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不怕天塌的新光老么 吳東昇要帶新纖走向下個50年

2020-10-14
作者: 吳雅樂

▲「我是個很快樂的人」,吳東昇說,其實外界也羨慕我們紡織業能存活50年。(圖/陳俊松攝,以下同)

新光合纖轉眼邁入50周年,低調多時的新纖董事長吳東昇難得現身,親自介紹一款與新光紡織合作製造的「無限衣」,象徵老牌紡織業不但繼續創新,還有無限發展的可能。

天塌有人頂 緩解疫情衝擊

「這件衣服的縫線、鈕扣到整件衣服布料,不僅回收自寶特瓶,還可以重複回收與再製,」吳東昇舉起一盒包裝完整的白襯衫說,看似夕陽產業的傳產,其實能持續探索聚酯的各種可能性。

吳東昇還特別提醒,新光合纖就是當年「寶特瓶」的命名公司、也是名稱登記者,如今存活50年,「很多上市股票代號在我們前面的公司都消失了」,就知道紡織業的艱苦。不過話鋒一轉,他相信無論如何都能找到出路。

這正如吳東昇人生的寫照。現年67歲的他,自詡現在是工業界一分子,但其實創業是證券業,還曾在政界打滾過,不談家族裡如何風風雨雨,他自己的人生就不停在轉彎。

▲新纖隨紡織界腳步,也生產「微氣候調節」產品。

「以前我做證券業,5分鐘就是長線」,吳東昇在接受《財訊》採訪團隊專訪時,坦言剛來新纖很不習慣,這個產業光是買地生產就要3年時間,生產出像樣品質的產品可能要6年。

入行15年後,他侃侃而談這個行業看來一派輕鬆,其實行程排到滿檔、節奏一如金融業。不過,在員工眼中,吳東昇不是死盯加班型的老闆。這次疫情問題導致紡織業受到一定衝擊,前一陣子新纖產線停工7、8成的確讓吳東昇感到緊張,一度睡不好。

但也許是一種身為老么,「天塌下來還有上面頂著的感受」,看到產線逐漸回穩,覺得目前情況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近期終於可以放鬆享受戶外活動。

在台首次出海 尹衍樑掌舵

笑稱自己酒量不佳、體力也不特別好,但吳東昇非常熱愛大自然,和夫人趁這段疫情期間剛去了一趟阿里山。他說,要不是太太不喜歡搭船,其實很想出海,龜山島從前就去過好多趟。

吳東昇談到戶外活動眼睛會發亮,開心地分享,「第一次出海是尹衍樑帶的,因為當年到美國求學時玩過帆船,回台後念念不忘,而尹衍樑是台灣當時唯一有帆船的」,於是商請尹衍樑出航帶他從北台灣往彭佳嶼方向,完成在台灣出海的心願。

話鋒一轉,吳東昇形容,尹衍樑是比較熱中尋求刺激的人,颱風天也出海,吳東昇自嘲,自己要晴天風平浪靜才會出航,所以「事業不會像尹衍樑做這麼大」。

穩健發展,是吳東昇的目標。面對紡織業全球趨勢,台商在中國大陸經營的確愈來愈困難,他認為,聚酯纖維也可以參與其他產業發展,像混合金屬就能有各種變化;比起才成立幾年的公司,新纖存活率更高,「因為我們存活業界50年,已經證明這一點」。他對台灣人才培育也看好,再次強調,重點是要把根基留在台灣。

由於新纖也是瑞興銀行最大股東,吳東昇也對金融著墨頗多。他說,瑞興銀行雖小卻美,讓持股2成多的新纖每年都能認列一定的利益。被問到若未來被金控看上,是否出售時,吳東昇認為,同一金控重複持有兩張銀行執照沒有太多好處,與非金控的金融業合作,才不會浪費瑞興銀行的執照價值。

根基留台灣 尋求異業合作

不過,吳東昇對產金分離,仍維持一貫反對立場,並尖銳地點出,無論是《銀行法》還是經濟學學理、甚至實務操作,都不能說明生產事業去管理銀行會造成經營較差,反倒是產金分離後,政府的行政權恐怕過度擴張,還會妨礙創新。

如今,兩個兒子都已進入集團內工作,長子吳昕杰管理友輝光電,長處在專案能力,次子吳昕岳原本是會計師,懂國際行銷也搞房地產,正在替集團開拓澳洲方面的環保合作計畫。

是否會繼續留在集團內發展,吳東昇沒有特別強求,「就看他們有沒有興趣繼續下去」,也可交給專業經理人打理。雖然多年前曾經發出豪語「股價達到二十元就退休」,但這些年愈來愈發現股價非他所能操控,所以真到該退休的時候,還是會交棒的。

延伸閱讀:

新纖接軌國際龍頭 東協布局更給力

5000億科技投資潮湧入高雄!大南方崛起 錢進科技新廊道

數位金融戰場誰大贏家?消費者最愛的兩項數位金融服務揭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