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股市前線

新固廢法上路,榮成翻身、正隆戰新高

2020-09-13
作者: Money DJ

▲(圖/Pexels)

中國在今(2020)年4月29日通過「新固廢法」並已在9月1日開始施行,其中第二十三條明文「禁止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的固體廢物進境傾倒、堆放、處置」。至此,原先傳聞「禁廢令政策可能轉彎、明(2021)年進口廢紙不會歸零」的說法不攻自破。

另外,「新固廢法」第六十九條還規定,「國家依法禁止、限制生產、銷售和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等一次性塑料製品」、「推廣應用可循環、易回收、可降解的替代產品」。市場解讀,嚴格限制塑料使用,在包裝用途的替代上,紙箱將成為最大贏家。對台資工紙廠而言,一部「新固廢法」帶來兩大重要意義:工紙價格多了一道支撐、成本上的不公平競爭明年正式解除!

就等進口廢紙歸零,榮成已備好解方

台廠相較當地業者在成本上到底有多吃虧?以布局大陸最廣的榮成(1909)為例,禁廢令剛開始的2018年全年只拿到低個位數佔比的33萬噸進口廢紙,但大陸前三大紙廠合計卻拿走總額度的6成以上;去(2019)年榮成拿到22.2萬噸,前三大仍佔6成,以玖龍紙業(2689.HK)為例,去年拿走逾350萬噸,比榮成多出約330萬噸,大陸當地廢紙與進口廢紙每噸價差若以800元人民幣計算,則當年光因禁廢令因素,榮成廢紙成本就比玖龍多出26.4億元人民幣。

至於今年審批額度共約500~600萬噸,榮成全年約可取得13萬噸,佔比僅2%左右;前三大業者玖龍、理文造紙(2314.HK)與山鷹紙業(600567.SH)合計仍拿走6成以上。不過相對上,玖龍今年也可能從350萬噸以上降至約120~130萬噸,雙方差距將縮小剩100多萬噸;榮成表示,除了今年大廠進口紅利持續遞減,更期望明年起所有廠商進口廢紙配額都歸零,大家都在相同成本上競爭。除了成本不利因素漸除,搭配第四季網購旺季,法人估計榮成全年EPS可望較去年的0.45元接近翻倍。

過去廢紙成本不同時,當成本較高的廠商想提高工紙售價以避免虧損,低成本優勢的廠商卻不願漲價藉此搶得市佔;而當所有廠商廢紙成本趨於一致,工紙價格回歸市場供需,想要提升競爭力,不外乎生產高附加價值的有利紙種,以及確保原料來源無虞。

▲(圖/Money DJ)

榮成指出,未來要打贏戰爭就是靠廢紙,榮成在兩岸共設立32座廢紙環保站(見上圖,榮成法說),數量居中國同業之冠,有利掌握廢紙來源。不過,原先進口廢紙除了成本較低、品質也比本國廢紙好,在生產較高檔紙種時需要有進口廢紙補強本國廢紙的不足,而當進口廢紙歸零了,再生漿就是代替進口廢紙的解方。

有別於中國大廠到馬來西亞設再生漿廠或去買下美國舊漿紙廠,榮成則以台灣二林廠為重要奧援。榮成表示,禁廢令出台後就開始將台灣生產的再生漿送往大陸且逐年遞增,從前(2018)年的5~6萬噸、去年的14萬噸、到今年估增至17萬噸左右,等到二林廠新增產能出來後,預計未來1年會到25萬噸以上,以榮成在大陸的3個造紙廠,每年總計有30萬噸再生漿即可應付所需。

用進口廢紙生產銷往中國,正隆全年獲利挑戰新高

當初因上海生產基地面臨「煤改氣」要求,退出中國工紙生產轉戰越南的正隆(1904)意外閃過禁廢令。正隆指出,原本每年在台灣生產的168萬噸工紙(見下圖,正隆法說)約有5%銷往中國,但在禁廢令造成廢紙成本推升工紙漲價下,銷往中國的比重也拉升至20%,等於在台灣以便宜的進口廢紙生產後,再銷往大陸賺取更佳利潤。甚至在越南目前已滿載的30萬噸年產能中,除了供應當地仍未被滿足的市場,同樣因中國工紙價格好,有部分也銷往中國。

▲(圖/Money DJ)

雖然進口廢紙在今年底前還能進入中國,但考量進口、運送等所有作業時間,業內人士推估,中國政府應在今年10月以後就不再發批文,當該進的量都進完後,國際廢紙價格會有一波下跌段,亦即正隆在第四季的利差還會因為國際廢紙原料成本走低而比現在更大。法人表示,正隆下半年獲利表現將優於上半年,全年EPS將以純本業超越2018年有業外挹注的3.38元創歷史新高。

台灣三大廠的工紙佔比以榮成100%純度最高、正隆83%、永豐餘(1907)46%,永豐餘過去雖未取得進口廢紙配額,但因揚州廠產能相對小、並以供自家紙器廠為主,加上轉型投控多元投資,來自工紙的利多或利空對整體營運影響程度較為分散。

(本文由「Money DJ」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