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美國大選割喉戰!華爾街最擔心的一件事...

2020-10-20
作者: 黃金山

▲川普染疫,卻以驚人速度康復出院,重回競選軌道。(圖/達志)

川普和拜登的經濟政策,反映了共和黨和民主黨基本政治經濟理念的差異;但不論何人當選,美中關係從「緊密」轉變成「緊張」的趨勢,已經難以逆轉。

美國總統大選即將在11月3日投票,現任總統川普染疫,卻以驚人的速度康復出院,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就如同美國股市,歷經了疫情大規模爆發後的7個月,指數居然不顧疫情造成的巨大損失,V型反轉後再創新高。

共和黨的川普極度看重股市表現,是推升美股的重要助力。他在任所推動各項政策,更透過股市表現具體反映。一旦他無法順利連任,他的挑戰者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勢必重塑美國經濟政策,兩人最大的差異就是在賦稅制度的歧異。

觀察川普和拜登競選的經濟政策,反映了共和黨和民主黨基本政治經濟理念的差異。川普陣營的經濟政策主張以資本主義為理念,勢必會延續2017年的減稅政策,用低稅率發動租稅競爭,增加美國的競爭力,將進一步調降個人以及企業所得稅。

川普想靠減稅牌連任

川普的簡稅輕政,雖然造就美股的大多頭,卻加深貧富差距。美國最富有的11%,擁有50%的美股,底層的50%,則只擁有0.7%。在票票等值的民主制度下,庶民遠比富人人數多,也無怪乎對手拜登主張的半社會主義受到擁戴。

拜登不但有意調高企業稅和跨國企業海外收入的稅率,也主張課徵富人稅。根據美國銀行全球研究估算,拜登的稅務政策將使得標普五百指數成分股的獲利降低9.2%,並對科技業造成嚴峻衝擊,因為科技業56.5%的營收來自美國之外。

雙方採用不同的策略來達到美國社會的「公平正義」,但在對外的經貿關係上,美中貿易大戰如何落幕無疑是重中之重。《華爾街日報》資深記者觀察,不論何人當選,美中關係從「緊密」轉變成「緊張」的趨勢,已經難以逆轉。

川普政府對於中國經濟施壓的力道,並沒有因為選戰進行而手軟,反而因為武漢肺炎的肆虐給了行政體系施壓的理由。拜登雖然不至於迅速取消川普任期內實行的對中國關稅制裁,但川普挑起與德國、加拿大、墨西哥的貿易爭端,則可能有機會獲得緩解。

對社會現象用不同角度解讀,使得雙方在環境議題也難有交集。川普追求美國「能源獨立」,力挺煤炭、石油等傳統能源與頁岩油產業。相較之下,拜登陣營則誓言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推動綠能企業的稅收抵免政策,電動車等潔淨能源汽車產業可望進一步受惠。

 拜登恐加強金融監管 

雙方看似沒有交集,其實仍是為維持美國經濟霸主地位而努力。川普在「美國優先」的大前提下,從中國移回的1百萬個工作機會,是對選民最大的號召力。拜登聲稱「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在9月發表了「美國製造」計畫,欲投資美國製產品,並且提出要投入7千億美元用於採購美國貨與研發投資,論調像極了川普。雙方致力確保美國科技產業的領先地位,無疑是最大的共識,半導體、5G、人工智慧的發展,可望持續熱鬧滾滾。

寬鬆的資金環境,也是此次總統大選無懸念的議題。共和黨素來強調鬆綁政策,降低監管,維持友善的企業經營環境,低利率、弱美元仍將會是主軸。而在聯準會主席鮑威爾於選前發表「美國經濟復甦未完成,仍然可能陷入衰退」的一席話,拜登如果當選,也無升息空間。

不論誰勝出,兩人所提出的政策反映的是中長期的發展趨勢。或許如高盛策略分析師柯斯汀(David Kostin)所說,對於股市而言,武漢肺炎疫苗的問世,才是當前股市最重要的焦點,重要性還超越美國大選結果。

延伸閱讀:

吳嘉隆:美國大選,草根選民的政治抉擇

拜登贏定了?分析師:近百年靈驗指標站在川普這邊

川普雖確診、民調卻暗示連任在望 黑人未全面支持拜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