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彥華

台北醫學大學研究發展處處長、特聘教授、台北醫學大學校細胞治療與再生醫學研究中心執行長、台灣細胞醫療協會/台灣幹細胞學會常務理事

談新世代醫療不連續函數:老化與精準細胞治療

2020-10-15
作者: 黃彥華

▲(圖/Pixabay)

2020是很特別的一年。COVID-19改變全球的生活方式,也暴露了長期作為醫療基礎的小分子、蛋白質藥物臨床極限;更重要的是,高齡人口在各項疾病模式下的高感染率與醫療未滿。

全球人口結構快速老化,現在大家願景不再只是能長壽,而是如何健康長壽,這也造就了新興細胞治療產業追求「生命品質」下一個30年。

醫療的進步是否一定按照既有的醫療法則按部就班爬階進步?其實不然。日前與一位科技大老閒聊,他說細胞治療屬於一項「不連續函數」,我覺得真是精準切題。細胞治療的確跳脫了原先小分子、蛋白質藥物為主軸的軌道,在老化族群醫療困境中開拓新的航道。其實這並不是第一個例子,18世紀的工業革命、21世紀特斯拉汽車出現,也都是不連續函數的概念,它打破了原有慣性的框架,建構目標進步的新思維。充分展現愛因斯坦名言:走相同的路,到達不了不同的地方。

小分子、蛋白質藥物的發展,大都是建立於身體內細胞能正常反應藥物所誘發之訊息傳遞為前提。但實驗室研究生都知道,培養的細胞代數過高,細胞老化,藥物刺激的細胞訊息傳遞訊號就微弱,實驗結果當然不好;因此在藥物臨床試驗中的受試者納入篩選條件,高齡者較不被納入,對於老化相關疾病,臨床上也常常無解。

細胞治療被定義為新興產業,其實它更像是科學家們警醒初心,回到生命生物學最基礎的根本,探討如何讓年輕強壯的細胞汰換老舊衰弱的細胞執行生理功能,或挹注年輕細胞的分泌因子進而改變細胞微環境,促使老化的細胞重新啟動,具有反映身體不同刺激的能力。也因此,細胞在身體內是「動態地」反映身體組織的免疫能力與修復強度,像極了《易經》中的太極陰陽。

細胞治療,是可能回答下一個30年優質老化族群的機會。它的專業圖譜需要重新建立,包括知識、法規、倫理、醫療與經濟。我們有幸躬逢細胞治療新世代,精準專業與效率合作,應是前進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對生命的謙卑與尊重,是我們從事細胞治療最基本的底線。

延伸閱讀:

自詡醫療水準世界第一 台灣再生醫療為何卡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