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華爾街與大街為何表現脫鉤?楊森:過度調整之後…

2020-09-02
作者: 楊森

▲(圖/達志)

有論點認為,新冠疫情大流行將加快趨勢演進,過去半年全球資本市場的表現似乎是最好的說明。市值最大的美國股市在極短時間內完成空頭走勢,隨後又很快收復失土、再創新高,確實很少見。

美股標普500指數從今年2月19日高點,跌到3月23日低點,完成該指數建立以來的第11次空頭市場;對照前10次熊市平均跌幅34%、持續期間14個月,今年跌幅35%大致和平均水準相當。但持續期間最短、僅1個多月,因此下跌過程讓人感覺非常凶險。

美國股市急跌強彈 5大科技股舉足輕重

跌得快,復甦也快。前10波熊市在觸底後,平均花25個月時間重返前一波高點;但今年只用了5個月時間,8月下旬就重回、並超越2月間的波段高點。在11波熊市中,恢復速度排名第3;僅次於1980年聯準會大幅升息對抗通膨,和1990年波灣戰爭所引發的熊市。

這波帶動標普500指數快速回升的主力是大型科技股,又以蘋果、微軟、亞馬遜、臉書、Alphabet 5大最受矚目。新冠疫情爆發前,科技類成長股已經是推升大盤的重要力量,相較之下,價值型股票反而長期間表現落後。這次疫情爆發後的大封鎖,讓大型科技股的抗疫優勢更為凸顯,進一步拉開成長股和價值股的績效差距。

8月中旬,蘋果市值突破2兆美元,成為美股第一檔市值超越2兆美元的股票,占標普500總市值約7%,也約當所有成分股中規模最小的兩百家股票的市值總和。至於合計上述5大科技股市值,則高達標普500總市值1/4,5大科技股不論漲跌,皆舉足輕重。

截至8月10日的數字顯示,今年以來,蘋果股價上漲52%,微軟、亞馬遜、臉書、Alphabet分別上漲31%、68%、24%和11%,至於標普500卻只上漲4.5%,遠遠不如。事實上,相對大型科技股的股價大漲,今年標普500所有成分股中還有6成、314檔股價呈現負報酬。此外,截至8月中,以科技股為主的成長型股票上漲約2成,價值型股票下跌約一成,成長股與價值股也不同調。(延伸閱讀:看懂科技大股狂飆背後的新趨勢!買進「新經濟股」

一個普遍的疑問是,華爾街與大街為何表現脫鉤?新冠疫情的影響仍在大街蔓延,為什麼華爾街卻迭創新高?正如8月底路透社對股市分析師的調查,儘管很多人認為牛市還會持續一段時間,但也認為今年底收盤價將低於年初疫情爆發前的水準。市場看法與情緒似乎有些矛盾。

有研究指出,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央行透過量化寬鬆釋出資金刺激經濟,結果反而讓投資人產生錯覺,認為基本面的壞消息將是股市的好消息,因為央行會擴大寬鬆。結果經濟還未復甦,股市已先泡沫化,大街和華爾街於是脫鉤。

不過也有學者認為,央行透過寬鬆政策讓股價過度調整(overshooting),希望藉此刺激總需求提升,讓經濟恢復成長。可是,股價上漲和總需求增加之間有時間落後,因此會出現暫時性的失衡,等到總需求回升,經濟恢復常態,失衡自然會消失。換言之,股市短暫的過度調整是必要之惡。

無論如何,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會導致股價超額上漲。而最近美國聯準會宣布修改政策框架,容許通膨較長時間維持高於2%的水準;換言之,為了刺激經濟,聯準會可能計畫在較長期間裡讓利率維持接近零的水準,即使出現更高通膨也無妨。對大街來說,這其實是前景不佳的壞消息;對華爾街來說,卻是資金利多的好消息。(延伸閱讀:美銀:鮑爾若揭精確的平均通膨目標、恐40年無法升息

未來經濟面臨長期停滯 日本經驗可借鏡

只是過度調整不會永遠持續,如果接下來經濟面出現低利率、低成長的長期停滯局面,股市又會如何反應?資產管理公司Verdad針對過去20年的日本零利率經驗,分析了不同類型資產的績效表現,或可作為參考。

日本在1999年開始採行零利率,迄今20年,這段期間表現最好的資產類型為小型價值股和房地產,以日圓計算的年度報酬率分別為7.1%與5.2%;其次是大型價值股的4%,以及小型成長股的3.6%;最差的則是大型成長股,報酬率只有0.8%,還不如日本政府債券的2.1%和公司債的1.5%。

小型價值股之所以異軍突起,是因為1990年代網通泡沫時期,小型價值股並非主流投資標的,而房地產在1990年資產泡沫後歷經大跌洗禮,因此得以在後來的20年零利率期間表現傑出;反倒是1990年代備受追捧的大型成長股,後來表現遠遠不及。對照當前的美股情勢,日本經驗值得省思。(延伸閱讀:黃金續上演「過山車」行情 外銀估年底有望再攻2000美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