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塗翔文:你我經歷過的愛情,怎麼會平凡呢?陳玉勳的暖心喜劇

2020-09-27
作者: 塗翔文

▲陳玉勳導演新片《消失的情人節》海報。(圖/ 翻攝自華納兄弟台灣粉絲俱樂部臉書)

陳玉勳,台灣近年來唯一一位專拍喜劇,而且真正成功的導演,他的《熱帶魚》一鳴驚人,《愛情來了》質樸可愛,再到後來票房大賣的《總舖師》,台灣影史上成功的喜劇片屈指可數,但這幾部可都是其中的佼佼者。我記得去年國際媒體舉辦影史10大喜劇選拔,我有幸受邀成為圈選者之一,幾經考慮,除了一堆外國經典,《熱帶魚》就是10大選拔之中,我唯一選進的華語電影,完全私心,看了不知幾回都還能笑個不停。裡頭有太多經典橋段和對白,從「巨蛇娘娘」到「愛著卡慘死」,直到現在只要轉台看到《熱帶魚》,我就會毫不猶豫地把它看到最後,幾乎已經成為一種儀式。

他的喜劇有點魔幻、懷舊,卻又帶著批判

台灣電影其實沒有喜劇類型傳統,多半倚賴的是像許不了、豬哥亮這樣天生喜劇巨星的魅力。我一直覺得到了陳玉勳手上,才好像終於開展出某一種屬於台灣味道的獨特喜劇。那是一種接地氣的,由小人物組成的平凡世界,有一點點魔幻、一點點懷舊,甚至回到很純粹的人情世故;但骨子裡又帶有一點點不著痕跡的社會觀察與批判,像是《熱帶魚》裡的南部景觀,《愛情來了》裡的北漂青年和租屋族,又或者《總舖師》裡即將失去的古早味「手路菜」。即使是古裝背景的《健忘村》,都在記住與忘記之間,辯證人性的貪婪與脆弱。他從來不是只顧著逗觀眾笑,總在笑鬧之餘,還要我們認真想一想些什麼,走出戲院還可以回味思量一番。

上一回《健忘村》是他有史以來最大的製作,從故事、卡司到預算都是,但反而結果有點不盡如人意。相隔數年沉潛,這回他端給我們的新作《消失的情人節》,據說是他20年前就已埋在心中的故事,醞釀多時終於拍成。看著這部暖心又好笑的作品,許多迷人或感動的特質依舊,又是一種濃濃的只有台灣電影才有的那股氣味,融合在屬於陳玉勳獨有的影像魅力裡。

首次在大銀幕挑大梁的李霈瑜(大霈),飾演一個在郵局上班的平凡女子,渴望愛情卻一直苦等不著,終於碰上白馬王子時,竟發現她的情人節那天莫名其妙地跳過了,於是想盡辦法要找出真相。而去年的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劉冠廷,則是每天來郵局找她寄一封平信的男子,他唯唯諾諾有口難言,原來他的一切與她消失的情人節有關。更有趣的是,陳玉勳設計這兩位男女主角一個是急驚風,什麼事都快人半拍;一個是慢郎中,事事樣樣都緩人家幾秒鐘,於是他們看似最適配的一對,卻又彷彿像平行線不斷錯過彼此。而這兩個比別人快、比別人慢的異類,也因此拉出了一個想像中的時空奇觀。

本質上它是個愛情故事,但愛情卻有可能是可遇不可求,或者峰迴路轉才得以柳暗花明。其實從這個角度來看,《消失的情人節》更像他的舊作《愛情來了》,講述著即使平凡人的愛情,其實在每個人的心中都可能很不凡。《愛情來了》是個3段式的作品,3段都是平凡市井小民的愛情故事,3段裡的主角日子都過得不算太快樂,愛情好像也永遠無法真實降臨,但是每個人卻也都有同樣夢想著愛情的權利,生命也因此而苦中作樂。所以在看《消失的情人節》時,某個程度上對我來說好像是《愛情來了》的續篇,等過漫長的寂寞和孤獨,遲早你會發現有個適合你的人,就在不遠之處。

如果你是陳玉勳的忠實影迷,《消失的情人節》處處看得見屬於他的手筆,有些像是熟悉的作者記號,有些則有更上一層樓的高明之感。陳玉勳常有些天馬行空似的奇想,突如其來地把現實拉進一種魔幻的想像,像這回請來顧寶明演出一個「壁虎先生」的角色,讓人驚喜不已,其實透露出導演十足懷舊的個性本質。這一分懷舊,蔓延成片中許多喜感的來源,包括寫信、聽廣播這種老派的浪漫,也在他的電影中融合得相當自然。至於整個郵局場景與人事的設計,更讓人覺得親切寫實,也更能從乏味的日常生活中,提煉出貼近人心的溫暖效果。

這部電影有點熟悉、寫實,卻又透著驚奇

近年有了臉書,我從過去單純的小影迷,有幸變成了導演的臉友之一。坦白說,我不喜歡看某些臉友每天一直反覆發文,有時會覺得煩,但偏偏勳導的就不會,我常看著他的留言逕自發笑,因為有很多看似無聊瑣碎,但其實很有意思的生活觀察,有些幽默感十足的牢騷和自我解嘲,還有很多他和兒子之間無厘頭的隔代對話,透過他的文字,許多篇章片段讀來都已經像是一場有畫面的戲了。看《消失的情人節》從一直笑聲不斷,到最後意想不到地紅了眼睛、溼了眼眶,一切似乎因此變得更加熟悉不過,像是老朋友在對你說故事,卻又冒出許多驚奇的小火花。夏天才剛要過去,我不會誇張地說《消失的情人節》肯定是今年最好的台灣電影,但它絕對是最值得一看的暖心喜劇。

延伸閱讀:

塗翔文:沒被疫情逼到停業 堅韌多元的台灣電影

《天橋》《返校》都經過他的手 「金獎製造機」林仕肯,放膽進擊的電影夢

謝金河:團圓夜意外看到一部好電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