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走過失落30年... 謝金河:重建美麗新台灣,「這個」應放在核心位置

2020-08-20
作者: 謝金河

▲(圖/攝影組)

2020年已經過了一半,過去半年當中,武漢肺炎疫情衝擊全世界經濟,也正如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先生說的,疫情改變了人類生活與工作形態,很多人被迫居家辦公,也有很多人因為疫情困在台灣,全球人員往來幾乎凍結。例如,台灣剛公布的第2季外來旅客只有1.3萬人次,比去年同期307萬人次,銳減99%,大家困在台灣,也意外讓大家有重新欣賞台灣之美的機會。

前不久在一場飯局中遇到有「河南王」稱號的台商王任生先生,他告訴我,這幾10年中,他很少在台灣停留這麼長的時間,終於有機會見識到台灣之美。《財訊》每年都邀請演講的日本野村總研經濟學家辜朝明先生也說,他這一輩子,從來沒有在台灣待這麼久的紀錄,這半年多來,辜先生陪同夫人走訪台灣各個角落,他覺得台灣很美,但少了一點細緻,尤其是開車經過的沿線,天際線實在不怎麼美觀。從兩位先生的感受,我們得到一個結論,台灣很美,但可以更好。

蔡總統進入了第2個任期,前不久檢調祭出大規模搜索,收押了4位立委,行政體系祭出了尚方寶劍,這是消極面的防腐肅貪動作。接下來是要建構美麗的新台灣,除了積極推動綠電產業,強化資安體系外,台灣要擴大在半導體產業的領先優勢。接下來是勾勒美麗新台灣的藍圖,這當中強化國旅基本面,以及積極推動都更,讓全台灣更美麗,這是可以思考的未來施政新方向。(延伸閱讀:謝金河:離岸風力發電夢想成真

疫情意外帶動「類出國」概念的國旅景點

這次疫情重擊下的台灣經濟,出現了很多「新慘業」,例如,旅遊業幾乎處在暫時停止呼吸的狀態,今年第2季所有旅遊業者都出現虧損,其中雄獅第2季虧損逾2億元,五福、山富、鳳凰也都賠錢。另一個是吸引陸客及出國旅客的精品店,像寶得利營收衰退逾9成,昇恆昌也大喊吃不消。然後是飯店業,只有台北的晶華酒店及花蓮的遠雄悅來飯店出現獲利,連知名的寒舍、雲品都出現虧損;以吸收外國商務客為主的洛碁大飯店,半年虧損逾半個資本額,每股淨值跌到9元,災情最慘重。

接下來是餐飲業,災情不若飯店業那麼慘烈,但是餐飲業獲利萎縮,像是以頂鮮為品牌的大型餐飲御頂,半年虧損近半個股本,災情也很嚴重。最嚴重的則是航空業,華航前7月營收衰退3成以上,長榮衰退45.7%,而華航靠貨運第2季扳回一城,長榮仍陷虧損。

疫情進入下半年,全球確診病例仍持續升高,專家也頻頻警告提防疫情2度爆發;但台灣的國旅已全面啟動,像是離島的澎湖、金門、馬祖、小琉球、綠島等都有「類出國」的概念,很多知名旅遊景點,像花蓮、台東、宜蘭、屏東都擠爆遊客。(延伸閱讀:疫情重創下全球第二季經濟成績單 謝金河:台灣仍會是四小龍之首!

天然美景可以添加一些在地化服務

各縣市首長也努力行銷自己的城市,努力爭取觀光客,其實疫情讓很多重度出國旅遊者重新認識台灣,而這也是各縣市政府重修基本面的時候。改善各地旅遊品質,除了硬體建設,還必須努力改善軟體服務及餐飲相關配套的服務。

例如,有一次我到屏東的佳樂水,這是一個在我印象中很美的地方,但當地鄉公所為了招徠陸客,把狹長步道打造成水泥陸地,用專車接送導覽,這原來是一處好山好水的遊憩天堂,突然變得庸俗不堪。另一次我到日本佐賀逛呼子朝市,同樣是很淳樸的地方,但在地化的細緻服務,農民把收成的作物擺在街道上販賣,那樣的實境形成強烈對比。這次疫情是打造台灣旅遊基本面最好的時機。

另一個是努力讓台灣變得更美麗,也就是加速都市更新的推動。前不久,我在報紙上看到新北市長侯友宜整頓五股垃圾山強拆違建;不久又祭出鐵腕,拆除板橋大觀路長期違建鐵皮屋;今年開春不久,侯市長開鍘八里1513坪鐵皮屋,然後是塭仔圳機捷沿線鐵皮屋,這幾則新聞讓我很有感。

大家開車行駛國道1號,到了五股往右側看,一整片荒涼鐵皮屋;或是沿著64號快速道路,兩側都是鐵皮屋的屋頂;到了台北市,建國南北路兩側,也都是老舊住宅林立。其實這是大都會的天際線,外國旅客來到桃園機場進入台北市,一定是先看到一整大片鐵皮屋的違建,我們經常炫耀台灣有多美,這個第一印象已經扣了很多分。全面加速北台灣的都市更新恐怕是當務之急。

都更的重要性大家都知道,台灣地區老舊房屋比重很高,屋齡超過30年的老屋高達384萬戶,再過10年會超過600萬戶,這是都更的急迫性。另一個是台灣人口加速老化,過去5樓以下的住宅,大半沒有電梯,很多老年人沒有能力爬樓梯,如果是坐輪椅,上下樓更不方便,這也是加速都更的必要理由。

此外,台灣處在地震帶,過去老屋不講究抗震,一旦6、7級強震襲來,大半老屋恐怕承受不住,這都是都更推動的強大基本面。

老舊房屋再生或可以日本當範例

作為一個老舊城市重啟再生機制,台灣有很多參考範例,這當中日本推動的大手筆都更計畫,台灣可以好好參考。例如,我們到了六本木,大家可以感受到六本木之丘那麼壯觀的都更輪廓,這個地區經過森集團從1995年取得都更執照,到2003年完成都更,森集團協調上萬業主,大家共同打造一個全新天地,如果大家住進東京君悅酒店(Grand Hyatt Tokyo),一定可以感受到都更的威力。這幾年森集團更強力打造東京環2線的虎之門,這一區虎之門Hills早在2014年完工,更厲害的是最現代化規格的虎之門之丘。

日本在泡沫經濟後,房價崩跌,東京車站、丸之內都更,2002年率先完成的丸之內大樓。這棟舊大樓是1923年建造,新大樓變成一個多功能營業處所,區內有明治生命館、丸之內My Plaza,以及再生的東京車站串起日本東京車站新樞紐。

接著有日本橋地區再生計畫,東京環2線、新橋、虎之門再開發計畫,及八重洲口再更新計畫。日本透過大手筆都更加速都市現代化,也把日本東京周邊的土地作更有效率的使用。台灣的都更,如果拿日本來當範例,大家一定可以感受到都更的迫切性。假如拿東京車站丸之內的案子來看台北原來的雙子星大樓,就可以知道台灣都更進度緩慢,已形成都市發展之癌。(延伸閱讀:林口第一槍!富創得科技董把危老案變身科技廠 迎來廠辦市場大商機

過去30年,大家都在怨嘆台灣經濟不好,主要原因是台灣資金、人才外流,中國大陸像一塊磁鐵,把台灣的人流、金流吸走;現在台商回流已形成大局,正是重建台灣最好的時機。集合台商回流的力量,大家共同創建台灣都更的新世界。每一次我遇到6都的首長,我都會告訴他們,一定要努力讓城市變得更美麗。例如,行駛在台北市,你會發現從松山機場直行的敦化南北路,到仁愛路兩側的老樟樹,已形成一幅美麗的圖畫,也許勉強可以加上中山北路。但是台北市的林蔭大道,過去多年因為修築捷運,兩旁路樹早被移除,現在種下新樹緩不濟急,行道路上綠樹遮蔭的景象已成往日記憶。

台灣經過失落的30年,今年大家看到台灣的經濟表現已躍升為4小龍之首,台灣股市也突破高懸了30年的天價,來到13000點的歷史新紀錄。這次疫情中,台灣的表現出類拔萃,從國家治理到城市治理,我覺得這是重建美麗新台灣最好的機會。把都市更新放在最核心的位置,加速都市老舊房屋的重建,各縣市政府努力發展觀光,把軟硬體建設結合,讓遊客可以在觀光景點流連忘返、一來再來;還有道路上多出現一些綠蔭,那麼,經歷一場疫情洗禮,大家會發現台灣會是最適合華人移居的寶地,這也是台灣未來另一個新定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