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金鐘、金曲嚴重超時惹議 塗翔文:拿捏致詞的分寸 別讓焦點變痛點

2020-10-17
作者: 塗翔文

▲(圖/翻攝金曲 GMA臉書)

我從小就愛看頒獎典禮;看入圍聚焦鏡頭之後宣布的刺激瞬間,看得獎者侃侃而談、感動落淚的畫面,也看明星們穿著華服進進出出展現不同於戲劇角色裡的另一面。台灣的「三金」典禮,國外的奧斯卡、金球獎、葛萊美、香港金像獎,近年流行網路直播,有時連坎城、柏林、威尼斯影展的頒獎典禮,我也全都不放過,最重要當然是第一時間知曉得獎結果的快感。

向奧斯卡看齊 腳本場控都是學問

因為疫情延後,今年的金鐘獎、金曲獎接連在最近才舉辦完成,結果兩大典禮雙雙因為「超時」而招致批評。其實要製作一個大型頒獎典禮並不容易,既要得體、好看、熱鬧,又要維持專業度,還要不拖時、不冷場,每個環節都是高難度的標準。

就這種大型頒獎典禮的類型來分,主要有兩類:一是以奧斯卡金像獎為標竿的綜藝大秀,主持人通常要會說學逗唱,舞台精心設計,除了頒獎,還會有各式影片剪輯、歌唱舞蹈等表演節目穿插。另一種則是像金球獎,主要是行禮如儀的頒獎流程,以閃閃星光為主,幾乎沒有表演節目,像各大國際影展的頒獎禮,大概都是這樣的形態。而我們的三金典禮──金馬獎、金鐘獎和金曲獎,主要都是仿效前者。

我曾多次協助台視現場直播奧斯卡頒獎典禮,每每都在事前收到極為鉅細靡遺的腳本,每分每秒的行動,何時上字幕、何時入影片進廣告,甚至連觀眾的掌聲都算在其中,可以想像現場場控的分秒必爭,也大概猜測得出來動員多少人力、財力與攝影機等,自然是我們的三金無法比擬。

但這幾年,像金馬、金曲都在固定團隊一年一年互相合作、磨練默契的情況下,愈做愈有國際水準;無論是軟硬體上的精緻度,榮耀專業的設計與品質,甚至連轉播團隊的熟稔度也都不停進步。這一點金鐘獎確實還是需要再加點油,或許交由民間、固定團隊主辦,會是一個好的開始。

軟硬體的水平提高,讓典禮的骨幹愈來愈堅實,這是基礎;但每個頒獎典禮最重要的血肉,則是「人」,參與的人,從主持人、表演者,到頒獎人、得獎人,甚至坐在台下的觀眾,每一個人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缺一不可。

主持人的功能多元,有時是脫口秀主場,有時是表演者之一,更重要的是控制場面、時間,讓台上台下互動活絡,這些都需要經驗與臨場反應。像今年金鐘獎把主持人拆成三組,各自調性不一,每組都有要表演的內容,根本無暇顧及控制場面。奧斯卡的主持人通常主要是負責開場的表演,其餘則靈活在中間串場,有時甚至把唱名的工作都交由幕後的司儀取代。

尊重典禮的巨星 準備感言不馬虎

頒獎人是功能性的角色,像奧斯卡,許多獎項乾脆讓一個人頒發,既不廢話又能準確控制場面,這兩年金馬、金曲已學著仿效,金鐘明年可以試試看。至於頒獎人的台詞,如果有新鮮逗趣的設計,可以一說;大部分都是簡單迅速進入主題為優。我曾幫金馬獎寫過頒獎人台詞,但偏偏有不少明星就是愛自己改台詞,若改得幽默大器則無妨,最怕就是頒獎人自己以為是主角的那種,結果兩人在台上聊個沒完卻又一點也不好笑,盡顯尷尬。

得獎者呢?得獎者確實是典禮的主角,是被榮耀的對象,但一切也不能無限上綱。主辦單位規定90秒為標準,或許超時一點,也應該有所分寸。準備得獎感言是基本的修煉,拿出小抄或手機照念雖然效果差了一點,但至少不會太過「走鐘」。最怕是說自己沒準備,卻又抓著麥克風說個沒完的那種,言之有物則不打緊,要是說得胡天胡地,甚至沒重點沒條理,則真的讓人白眼翻個沒完。

今年奧斯卡頒獎季結束後,我看到國外有一個報導,寫到關於布萊德.彼特對頒獎典禮所做的「隆重準備」。他因為《從前有個好萊塢》一片,拿下多項大獎的最佳男配角,幾個重要典禮裡,他都有讓人印象深刻的得獎致詞,從容不迫、幽默風趣,既不冗長,也不帶小抄。原來布萊德.彼特在媒體訪問中透露,他的每一次得獎感言,都是經過他的多位好友,包括幾位脫口秀演員,甚至名導演大衛.芬奇幫忙撰寫潤飾,絕非隨便草草了事。這不但顯示了他對這些頒獎典禮的尊重,也讓他的形象與表現都更上一層樓。

或許上台致詞只是短短1分半鐘,連布萊德.彼特這般國際巨星都曉得要認真準備,台灣的台前幕後得獎者們,是否除了美麗的衣服造型要顧,也應該先把得獎詞好好準備一番,才能與得獎的喜悅相得益彰。頒獎典禮的好看與否,極端仰賴說話的藝術,在這方面,我們似乎還得好好向西方學習。

延伸閱讀:

塗翔文:2019年,我的10大精選影片

《天橋》《返校》都經過他的手 「金獎製造機」林仕肯,放膽進擊的電影夢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