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跟著做或是輸掉賽局?華爾街贏家沒有告訴你的黑色優勢...

2020-10-04
作者: 席拉.寇哈特卡

▲(圖/達志)

避險基金原本是因為與謹慎策略連結,才獲得了「避險」這個名字,但它們漸漸脫離了謹慎,變成了不受管控的投資公司。多數避險基金的明確特徵是經營者可賺進高額費用:避險基金收取的手續費極高,通常每年會收取2%的資產金額作為「管理費」,20%的利潤作為「績效費」。假設一位經理人替一位投資人處理20億元基金,那麼在他為投資人還沒有賺進任何一毛錢之前,光是維持基金運作,就能讓他賺進4000萬元的手續費。

對某些交易員而言,在避險基金工作是一種釋放自我的體驗,他們在這裡有機會能在市場中測試自己的技巧,還能在過程中暴富。避險基金公司承諾的巨大財富使得較為傳統的華爾街事業變得相對無趣。

2006年,高盛執行長勞爾德.貝蘭克梵的年薪是5400萬美元;同一時間,在避險基金經理人中,薪水落在前25%的人裡面,收入最低的人賺了2400萬美元。薪水前3高的人各自賺了10億美元以上。到了2015年,避險基金控制了全球將近3兆美元的資產,以強大的力量推動了21世紀早期的極端財富失衡。

基金經理人 追求短期績效

避險基金大亨們把錢賭在市場中,只要賭對的機率遠大於賭錯,就能透過投機賺進數10億元。他們管理高額的退休基金與捐贈基金,對市場的影響力,高到上市公司的執行長只能別無選擇地把注意力放在他們身上,為了股票的短期表現,而討這些避險基金股東歡心。然而,多數避險基金交易員都不認為自己是公司的「持有人」,甚至也不認為自己是長期投資人。他們感興趣的是買進、賺取利潤並賣出。

若說有哪個人能代表避險基金的崛起及改變華爾街的方式的話,絕對非史蒂夫.科恩莫屬。他是個神祕人物,但他在20年間的年平均報酬率落在30%這件事,無疑是個傳奇。

他特別引人注目的原因在於,他不像喬治.索羅斯等著名投資人一樣使用眾人皆知的策略。科恩似乎能靠直覺抓住市場的轉變,當社會大眾即將要特別偏愛某個產業更勝於其他產業時,他總是能選擇最正確的那一刻入場。他會以野火燎原之勢買賣股票,一天之內交易數10次。年輕的交易員渴望為他工作,有錢的投資人乞求著能把錢放到他手中。到了2012年,薩克資本已成為全球營利最高的投資基金之一,管理金額達到150億美元。華爾街人人認為科恩就像神一樣。

跨越那條線 搶占違法優勢

這種新致富方式很快就廣為流傳,數千間避險基金公司問世,每間公司都雇用了凶悍好鬥的交易人,四處尋找能利用的投資機會。競爭愈來愈激烈,潛在資金像吹氣球般不斷膨脹,避險基金交易人開始為了在市場裡獲利做出不顧後果的舉動。他們雇用科學家、數學家、經濟學家與心理醫師。

他們把電纜系統設置在靠近證交所的位置,以便使執行交易的速度能快上10億分之1秒。他們雇用工程師與程式開發者,把電腦打造如同五角大廈的電腦一樣強大。他們花錢請小康的家庭主婦,去沃爾瑪觀察貨架,回報架上正在銷售哪些東西。他們研究停車場衛星影像,帶執行長去吃奢侈晚餐,挖掘各種資訊。他們知道,想要日復一日、週復一週、年復一年地勝過市場有多困難。

交易員把避險基金一直以來都想要獲得的東西稱為「優勢」(edge),也就是能讓他們領先其他投資人的資訊。

他們對於優勢的需求終究衝撞到了一條線,並跨越了它:事先得知某間公司的營收、聽說某間晶片製造廠會在下週被收購、提早收到某種藥物試驗的結果。華爾街通稱這種資訊─專屬的、非公開的,並且絕對會改變市場的資訊─為「黑色優勢」(black edge),它們是所有資訊中最有價值的;通常也是違法的。

若你問某個交易員,他知不知道有哪個基金沒有在買賣時利用非法資訊,他會回答你:「沒有半個,那種基金無法存活。」如此看來,黑色優勢其實就像精英自行車界的興奮劑,或者職棒界的類固醇。一旦最頂層的自行車手或者全壘打打者開始這麼做,你只剩兩個選擇,跟著做或者輸掉比賽。

黑色優勢 ──
比狼更狡詐!
揭開華爾街不為人知的黑錢流動、內線交易,以及 FBI 與頂級掠食者的鬥智競賽 
作者:席拉.寇哈特卡(Sheelah Kolhatkar) 
譯者:聞翊均 
出版:樂金文化 
出版日期:2020 年 10 月

延伸閱讀:
連軍事都能有效判斷!大數據的威力 藏在細節裡
「效率市場假說」其實沒那麼壞
遊戲人生!「玩世代」翻轉新經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