財訊》專欄作家

韓國為何遲早會倒向中國?朝鮮半島4大情境,全面引爆供應鏈危機?

2020-10-21
作者: 何魯斯

▲(圖/Pixabay)

因為武漢肺炎急速被全球主要國家孤立的中國,有沒有可能在未來三到五年內,爭取到幾個重要盟友的支持?其中有一個很確定,那就是韓國。理由要從這個國家的歷史開始追朔。

西元七世紀,由於唐帝國的扶持,新羅(今天韓國的慶尚道)統一了整個朝鮮半島,建立起了真正意義上的統一王朝,此後歷代朝鮮半島上的統一王朝都基本承認對天朝的藩屬關係。每當中華帝國改朝換代,朝鮮就會派使臣,帶上貢品和留學生等,出使天朝,並請求新皇帝賦予朝鮮治理國家的合法統治權力,請求給與朝鮮王室保護的義務,中華上國的皇帝及其親屬生辰大典、節慶日,朝鮮都要奉上賀禮,定期朝貢,隨時提醒宗主國,有什麼好處,不能忘了自己這個屬國,因為天朝的藩屬國不只朝鮮,它的勢力範圍遠超於自身的疆土,若不殷勤到天朝露臉,輕則不受理會,重則導致天朝的重兵鎮壓。

在明帝國時期,豐臣秀吉從海上攻入今天的湖南(今全羅道),這地區在唐帝國時期叫百濟,首府在現在的光州。從唐帝國以來,新羅過來可以滅它,高句麗過來可以滅它,蒙古人踩踏過,朝鮮被日本痛打不只一次,這回瀕臨滅國,犧牲最多人的又是全羅道這一帶,乃至於後來甲午戰爭日軍登陸屠殺,後來二戰後的光州事件,全羅道有歷史的任何時期,總是能比韓國其他區域死更多人。這裡累積的怨氣,應該也是朝鮮半島上裡面最多的,也是朝鮮半島民族意識最強的地方。

全羅道的千年怨氣

當時的朝鮮國王宣祖直奔朝明邊境的義州,向「父母之邦」明帝國求援。明神宗派大軍援助朝鮮抵禦日本,到1598年終於打退全部日軍,再送朝鮮國王回去繼續當朝鮮半島的統治者,被朝鮮國王視為天朝的再造之恩。

到了近代,歐美列強要求與朝鮮通商時,朝鮮都直接以「藩臣無外交」的理由拒絕,意思是我朝鮮作為清帝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要通商,請找天朝商量,主人點頭,我們就沒意見。到了當代,韓國參照當年中華民國的中華民國國軍,建立起大韓民國的大韓民國國軍等軍政制度。種種證據表明了,歷史上朝鮮對天朝上國歷來的從屬關係。

▲韓國區域地圖。(圖/取自網路)

朝鮮半島在歷史上跟中華天朝臣服的很習慣,它甚至有出現過天朝的「租界」,而這些租界就在韓國仁川、釜山等地。1882年10月,李鴻章與朝鮮統理交涉通商事務衙門簽訂《中朝商民水陸貿易章程》,在朝鮮取得領事裁判權、海關監管權等一系列權益。1884年(光緒十年),清帝國又與朝鮮簽訂《仁川華商租界章程》。該章程包括11項條款和3項附加條款,規定清帝國在仁川取得1.8公頃的租界地及0.7公頃商業用地。清朝隨後又與朝鮮簽訂了《釜山華商租界章程》和《元山華商租界章程》,在釜山和元山也獲得了租界。這些租界條約簽完,朝鮮人民基本上不以為恥辱,反而以為是天朝對朝鮮安全保障的進一步承諾,這個狀況直到甲午戰爭爆發才發生逆轉。

慶尚道的天主邪教傳統

在日本明治時代,原本鎖國的朝鮮遭到日本和歐美列強的進出。清帝國為維護自己在朝鮮的宗主國利益,也頻繁干涉朝鮮半島,先後派兵鎮壓朝鮮境內的多起兵變。各國列強,尤其是日本,打從戰國時代的豐臣秀吉以來就是跟朝鮮看不對眼,非得三不五時把它好好整治一下。朝鮮政府當時很腐敗,在中華天朝與日本帝國兩邊夾殺的情況下,一直無力應對困局,地方人民起義的事件此起彼落。

當時,以天主教為代表的西方文化(又稱西學)衝擊著朝鮮傳統社會。1860年,慶州人崔濟愚經數年修道感悟,開創與西學相抗衡的「東學(教)」。帶有反洋教、反侵略的東學倡導人人生來平等的思想,信徒眾多,勢力不斷擴大,引起朝鮮王室的擔憂。由於東學也信奉天主,東學和天主教都被朝鮮朝廷視為邪教,遭到鎮壓。

寫到這裡,出生於慶尚北道大邱市的朴槿惠前總統,被人家爆料信奉拜天主的邪教,最後導致世越號輪船的沉沒,與150年前的東學,不但有地緣上的巧合,更有宗教上的巧合。

1864年,崔濟愚被慶尚道觀察使徐憲淳以「左道惑民之罪」處死。東學第二任教主崔時亨在控訴申冤運動中,打著「討倭斥夷」旗幟的東學黨開始形成。1893年東學教解散後,朝鮮朝廷對東學教徒的鎮壓有增無減,最終導致東學黨起義的爆發。有趣的是,這個在慶尚道創立的教派,最後還是在整天搞反抗的全羅道發生暴動。

東學黨在概念上就跟後來的義和團幹的事差不多,一陣打砸搶之後,終於引起日本帝國的干涉,宗主國大清也隨後出兵,甲午戰爭就這麼爆發,隨後是老樣子,在全羅道又有人被殺以後,日本戰勝結束戰爭,此後朝鮮半島納入日本統治。

▲朝鮮半島歷史地圖。(圖/取自網路)

到了韓戰以後,南北韓分治,北邊是歷史上高句麗的地盤,南邊的是百濟加上新羅,高句麗在歷史上從頭到尾都是中華天朝的屬國,新羅要稱霸朝鮮半島也都要靠中華天朝;百濟最常被日本侵擾,但是也都期待找中華天朝求援,簡單說,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千年以來,與天朝的關係在情感上真的不容易斷掉。

1997年之前的50年,韓國總統都是慶尚道出身的保守派軍人擔任,把所謂的進步派打壓的很慘,直到那年金大中當選韓國總統,才改變了慶尚道人主政的狀態。

用保守與進步派來區分,很難理解韓國兩大政團的差異,但是仔細看一下1997年金大中與李會昌的得票就知道,西邊就是歷史上的百濟以及後來的全羅道,東邊就是歷史上的新羅以及後來的慶尚道,這樣的選舉競爭,某種程度上是千年來百濟國與新羅國的較量。他們都有親中華天朝的過去,不同的是,新羅要的是強大的統治支持,百濟還想進一步揚眉吐氣成為朝鮮半島真正的主人;慶尚道不排斥天主,所以要它親歐美是可以的,但是全羅道在歷史上只有中華天朝會救,很難想像它有親中以外的選項。

▲1997年韓國總統大選得票圖。(圖/取自網路)

近來的發展是怎樣?

韓國中央日報於10月13日報導,韓國駐美國打使李秀赫12日以視訊方式出席國會外交統一委員會國政監察,就在野黨議員對其過去「韓國可在美中之間做選擇」的言論提出的質疑做上述表示。李秀赫說,韓美同盟不僅是軍事同盟,還涵蓋經濟、社會、文化等方面,若未來韓國繼續選擇美國,是因為這項選擇符合韓國的情感及國家利益,韓美同盟也才能持久穩固。(詳全文

10月16日,美韓聯合聲明中把過往「維持駐韓美軍」的內容刪掉了,表面上是因為軍費的問題,實際上是對美帝的忠誠問題,比較起來,美國賣什麼武器全部照單全收的台灣,才是真正美國的盟友,美國駐軍分攤費用一直談不攏的韓國,很難不被美國人認為有二心。(詳全文

兩個新聞看下來,你可以理解美韓軍事同盟雖然經過韓戰的洗禮,但是已經人事已非,早就不是如此穩固。當年韓國總統朴正熙是慶尚道人,答應美國人結盟的是新羅後裔;現任總統文在寅是北韓移民,所屬的共同民主黨基本盤在全羅道,這是個有千年怨氣的百濟古國後裔的聚集地,文在寅的北韓情懷與全羅道人想主導大韓民族統一夢想遠比願意繼續偏安的慶尚道人強太多。

這情況放到台灣也可以理解,在香港出生的馬英九,天生就比在台灣出生的陳水扁與蔡英文更願意與習總書記談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概念一樣,即使馬在美國留學過,要他親美還是非常勉強。

▲南韓總統文在寅。(圖/達志)

文在寅上台後,韓國又因為戰後賠償的問題與日本全面交惡,民間有人把當時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弄成跪在慰安婦前面的雕像,日韓能否因為日本出現新首相而改善關係,外界還在看,但是看起來機會很有限。

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因素是:美國這個不再可靠的盟友,正在跟北韓的金小胖眉來眼去,美日又是堅不可破的同盟,同時天朝卻可能在北韓不穩的時候再度進犯朝鮮半島,如果這樣,朝鮮半島未來在美國的干涉下,未來絕對不可能統一。而朝鮮半島的統一一直是文在寅想幹的大事,完成別人無法完成的歷史功業,這點跟習維尼真的非常像。

這裡講的有點亂,回頭整理一下,歷史上,日本打了好幾次韓國,韓國每次都很慘,韓國不爽日本至少超過五百年,現在關係又搞砸,這是第一個事實。

中華天朝雖然也打過韓國,但是大部分只要求臣服,而非只是掠奪,韓國雖然自己也有民族主義,但是逢天朝就跪也是自古就有的傳統,因為天朝會幫忙出兵保護,這是第二個事實。兩個背景放在一起,如果天朝還可以協助韓國統一朝鮮半島,韓國再度成為天朝的藩屬國,也就沒有什麼不可以。

於是天朝與韓國中間現在有個共同的阻礙:北韓的金小胖。

近期一直被懷疑以替身出現在公眾場合的金小胖,不但為殺了南韓準備叛逃北韓的官員而道歉,也為無法給北韓更好的生活而流淚,行為舉止有點不正常。到底實際狀況如何?外界很難知道,唯一確定的是,他仍然牢牢的把統治國家的權力抓在自己身上。

在美國的經濟制裁中,北韓只能靠天朝這個唯一的盟友接濟,北韓至今與天朝沒有撕破臉,經濟原因當然是主要理由,相同美韓同盟在鬆動,朝中的血盟也在鬆動,北韓當然很清楚南韓與天朝在打什麼主意,為了刷自己的存在感,北韓只有繼續用核子武器把自己武裝起來,情況不對的時候就試射一下導彈,告訴美國,我還在,趕快跟我談;同時告訴中華天朝,這導彈不是只打美國,你搞我我也可以射給你;當然順便也警告韓國,想統一朝鮮半島?問問我的核彈再說;也同時讓導彈常常經過日本的領空與領海,告訴日本,趕緊武裝起來,日本如果可以重新武裝,天朝就不敢背叛我了。

目前的狀況是,美帝與天朝都想搞換妻,也真的都在試著偷上對方的另一半,只是北韓需要天朝的錢與物資(不然小胖幹嘛對人民道歉),南韓需要美帝的軍火與保護,雙方才沒有正式投向另一方的懷抱。眉目傳情的過程中,已經充滿曖昧。

這樣玩下去,朝鮮半島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情境大概有四個:

可能一:中國受不了美國的封鎖,不惜背叛北韓,與韓國簽訂軍事同盟,默許韓國直接揮兵北上拿下平壤,要發生這樣的狀況有個前提,北韓發生了無人有效治理的情況,這可能包括金小胖死亡、親中派叛變等等。造成的結果會是,韓國回報天朝的恩澤全面歸順。以金小胖的身體狀況以及接班人不明確的情況判斷,三年至五年發生這個情境的可能性高達45%。

可能二:新一屆的美國總統直接跟北韓談金援,並以武力確保北韓的安全,拋棄原本的美韓共同防禦協定,以美國目前與韓國的關係看,美國與南北韓同時簽署共同防衛協定是沒有可能的,不過美國總統如果是川普,過去幾年的努力,似乎也只能往這方面走,不然美國幹嘛繼續減少在韓國的駐軍?這個情境會立刻打破均勢,也是美帝出牌方向,算25%的可能好了。一旦發生,韓國也只能靠向天朝。

可能三:金小胖與韓國政府達成協議,以一韓兩府的方式各自治裡朝鮮半島南北端,南邊金援北邊,北邊承諾不打南邊,軍事與外交共同對外。這可能是韓國政府想要的,而且有主動權的作法。雖然目前的互信不足,談判難度也大,但是可能性未必沒有。機會算20%吧。問題是:一個統一的朝鮮半島,怎麼會需要美國駐軍呢?更何況,還有日本這個世仇在旁邊呢…

可能四;所有均勢不被打破,金小胖突然減肥成功,健康狀況大幅改善,繼續執政20年,外面美帝與天朝對峙的局面持續,朝鮮繼續對外鎖國,美韓繼續維持軍事同盟,在此同時,日韓持續對幹,這個情境發生的機會只有10%,也只有這個可能下,韓國可以不倒向天朝。

寫到這裡,韓國只有10%的機會不倒向天朝,在此同時,美國也沒有派遣減肥顧問團入駐平壤,繼續為美韓同盟的維持做出必要的努力。接下來引發的問題會是:韓國倒向天朝之後,產業的供應鏈上有甚麼需要應變的地方?而這應該又是一個大問題了。


延伸閱讀:

5大警訊齊發 韓國面臨失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