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美國大選,草根選民的政治抉擇

2020-10-19
作者: 吳嘉隆

▲(圖/Pexels)

經過了大選的兩次辯論,也經過了川普總統的確診、住院與出院,美國大選的主軸逐漸確定下來,就是要不要與疫情背後的中共對抗。

第一次總統辯論的時候,人們關注拜登是不是有老年痴呆症的問題,結果看起來似乎沒有;但是有人質疑他身上帶了電子儀器,例如使用智慧隱形眼鏡,可以看到虛擬電子提示板上的內容,照著念就可以。接下來,川普質疑拜登父子有從中共那邊拿到好處,有腐敗與出賣國家利益的問題。民主黨也不客氣,質疑川普是不是有逃稅的問題。

在川普確診之後,整個媒體焦點拉回疫情。民主黨的攻擊放在川普抗疫不力,防疫無方,但是川普這邊則是攻擊中國不應該讓武漢病毒向全世界擴散,因為武漢只是封城,並沒有阻止出國。

在今年1月下旬疫情爆發之前,美國的經濟數據非常好,川普連任的前景非常亮麗,所以川普的選戰策略是把主軸拉回疫情,而不是拜登或川普的一些個人問題上。一旦情勢這樣發展,大選主軸自然變成是美國要不要與中共對抗。

然而,這些都算是美國大選的表層因素,並沒有透視美國社會的深層因素,那就是美國社會的撕裂。全球化造成美國的就業機會大量外移,經濟表面上有成長,但是大部分的成長果實給社會頂層拿去,中產階級在沒落,社會底層則更是陷入困境,形成了精英與草根的對立。

網路泡沫與房地產泡沫的破滅,雖然經歷了共和黨小布希與民主黨歐巴馬的努力,但是看起來社會底層的情況沒有好轉。於是,一種美國版本的顏色革命出現了,就是對華盛頓建制派或既得利益階層的反叛。

美國選民不再相信華盛頓的圈內人能夠提出有效的改革,在華盛頓打滾的老政客是既得利益者,已經跟社會底層嚴重脫節。所以,美國選民看上了華盛頓的圈外人、政治素人川普。希拉蕊從總統夫人到參議員,再到國務卿,在華盛頓打滾多年,不可能對華盛頓建制派有所改革;拜登也一樣,從政47年,是老政客。於是,美國選民要決定的,其實是要不要回歸華盛頓建制派,讓老政客捲土重來,這才是這次大選背後真正的較量。

延伸閱讀:

疫情擴大又逢美總統大選!美股決戰「關鍵十月天」 先蹲後跳趨勢可期?

市場看好川普勝選!謝金河:拜登若確定勝出,股市理應提前下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