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房地產

說服不同意戶 堅持10年不放棄 他多方奔走翻轉海砂屋變新房

2020-09-16
作者: 林秀惠

▲位於蘆洲區的海砂屋歷經10年整合,終於在今年拆除重建。(圖/攝影組)

因為別人的錯誤,導致自己得花10年時間要回損失,過程中,遭受到的挑戰,甚至隊友的質疑,你,會堅持下去嗎?

劉有祺的答案是:「我的字典裡,從來沒有放棄這兩個字。」

今年3月,新北市蘆洲區一棟建築物拆除現場,新北市長侯友宜到了!現場來了不少媒體,原因是侯友宜要頒發「自主更新諮詢顧問」聘書,給該拆除建物的社區自主更新會理事長劉有祺。

不幸住到海砂屋   建商無利可圖只有自救

這是一場長達10年,漫長的自救過程。

今年60歲的劉有祺,47年前,和家人一起搬進該社區,住了14年之後,住家內開始牆面剝落,甚至漏水。當時,他開始懷疑自己住到海砂屋,曾有住戶動念檢驗是否為海砂屋,誰知道,當時法令規定,必須全體住戶同意才可驗。

但當時有住戶擔心,萬一驗出真的是海砂屋,房價受影響怎麼辦?事情後來不了了之。

時間又過了12年,房子的狀況更慘烈了。劉有祺回憶,「當時整個天花板剝落,房子一直在漏水,甚至住戶必須自己用鋼板頂住掉下來的石塊,根本受不了啊!」

「那時候我們就鬧,找媒體來。」當場住戶們就決定成立海砂屋自救會,開啟都更重建之路,「做這種事情,要有人出頭,他得有時間又有意願,我就自願了。」他說。誰知道這一自願,竟是長達10年的煎熬。

當時,在決定走都更後,住戶們也曾經傾向於和建商合作,畢竟都更曠日廢時,又有不少專業事項。誰知道,當時消息曝光後,確實有5、6家建商上門洽談,但都一致認為,基地只有200坪實在太小,獲利空間不高。
劉有祺坦言,當時市場上瀰漫著一種氛圍,要都更,住戶們不只不用出錢,甚至還能1坪換1坪。「但建商評估後,如果住戶不出錢,又要1坪換1坪,它們就得賠錢,根本沒有建商願意做。」

歷經波折無數   為成立管委會耗時2年

既然如此,該社區住戶們決定自主更新,自己扮演建商角色,萬萬沒有想到,隔年年底核准重蓋後,就沒消息了。

中間歷經的波折無數,劉有祺就舉一個成立管委會例子。當時,新北市工務局要住戶成立管委會後,才能申請自主更新,但事實上,該社區共分成A、B兩棟建築使用執照,總共78戶,劉有祺住的B棟戶數少,A棟則是多。

雖然同為海砂屋,但A棟鄰近大馬路,一樓全是商業用店鋪,每個月租金收益驚人,住戶們都更意願不高。因此,根本不可能為了自主更新成立管委會,整件事就停滯在此。

直到後來,新北市府頒布一道命令,一個社區,兩棟樓上、地下室皆不相連的建築物,可以單獨成立管委會,「光是一個成立管委會過程,我們就花了2年時間,但誰知道,後來去申請自主更新會,才發現只要人數夠多,根本不用成立管委會,就這樣讓我們多繞2年時間。」他無奈的說。

開始走程序後,劉有祺也遇到了「不同意戶」問題。他指出,當時不同意戶只肯當面表達不同意,卻又不願簽署不同意書領補助款走人,「說穿了,就是想拿比較好的價格。」

過程中,雙方不斷協商,從購買價格認知不同,到以屋易屋各種條件,「過程中,不斷發生口頭同意又反悔的狀況,大家就可在這裡……」最後,劉有祺用他絕不輕言放棄的性格,終於談出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條件,整個案件才順利往下一步邁進。

在這過程當中,他懂得尋求外援:勇於以理服人,理性溝通。當時,到最後只剩下3戶不同意戶,開出令人難以同意的條件。在接收到訊息後,劉有祺便向中華建經協會請益,經過評估後,向他建議,以這個基礎與不同意戶討價還價,在歷經無數次往返溝通協調。最後,終於拿到3戶不同意戶的協商備忘書。

堅持每月公開報告   化解隊友不信任感 

中間過程,住戶們從來沒想過乾脆賣給建商整合嗎?攤開計算機,劉有祺算給我們聽,「如果是賣給建商,一戶只剩下400多萬,這金額,你在外面買不到一間新房子,現在蘆洲隨便一棟房子就要500、600萬。」

他表示,更新完後,房屋價值平均每戶900多萬,因為每個住戶持分不同,分回的權益也不同,有些若要購回的,就得自己補貼200、300萬,當然也可拿錢走人。

回憶這段坎坷重建路,劉有祺說,當時其實自己住1樓相對狀況好,但自己不幸住到海砂屋,「我不能再把這間海砂屋賣給別人住,我一定要把都更走完,之後要不要賣再說。」

原來,當時蓋海砂屋給他們的建商,已經消失找不到人求償,自己也曾經想過都更會拖到10多年,甚至20幾年,「但你不去做,怎麼知道做不成,我們住戶,原本就有9成多願意跟著我一起走下去,再不濟,就像文林苑王家一樣打官司……」

他認為,都更過程最困難的是法律的事,必須花許多時間去問人、問政府,但只要跟它磨,總有把法規搞通的一天。但是,住戶的情緒確實也曾令他灰心。
「其實只要是人就會有情緒,時間一久,有些住戶開始質疑,甚至說出不知道自己能否活到房子重建那天。」

他也曾被質疑從中收取利益,劉有祺說,當時他就跟住戶承諾,理事會所有成員都沒有領取車馬費,未來也絕對不會收取回扣。甚至每個月主動報告給全體住戶,透過這些方式,化解隊友們因不確定產生的不理解。

「我跟鄰居講,是我們自己住在這裡,也是我們最明白中間過程,你們一路跟我走過來,真的不要聽外人的話,外面的人不會清楚我們的情形。」透過情感訴求,避免鄰居被親友影響。用這些方式,化解隊友們因不確定產生的不理解。

現在,全案預計後年9月就會完工,60歲的劉有祺說:「很期待!很興奮!終於見到成果,鄰居們一起住了30幾年,大家都有感情了,未來大家繼續一起住好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