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佳璇

精神科醫師 守備範圍從醫學中心到離島衛生所,兼作歷史人物隔空診斷

吳佳璇:終結照顧悲劇的輪迴

2020-09-17
作者: 吳佳璇

▲(圖/攝影組)

8月22日晚間10時許,住在嘉義某長照中心71歲的范先生,偷偷闖進養護區,拿起枕頭悶死連續中風插著鼻胃管的妻子。照服員忙不迭制止,未料他又拿出預藏的兩瓶鹽酸強灌髮妻,再吞酸自盡。

一陣慌亂中,范先生送醫搶救無效,妻子、一名同房住民,還有一位照服員都受傷了。

多麼驚悚的殺妻事件,卻因全台高度關注彰化萬人病毒篩檢爭議被輕輕放下。其實,「介護殺人」(中譯:照顧殺人)已成為高齡社會一專有名詞。打開維基百科,開宗明義即有「照顧者將其所照顧者殺害」的清楚定義。

最常見的風險:沒有照顧替手

無論是台灣或其他高齡化國家,照顧殺人雖只占所有殺人事件一小部分,任何一個案例卻在在暴露出現行照顧體制不足及照顧者的窘境。

2010年底,時年84歲的王老先生,用釘子釘死罹患巴金森氏症又跌倒骨折行動不便的妻子,震驚全台。王先生被地院求處9年徒刑時高呼「讓重病病人等死是殘忍行為,國家害我必須親手殺妻。」認罪不認錯的王先生隔年病逝獄中,令人不勝唏噓。這些盡心盡力照顧配偶或父母的照顧者,他們在行凶前後,到底是活在什麼樣的世界?

王案發生後,中華民國家庭照護者關懷總會(家總)長期監測照護悲劇,發現照護殺人自2018年高達21件後出現下滑傾向。但綜觀這些悲劇,家總歸納出13個高風險關懷指標,且進一步指出,悲劇的發生幾乎是複合性風險組合,其中最常見的風險就是:沒有照顧替手。

家總的觀察與日本相似。長期關注介護殺人的日本福祉大學湯原悅子教授,在700多個悲劇中歸納出5大共通點,首先是4成加害者考慮殺人後自殺;其次是只有照顧者和被照顧者兩人共同生活(王案即是);第3是照顧負擔(因病情進展或跌倒等意外)加重;第4是照顧者健康出狀況;最後則是照顧者長期睡眠不足。湯原教授的發現和每日新聞大阪社會新聞採訪小組出版的暢銷書《介護殺人》所見相似,因照顧長期不能睡好覺,真的會讓最愛的家人理智斷線。

日本的少子化與高齡化一直走在台灣前面,其相關對策更是台灣重要的參考資料,1996年成立的家總主張「健全公共長照資源,增加選擇權,減少被迫成為家庭照顧者」,便是安倍內閣第2批「3支箭」中的「介護零離職」,意思是不要辭職回家顧爸媽,國家幫你顧。

台灣的長照2.0也有類似目標。可惜全台76萬需要被照顧的人口,目前仍有一半自己苦撐;另外3成則靠外籍看護。

應避免的情境:毫無準備就投入照顧

我是一個具有精神醫療背景的照護者,照顧失智父親將近6年,更深刻體會國人照護職能有待加強,便發願行有餘力之際,盡可能走進社區。第一個回響是一家公務機關主管,她興奮地告訴我演講來得正是時候,因為有好幾個40、50歲上下幹練的下屬,都要辭職回家顧爸媽。

「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當家庭照顧者,且毫無準備投入,正是『不教而殺謂之賊』啊」,我不只這樣回應那位頭痛的主管,同樣的話也送給診間一位大學剛畢業的年輕人。

畢業一年多學生味猶存的女孩在診間哭泣,姑姑們要她不要工作,專心在家顧行動不便的毒舌祖母。

或許久病心情不佳,祖母常嗆她,「姑姑們有給錢,要甘願一點」,就全身放軟讓孫女移位,讓她不是閃到腰,就背著老人拭淚。

我忍不住追問「到底姑姑1個月給妳多少錢?要顧24小時嗎?還有1個月休幾天?」

很心疼她為何要接受比外籍看護更差的勞動條件(還沒有勞健保),但她的回應是「我若去上班,就換爸爸顧,他畢竟有年紀了⋯」。

這下子換我無語,男性照顧者正是家總所統計13個關懷指標之一。

雖然社會上仍以女性照顧者居多,台日兩地都發現男性照顧漸增的趨勢。然而,囿於男性刻板印象,讓這些兒子與老公,「男兒有淚不輕彈」,不知如何求助,直到炸鍋,因而採取極端手段(王案亦是)。

「妳有什麼證照?」

「沒有吔,哪有時間去考?」

「要不要去考照服員?在妳決定要不要繼續顧阿嬤之前,爭取讓妳去受訓。如果做出興趣,專業照顧者這行雖然辛苦,將來有很大的需求。」

女孩感受到希望,第2次回診,就急著告訴我憂鬱症好一半,目前一邊照顧一邊準備考照。

延伸閱讀:

兩大類型基金安心放長線 用時間把錢養大

從養兒防老到養老防兒 銀行幫你設下安全閥

日本社會階級悲歌 即使月薪5萬 還是又老又窮又孤獨的下流老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