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黃國昌是戰神還戰犯?時力嚴重失血...第三大黨風光不再,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2020-09-07
作者: 吳雅樂

▲黨內無人敢違逆自己意見?黃國昌斥:「這種說法太沉重」。(圖/潘重安攝)

8月,似乎是時代力量的魔咒。去年8月1日,立委林昶佐開了退黨第1槍,引爆黨內路線之爭與退黨潮;今年8月先有前主席徐永明捲入涉賄案件重創政黨形象,後有4名縣市議員相繼退黨,再讓時力嚴重失血。

退黨周年祭 黨內溝通問題再上台面

兩波退黨潮,剛好恰逢1年。這一波「退黨周年祭」,再度掀開黨內溝通問題與前主席黃國昌的爭議。以高雄市議員黃捷退黨為例,黨團總召邱顯智在隔天下午召開記者會,強調「已透過立委王婉諭盡力挽留」,殊不知,在記者會幾個小時前,黨中央早已發函通知黃捷完成退黨程序;黃捷詫異,直言未接到任何慰留電話。(延伸閱讀:陳雨凡掀開時力長期壓力鍋 黃國昌竟是頭號戰犯?

黃捷退黨聲明中除了批判黨內運作外,也直指時力路線的核心問題,而這也是去年一批黨內元老退黨的關鍵。值得注意的是,一個流出的神祕錄音檔,似乎提供去年黨內論辯的解答,有人觀察,時力紛擾一年多來的「頭號戰犯」,似乎已呼之欲出。

講戰犯太嚴重,他曾經可是不可一世的戰神!因為是戰神,所以有挑戰蔡英文連任的盤算,也因此遲至去年10月,時力還不肯就總統大選的立場表態,並放出可能自提總統人選的風向球,因而在黨內路線上出現嚴重紛歧。

根據流出的錄音檔,黃國昌曾對黨內同志說:「提名我選總統,要不然我退黨,讓時代力量自己去選擇」。甚至加碼演出,「你設想,總統辯論台是我站上去,蔡英文會剉到什麼程度」。這些錄音檔流出後,對黃質疑的聲浪升高。但黃淡定回應「希望所有的爭執,到我為止,我全部承擔。」

苗栗縣議員曾玟學用「房間裡的大象」比喻黃國昌在黨內的影響力,他批評決策委員每次投票只問派系,永遠是固定一方贏,從去年林昶佐一派人離開後,傾斜更嚴重,黃國昌雖然未列名決策委員,但退出核心只是形式,決策委員會有遭架空之嫌。

「黨內決策方式充滿瑕疵」,今年連續出走的4名議員都提到這種無力感。另一狀況是準官方平台經常無人看守,台北市議員黃郁芬就曾炮轟,在時力群組提出一大堆問題卻無人回應,「讓她非常火大」,前祕書長陳志明的解釋是「因為不知道怎麼回」。時力智庫執行長李兆立感慨黨內成員都應該更專業應對,超脫社運青年狀態,否則只會因更多誤解而讓互信基礎愈脆弱。

新主席大挑戰 看高鈺婷如何重整旗鼓

時力希望能透過黨中央重組,為這波動盪設下停損點。現在的時力,可說是面臨創黨以來最大的挑戰,而這個挑戰正落在8月29日選出的新任黨主席高鈺婷身上。35歲的高鈺婷,是時力以來最年輕的黨主席,曾在新竹市立委選戰中打了漂亮的一仗。她在當選感言中強調,「逆風也要挺住,前進」,重申時力不怕改革,但任期只有半年的她,如何帶領時力這場危機,接下來新竹縣關西議員補選即是一個觀察時力選票起落的重要指標。高鈺婷在當選主席次日,即赴新竹關西為議員補選奔走,替時力提名人站台,可見她重視的程度。(延伸閱讀:政壇刺客》一邊餵奶一邊支援學運 辣媽工程師高鈺婷棄高薪參選為下一代而戰

檢視時力新一屆的決策委員結構,被視為黃國昌派的包括林于凱、簡智翔、彭盛韶,而在竹苗派方面,以邱顯智為首,包括王婉諭、高鈺婷、林佳瑋、宋國鼎等人,15席中,邱、黃系統仍至少掌握過半席次,牢牢掌控黨的決策。

累計這兩年,時力已有15位戰將先後退黨,黨的路線問題仍舊沒有解決,高鈺婷說這屆決策委員屬任務型,黨內改革要如何重拾社會期待,正挑戰時力的生存定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