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美食休閒
HOT

那片夢幻花海 孕育著一蕾蕾甜美 赤柯山柴燒金針

2020-10-03
作者: 盧怡安

▲金橘橙黃的金針花海,如浪起伏,是赤柯山秋季限定美景。(圖/盧怡安,以下同)

秋日雨間的花蓮赤柯山,太夢幻了。橙黃橘紅漸層的金針花,盛開如掌,雨珠懸在花瓣的尖端,隨著溫柔起伏的山巒線,平鋪如浪。橘黃色的浪,在雨中一波波地搖曳。

打開木製「衣櫃」瞬間   我聞到了沁人蜜味

這般美景看在赤柯山「九一七農場」主人李錦智眼裡,可就沒這麼浪漫。只見他大粒汗、小粒汗地移動在密密麻麻的金針花苞之間,手摘花苞的速度快得驚人,好像幾乎看得見殘影一樣,令人聯想起蜂鳥撲翅的絕高速度。

赤柯山全境所有金針花農,此刻都忙碌異常,因為這些含苞欲放的金針花,雖然修長硬挺,但若不搶在日暮前一蕾蕾摘下,「明天它們就會全部開花。」李錦智的聲音裡聽不出任何浪漫,只有連日密集採摘的微微疲憊。

▲細長硬挺的花苞,是採製金針花乾的最佳狀態。 

大雨終究落下來了,李錦智在大雨傾盆而至之前一秒,才奔入棚下。此刻,正好可以央求他打開「衣櫃」給我們看看。他摘下斗笠,淋一小段雨,彎入紅磚小屋內,那裡,一座木製的「衣櫃」藏在深處。

細品烘烤過的金針 我嘗到了淡雅清甜

這座「衣櫃」有點特別,聽說保留下來的不多了。柴燒金針的窯,外頭燒著龍眼木的小灶裡,赤火紅焰,前頭擺著長長的灰鏟與各種工具。裡頭,他一揭開真的像衣櫃般的窯門,煙燻味撲鼻,然後空氣裡全是甜甜的香味,好像呼吸之間就嘗到了蜜味一樣。

▲ 甜香帶煙燻味的金針花乾,非常迷人。 

抽出一層烘烤中的金針花,花苞沙沙簌簌地發出聲音滾動著。原來差不多烘了30小時之後,原先硬挺的金針花,會變得鬆鬆脆脆的。他抽了幾根示意我吃吃看。哇,脆炸了,先是像桂圓一般的龍眼香氣噴飛,然後是淡淡清雅的甜。從來沒有站在灶窯前面現吃金針過,這一嘗,覺得非做一道金針花的甜點來吃吃不可。

入菜燉排骨湯、涼拌木耳,或是炒豬肉絲,味道都香甜;但甜點,有人用金針花做甜點的嗎?但那威士忌般的煙燻前味,那帶甜的桂圓氣息,那入口清甜的滋味,難道不是一再地暗示著「來吧來吧,把我做成甜點吧!」的暗號嗎?

​​​​​​​▲傳統柴窯添龍眼木是烘製金針花乾的祕器。 

淺嘗柴燒金針甜凍 我感受到了味蕾律動

將它們全倒入滾水裡的時候,就覺得沒錯。柴燒金針花將水迅速地染成棕色,和它「系出同門」、一樣用龍眼木烘燒過的桂圓都還沒加進去呢,已經甜褐一片。500毫升的水,一把金針,5顆桂圓,喜歡的話加少許糖在裡頭,煮出香氣,就可以熄火濾渣。然後一小碗溫溫的甜湯,已經完成。

但若喜歡涼涼沁沁地吃,除了冰涼了來享用,也可以試試看將湯水放涼,然後包一小包愛玉子,大約10克,在剛剛棕色的甜湯當中,搓洗搓洗。帶著煙燻味與甜味的甜湯,很快就結成了膠膠彈彈的凍。再冰得涼一點,然後湯匙舀著,盛入小杯。啊,怎麼不自覺地拿了一只威士忌酒杯出來。好像也對,那有節奏的煙燻味,根本就是威士忌的前奏。

​​​​​​​​​​​​​​▲左:金針花多半與鮮肉相伴,但蜜味迷人,和龍眼很搭。 右:​​​​​​​​​​​​​​​​​​​​柴燒金針帶蜜香、炭香及煙燻口感,有如威士忌的層次。

拿威士忌酒杯正好,填滿馥郁香甜的金針桂圓愛玉凍,然後剪下一小段乾燥香酥的金針點綴其上;薑磨泥、桂花少許,不用多,恰如其分地給厚實的甜調性,一點點振奮的鮮辣味,和輕飄的香氣,像一個美麗而略高的裝飾音在曲中,活潑而清新。

秋分之際,先前酷夏想要清新酸香口味的心情,轉入變成嚮往安穩、扎實、慢步調的甜味。金針潤潤嫩嫩地在充滿桂圓香氣的甜味裡,真沒想到會是甜點裡很稱職的一員。這個秋天不妨試試看。

延伸閱讀:

金黃花海盛開! 四大金針花毯打卡必拍

國旅行為大調查:不到5%想跟團,這兩個地點最熱門

「哇,怎麼這麼蜜?」舒心之夏的台灣蜜香茶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