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你的瀏覽器是Chrome、IE還是火狐? 黃哲斌:帝國夾縫的火狐夢

2020-09-30
作者: 黃哲斌

▲(圖/Pixabay)

8月間,網路世界發生兩起大事件,從科技史角度,堪稱一場漫長戰爭中的關鍵轉折;只不過,你我幾乎沒感覺,媒體也很少關注。

第1件是,微軟宣布將逐漸停止支援IE瀏覽器,將用戶過渡到新開發的Edge瀏覽器,等於宣告曾稱霸網路世界的IE,即將走入歷史。第2件是曾威脅IE江湖地位的火狐瀏覽器(Firefox),今年第2度裁員,前後砍掉約1/3員工,台北辦公室直接關閉,象徵此一開源軟體的重大挫敗。

作為一般人通向全球網路的門戶,IE與火狐(Firefox)曾盤踞瀏覽器市場前兩名,如今為何落寞至此,背後又有哪些意義?首先,快速回顧這場始自上世紀末的爭霸戰:

1997年,我開始熱中上網,當時最火紅的瀏覽器是網景(Netscape),它在那斯達克首度公開上市時,第1天股價就漲了近3倍,《華爾街日報》如此評論:「通用動力花了43年,才讓市值攀至27億美元,而網景只用了1分鐘。」

在作業系統擁有獨占地位的微軟,立即推出IE 1.0,與視窗系統綑綁供用戶使用;相較於網景仍須付費安裝,IE迅速攻城略地,短短4年內,就躍居龍頭寶座。雖然微軟付出代價,強迫推銷IE的作法,被美國法院認定涉及不正當競爭,最後和解收場;然而,網景就此衰微,黯然賣給網路服務巨擘美國線上。

微軟強勢推出IE 網景搬演復仇記

網景退出舞台,卻開啟火狐瀏覽器的重生契機。網景易主後,由美國線上出資,成立非營利組織Mozilla基金會,獨立切割網景的開放原始碼計畫;其中,原名鳳凰的火狐,因而浴火誕生。相較於IE的臃腫遲緩,火狐的速度快、運作效率強、安全性也高,加上對比微軟「邪惡帝國」的形象,火狐像是無私奉獻的好學生;曾經,它的市占率直逼IE,一度被預估將在2013年躍上王座,形同為網景演出復仇記。

另一意義是,火狐堪稱一般人最易親近的開源軟體,瀏覽器曾是網民必備軟體,學習門檻低、使用黏度高,強大、安全、友善,讓用戶無痛體驗開放原始碼的優點。既然如此,火狐為何未能擊垮IE、上演浪漫的「王子屠龍」?答案是,成也谷歌,敗也谷歌。

作為非營利組織,Mozilla基金會旗下有一家Mozilla公司,專司將各項產品商業化,其中最重要收入是「搜尋引擎合作」;也就是說,靠著火狐第2大瀏覽器的地位,月活躍用戶逾億,火狐光是「預設搜尋引擎」一項誘因,就能吸引拚搏激烈的雅虎、微軟、谷歌前來競標。

谷歌站穩瀏覽器龍頭 火狐不再火紅

其中分分合合,合作關係最久的是谷歌,每年權利金曾達3億美元。只不過,當谷歌傾力投入資源,打造自家瀏覽器,形同開啟另一場眼球血戰。2012年,家大業大的谷歌Chrome躍為全球瀏覽器龍頭,火狐與IE則節節敗退,今年7月的市調數據,網頁版的瀏覽器大戰中,Chrome 占有率高達6成9,火狐不到百分之8,僅略高於微軟的Edge。

火狐衰微另一原因是「行動上網成為主流」,App吃掉大量手機、平板的流量,瀏覽器不再是數位世界的獨占性通路。即使以行動版瀏覽器上網,Chrome靠著自家安卓系統的整合優勢,仍吃掉6成3比率;第2名是蘋果官方瀏覽器Safari,占比2成7;火狐行動版不到百分之1,幾乎無足輕重。

火狐曾試圖力挽狂瀾,2017年Mozilla買下書籤軟體Pocket就是一例。Pocket是一個好用的「先存後讀」工具,讓你儲存有興趣的文章連結,稍後再閱讀。火狐希望借鏡Pocket的機制及資料庫,推動野心龐大的內容推薦功能;換言之,火狐未來根據個別用戶的瀏覽紀錄,結合其他網友的存取書籤,就能精準推薦你喜歡的高品質文章。

時至今日,火狐與谷歌 Chrome 「誰比較安全好用」,仍然爭論不休。曾經,火狐擁有觀念最先進、最有創造力的瀏覽器技術,包括分頁功能、廣告攔截、隱私保護、阻擋第3方數據濫用等等,也曾推動一些跨系統、跨平台的工具程式與網頁標準。

遺憾的是,火狐的技術優勢經常被快速模仿,又不具科技巨頭的無限口袋深度,眼睜睜不斷被超車。曾經,它單挑微軟帝國,一度成功取得叫牌權;如今,在另一個具備資源優勢的巨型企業面前,卻落居下風,掙扎求生。

火狐會是另一個「概念上成功、商業上失敗」的數位產品嗎?目前尚未可知,但為表達支持,我將筆電與手機上網的主要瀏覽器,改成了火狐,希望有一天,它還能再度重生。

延伸閱讀:

黃哲斌:全球資訊網的中年危機

黃哲斌:電子郵件生死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