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塗翔文:浪漫羅曼史不只書寫青春 熟男熟女的愛情電影

2020-08-30
作者: 塗翔文

▲法國導演艾力克.侯麥(Eric Rohmer)。(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最近台灣電影百花齊放,類型多元,其中談情說愛的還是占了不少比率。《打噴嚏》的癡傻莽撞,《怪胎》的偏執奇想,或是《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裡不敢說出口的純純初戀,好像台灣電影還是比較偏向描寫年輕人的愛情,集中於青春洋溢的綻放,吸引年輕觀眾的主流效應。反觀國外,從美國到歐陸,不同年齡層的愛情故事比比皆是,似乎不見得會限制在只拍年輕人的羅曼史。

新浪潮大師侯麥舊典 細膩勾勒愛戀情懷

其實愛情是一輩子也修不完的學分,永遠沒有人敢說自己在愛情世界裡得到了萬無一失的滿分標準答案。所以電影也不該只局限在年輕男女轟轟烈烈式的愛情裡,屬於大齡的、成熟人的愛情故事,應該也可以拍得有聲有色。其中一位我心目中最會捕捉愛情箇中滋味的導演,就是法國已故的新浪潮大師艾力克.侯麥(Eric Rohmer)。最近他知名的「四季的故事」系列4部作品,又再次數位修復重新搬上大銀幕映演,那獨特又理性成熟的談情說愛,即使是數10年前的舊典,仍有高度的可觀之處。(延伸閱讀:塗翔文:兩部紀錄片 帶我們認識世界的另一扇窗

「四季的故事」是侯麥跨入1990年代的創作,這位文學出身,總以大量對白聞名的導演,1980年代剛完成一個「喜劇與諺語」系列,透過各種不同的戀愛故事,搬演兩性之間天生差異又互相吸引的奇妙關係,幾乎都以女性為主體,書寫女性面對愛情與男性的各種反應;其中最有名的就是1986年的《綠光》,淋漓盡致地描述了一個女人既渴望愛情,又不願隨便屈就的細膩心態。

侯麥以平均每兩年1部的方式拍攝這4部電影,沒有按照四季遞嬗的順序,春、冬、夏、秋,而是依循他自己的節奏。4部電影各自為政,看似彼此之間沒有關係,但細細咀嚼又好像可以分成兩組,夏、冬激烈的氣候,孕育出兩個多角戀的故事;春、秋介於季節變化之交,則是兩組成熟男女打算為別人好心作媒的故事。觀眾也不一定要按照哪一種順序觀賞,可是一部一部看下來,又彷彿可以透過這些故事,真的沐浴在不同季節的陽光或雪景之下,度過影像裡幽微卻充滿感受的一年。(延伸閱讀:塗翔文:2019年,我的10大精選影片

這個系列推出時正是我大學的時候,電影只在每年的金馬影展上才看得到;還得加上學校電影社團裡珍藏的錄影帶,我們才好不容易地能把四季全湊齊看完。那時的學長姊最愛跟大家討論「你最喜歡哪一部?」好像把4部電影變成一種心理測驗,從中可以稍稍窺探每個人的戀愛觀和電影品味。那時年輕如我,一看完「四季的故事」的首選是《夏天的故事》,熾熱的陽光、沙灘、假期,一個看似濫好人但其實有其原則的法國帥哥,周旋在不同姿色、性格的數名年輕美女之間,他既不想輕易選擇,又忍不住掉進愛情的漩渦裡無法自拔。侯麥好會寫這種細膩得不得了的心理遊戲,看得我青春悸動、小鹿亂撞,又有點心有戚戚焉;倒不是真的如男主角這般左右逢源,而是可以理解那種對愛情充滿期待又不想太躁進的矛盾之心。

然後《冬天的故事》也讓年輕的我瞠目結舌。一個女孩跟她摯愛的男孩戀愛生子,卻又陰錯陽差找不到彼此。如果這是華語電影,必定是癡情等待外加含辛茹苦的那股調調;但侯麥的鏡頭之下並非如此,女主角大方地繼續戀愛,但碰到每個男人想認真跟她許下承諾時,她就會誠實以告,自己還在等待孩子的爸回來的那一天,讓對方知道「我愛你,但還沒有愛到要跟你在一起的地步」,多麼有個性的一個女人!教人怎麼不對她寄予崇拜,在《冬》片裡,侯麥就是能把這個女人的理直氣壯,拍得讓人讚歎叫好又傾慕不已。

人生四季的愛情故事 除卻青春更有陳釀

年紀、經歷,永遠和電影的感受相互關聯。過了好多年,再重看這「四季的故事」,過去覺得情節比較「不重鹹」的《春天的故事》與《秋天的故事》,表面上是熟男熟女的配對故事,帶點喜劇基調,其實反而是餘韻綿長的成人愛情觀的細膩刻畫。有些人是上了年紀還久久單身,有些人是梅開2度,有的是年紀小但心思成熟,有的是年歲大卻還像個小孩子。沒有青春肉體的激情揮灑,同樣對愛情有著憧憬與渴望,卻多了冷靜觀望、淡定斟酌的心理素質。尤其是人過中年,有了婚姻與生命體驗,好像反而《春天的故事》與《秋天的故事》是愈看愈有味,愈能感受它的奧妙之處。(延伸閱讀:塗翔文:至死不渝的《第六感生死戀》

無論如何,相對於台灣電影現實地針對年輕觀眾的創作,這些因數位修復而愈陳愈香的歐陸經典,反而在這個時刻上映,提供了不同年齡層的觀眾另一種非常有意思的電影選擇。如果那些年輕世代的愛情故事讓人覺得不夠貼近自己、不夠寫實,不妨來挑戰一下侯麥大師的「四季的故事」,在絮絮叨叨的法文對白中,解讀成熟人的愛情難題,為不同需求的觀眾,提供另一種屬於浪漫愛情的理性觀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