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從台灣南科變世界南科 看看外商默克、應材、康寧怎麼說…

2020-09-02
作者: 林苑卿

▲台灣默克集團董事長謝志宏透露,未來3年內默克在南科的投資重心會在路竹廠。(圖/陳俊松攝)

一塊隸屬於台糖公司的甘蔗田,原本人跡罕至;23年後,不僅成為廠房林立、人口稠密的南科,最近短短4個月內,還讓全球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4度砸下重金加碼投資,總投資金額破百億元,震撼半導體業界。與台積電同樣,見證南科一路走來歷史的外商,又是如何看待如今蓬勃發展的南科未來前景?

打造全球研發重鎮 未來幾年投資將超越過去31年 默克 布局半導體沉積材料

「南科會是默克在全球最重要的半導體沉積材料投資重鎮。」8月下旬,德國默克(Merck)集團特用材料事業薄膜科技全球業務總監莊鎮遠接受《財訊》專訪時,獨家透露了默克在台灣的重大決策。

「我們會加重在台灣的投資,特別是未來幾年在路竹廠(南科高雄路竹園區)的投資金額,一定會超越過去在台灣的投資規模。」莊鎮遠十分肯定地說。

讓默克做出這樣足以左右全球布局的重要決定,主因就是:今年台積電大動作加碼投資南科廠。(延伸閱讀:台積電兆元布局!南科崛起 甘蔗田裡的半導體奇蹟

擬定未來3年投資計畫

在台積電持續向艾司摩爾(ASML)採購EUV(極紫外光)微影設備之下,光是南科即將投產五奈米晶片的晶圓18廠,EUV微影設備就多達18台,不僅讓台積電成為全球EUV微影設備最大買家,也讓南科成為全球EUV微影設備的最大市場。再加上,在南科晶圓18廠5奈米製程即將於第3季進入量產階段後,正在興建中的南科晶圓18廠3奈米製程生產基地,也將於2022年正式啟動量產。

「南科儼然成為全世界最先進半導體聚落,也是當初吸引我們進駐的最大原因。」台灣默克集團董事長謝志宏不諱言,如果不是台積電持續在先進製程投資設廠與創新技術,對先進製程材料的要求愈來愈嚴苛,需要有多樣性,默克也沒有持續投資台灣的強烈必要性。

默克將南科視為半導體先進製程沉積材料的全球研發與生產重鎮,並已擬定未來3年投資計畫。從2020年開始,默克加碼投資路竹廠,投資案主要可區分為2:一是原本在美國的生產線繼續生產外,還將在路竹廠設立全新的產線;其二是,在台灣開發全新產品,並在地生產,供應台灣的客戶。

「雖然今年爆發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但是默克在台灣的投資都沒有停住,不斷將國外的產線移到台灣來。」謝志宏透露,明年初就會有3條產線從國外移到台灣,之後還會移更多產線,但數量不便透露。

2020年底,默克在路竹廠會建置1條全新的半導體先進製程low-K(低介電)和high-K(高介電)沉積材料產品線,明年1月將正式量產,可以提供樣品給客戶。「未來將持續新增更多新產品線。」莊鎮遠說,沉積材料有200、300種,會有很多產線,所以路竹廠將來會生產很多產品,今年路竹廠算是加速建置。(延伸閱讀:台積電背後的隱形冠軍 靠半導體市場千億商機穩穩賺

不僅投資產品線,默克也加碼擴大舊有實驗室與增設新的實驗室。8月24日,默克路竹廠內增設的分析、化驗實驗室舉行開幕典禮。「為了讓台灣與美國分析能力同步,默克今年投資大筆金額成立分析、化驗實驗室,這對台灣半導體產業是很重要的一步。」謝志宏指出。

另外,針對2017年投資1億元成立的亞洲區IC材料應用研發中心,2020年也將增加設備、人力及費用,未來3年也會加碼投資。無論是分析、化驗實驗室與亞洲區IC材料應用研發中心,都是為了先進製程沉積材料而設立的。

「以前這類實驗室都在美國設立,現在因為客戶有先進製程材料需求,為了能配合客戶對於研發、品管的要求,以及就近服務客戶,達成研發與製造在地化一條龍客戶服務。」莊鎮遠表示,南科會成為默克在全球沉積材料很重要的研發與製造中心,並供應鄰近的韓國與日本。

▲去年應材全球執行長迪克森特地來南科參加第2座製造中心與 研發實驗室開幕典禮,凸顯對台灣市場的重視。(圖/吳尚哲攝)

重視台灣人才與市場 應材 首度設立研發實驗室

不止默克,美商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荷商艾司摩爾、美商科林研發(Lam Research)等與台積電緊密合作的外商也早已展開本土化策略,逐漸在台灣形成很強的生態系統,成為台灣在全球半導體產業地位,難以被取代的關鍵原因。

攤開全球最大的半導體材料與設備廠—應用材料(簡稱應材)在南科的投資案,清楚可見,自2007年開始,平均每3~6年,應材就會加碼在南科投資,堪稱耕耘南科最多的外商之一。甚至,應材在台灣設立的研發實驗室,也設置在南科。

「過去,應材的研發實驗室大都設在美國與德國,第1次在台灣設研發實驗室,是看上台灣人才匯聚、重視智慧財產權及客戶群聚。」應用材料集團副總裁暨台灣區總裁余定陸說明,應材在南科成立第2座顯示器設備研發實驗室的主因。(延伸閱讀:台積電暴紅誰是最大受益者?大牛股變身飆股 11檔受惠股跟著狂飆

如同默克,應材也早已展開研發與製造一條龍的本土化策略,甚至前所未見的,在台灣設立製造中心與研發實驗室。「應材在台灣設立製造中心,可以帶動台灣相關供應鏈;此外,台灣在亞洲算是一個中心點,地理位置優越,因此在台灣製造,也可以同步銷售到亞洲其他國家。」余定陸一席話中,也點出台灣在全球半導體產業舉足輕重的地位。

2018年,應材也再宣布一項重大計畫—在竹科成立最新的全球技術培訓中心。「過去應材僅在以色列與中國西安設有全球技術培訓中心,又在台灣設立全球第3個據點。」余定陸強調,這也凸顯應材對台灣人才與市場的重視程度。

隨著應材在林口、竹科、中科、南科不斷加碼投資,應材在台灣的員工數從2000年的700人,截至2020年8月,已攀升達2600人。

▲台灣康寧總經理曾崇凱強調,近幾年南科出現前所未見的劇烈變化。(圖/資料室)

高鐵站比以前擠  到處可見商務人士與工程師穿梭 康寧 見證南科轉變史

南科初期,進駐的廠商、就業人口還沒這麼多;如今,在南科經濟成長的條件:人流、物流及金流都有,生活機能、交通便利性也大大提升,現今台南已達到區域經濟的規模。」台灣康寧總經理曾崇凱在台灣康寧任職長達17年,親身經歷南科的轉變史。

在南科,半導體與光電產業的總產值高達93%,是南科的兩大主力產業。美國特殊玻璃和陶瓷材料製造商康寧,是台灣光電廠商都不可或缺的合作夥伴,也見證台灣光電產業的演進史。

他還記得,2007年高鐵台南站通車營運後,在台南站上下車的旅客還沒有很多;但這幾年,隨著台積電5奈米、3奈米產線進駐,高鐵台南站變得比以前擁擠,連高鐵站外排班的計程車也變多了。現今,因為台積電及相關供應鏈蓋廠的關係,高鐵台南站到處可見各國的商務人士與工程師穿梭其中。「現在商務旅館、飯店也變多了。」曾崇凱說。

顯而易見的是,台積電與外商在南科的投資策略,正在加速南科的榮景與改變南科的樣貌,更重要的是,印證未來南科在全球半導體產業,難以忽視的獨特地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