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肯尼斯.羅格夫

美國哈佛大學公共政策學教授。曾任國際貨幣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本文獲Project Syndicate授權在台獨家刊載。

肯尼斯.羅格夫:不確定性的大流行

2020-09-17
作者: 肯尼斯.羅格夫

▲(圖/Pixabay)

有關全球經濟將如何復甦,接下來幾個月的情況將為我們提供許多線索。雖然股市表現出色,但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造成的不確定性,仍籠罩全世界。因此,無論疫情如何發展,世界各國迄今的抗疫努力,很可能影響經濟成長、就業和政治狀況很長一段時間。

疫情終結?疫苗人體臨床試驗尚未完成

我們先講潛在的好消息。在樂觀的情境中,今年年底前,監理機關將核准至少兩款第1代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拜政府罕見的監理和財政支持所賜,這些疫苗甚至在人體臨床試驗還沒完成時,就已投入生產。假設它們有效,2020年底時,生物科技業者手頭將有約兩億劑疫苗,並將按計畫再生產數10億劑。疫苗接種本身將是艱鉅的任務,部分原因在於必須使大眾確信快速核准的疫苗是安全的。

順利的話,希望接種疫苗的富裕國家民眾將在2021年底前完成接種。屆時中國幾乎所有人都已經接種疫苗。再過數年,全球大部分人口,包括新興和開發中經濟體的民眾,也都將完成接種。

這種樂觀情境是可信的,但它能否成真則尚未確定。新型冠狀病毒難對付的程度可能超出預期,而第1代疫苗可能只有一段時間有效,又或者產生比預期嚴重的副作用。

即使在那種情況下,改善檢測方案,開發更有效的抗病毒療法,加上大眾和政界人士(希望是這樣)更好地遵守抗疫行為準則,仍有望使經濟狀況逐漸恢復正常。值得回顧的是,1918~1920年發生恐怖的大流感,在全球造成至少5000萬人死亡(其中很多人死於可怕的第2波疫情,而我們現在也擔心新型冠狀病毒瘟疫出現類似情況),而疫情最終在沒有任何疫苗的情況下減輕並消失。

但在比較悲觀的情境中,當前這場危機結束之前,就可能發生其他危機,例如美中貿易摩擦急遽惡化、網路恐怖攻擊或網路戰爭、氣候相關的自然災難,或大地震。此外,即使在樂觀的情境中,人均所得也未必可以迅速回到2019年底的水準。這場瘟疫結束之後,經濟倘若擴張,也可能需要多年時間才符合經濟嚴重衰退之後的復甦定義(人均所得回到衰退前的水準)。

雖然這場瘟疫凸顯了先進經濟體嚴重的不平等問題,窮國遭受的苦難大得多。許多新興市場和開發中經濟體,未來多年很可能仍將深受這場瘟疫困擾,它們真的可能陷入發展停滯10年的困境。畢竟很少政府有能力提供像美國、歐洲和日本那種規模的緊急財政支持。低收入國家經濟長期衰退,很可能導致債務和通膨危機接連爆發。

但,新型冠狀病毒危機,也可能使先進經濟體留下影響深遠的傷痕。企業對投資和招聘可能變得更審慎,因為它們擔心疫情再起,或爆發其他瘟疫,而這場危機確實助長了政治動盪。

經濟復甦?長期損失恐超乎想像

雖然先進經濟體的消費支出,最初可能出現追趕式爆發成長,但長期而言,消費者很可能增加儲蓄。科茲洛斯基(Julian Kozlowski)、維德坎普(Laura Veldkamp)和文卡特斯瓦蘭(Venky Venkateswaran)日前在一年一度的傑克森洞研討會上報告了一篇很有意思的論文,他們認為美國經濟因為當前這場瘟疫而蒙受的累計長期損失,很可能比短期影響還要大一個量級,部分原因在於大眾強烈的不安感影響深遠。

他們分析有關消費者的部分,特別有說服力(我在傑克森洞研討會上討論過)。任何人若有父母或祖父母經歷過1930年代的大蕭條,都知道這種痛苦經歷會影響當事人餘生的行為。

除了直接影響投資和就業,當前這場瘟疫,對生產力也將造成較長遠的損害。病毒大流行結束時,一個世代的兒童,尤其是低收入家庭的兒童,實際上損失了一年的學校教育。至於那些在仍然委靡的勞動市場苦苦尋找第一份工作的年輕成年人,他們未來的收入也很可能將因此受損。

但也有一些亮點。雖然病毒大流行已經導致許多城市的商用不動產價值暴跌,但它可能在郊區,和長期陷於困境的中小城市,引發一波巨大的營建和投資潮。許多以前不願容許遠距工作的企業,如今認識到遠距工作是可行的,而且有很多好處。

雖然我們不應抱很大的期望,但這場瘟疫可能促使政策制定者設法普及寬頻上網,同時確保弱勢兒童有個人電腦可用。

全球經濟眼下正處於交叉路口。政策制定者最重要的任務,是設法減少至今仍存在的大量不確定性,同時繼續為受打擊最嚴重的個人和經濟部門提供緊急援助。但是,在最壞的情況過去很久之後,新型冠狀病毒助長的不安全感,很可能仍將困擾全球經濟。

延伸閱讀:

上半年「慘業」新地圖曝光! 謝金河:這3類仍水深火熱

防疫終極戰!各國砸錢搶疫苗,還搞技轉與預購交易

台廠輪胎業淡季不淡竟暗藏危機?背後原因曝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