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最有格局的政治家 多面李登輝,一部台灣民主衝撞史

2020-08-07
作者: 郭瓊俐

▲2017年10月16日,前總統李登輝接受 《財訊》專訪,講述他對中政策形成的心路歷程。(圖/陳俊松攝)

前總統李登輝7月30日晚間辭世,享年98歲。一代巨人殞落,舉國哀悼,蔡英文總統以「國家的莫大損失」,表達最深的哀悼與不捨;副總統賴清德表示「失去一位亦師亦友的溫暖長者」,強調李登輝留給我們的民主精神會永遠長存。總統府宣布成立國喪委員會,將以最高規格舉辦治喪典禮。

除了國內政治人物悼念,國際政壇與外媒也高度重視李前總統辭世。美國國務院以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之名,發表正式哀悼聲明,文中以「前台灣總統」稱呼李登輝;和李登輝有深厚私誼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在首相官邸前發表談話,表示「悲痛至極」。

相對於執政的民進黨對李登輝的高度尊崇與哀悼之意,國民黨對這位前黨主席、以國民黨籍身分擔任12年總統的李登輝,反應相對冷淡。國民黨主席江啟臣表示李登輝「功過交由歷史評價」,而曾任李登輝時期的副總統連戰,則表達「遺憾不捨」,同樣表示「功過是非留給世人論斷」。(延伸閱讀:【紀念圖輯】台灣第一位民選總統 他是「民主先生」李登輝

民主轉型借力使力 膽識過人推動台灣寧靜革命

由國、民兩黨表現出的冷淡與真情,恰可看出李登輝一路的政治思維與言行轉折。他身為國民黨員,被前總統蔣經國刻意栽培並指定為接班人,歷經黨內宮廷鬥爭與驚濤駭浪,權力穩固後,才結合當時在野的民進黨力量,著手政治改革。他任內推動6次修憲,把政治權利與言論自由還給人民,讓台灣走向民主,但也留下總統制、內閣制不明的政治體制,以及縱容地方派系與黑金結合的後遺症。卸任總統後,李登輝逐步走向激進台獨路線,成為獨派人士的精神領袖,也和國民黨形同陌路。

民進黨前主席、亞太和平基金會董事長許信良表示,李登輝對台灣民主和平轉型有功,兩岸政策則是「功過難論」,至於李登輝卸任總統後的激進台獨主張,他個人認為是不負責任的。

許信良指出,台灣從威權走到民主體制,李登輝有其貢獻,如果是別人當總統,台灣民主不會那麼和平順利轉型,這跟李的膽識有關。李登輝有「識」,是因為清楚知道台灣在他手上必須轉型,有「膽」是因為以當時的處境艱難,他還是有謀略去進行民主轉型,而且充分借用當時民進黨反對運動的力量,完成政治改革的目標。

時任民進黨主席、和李登輝推動1997年修憲成功的許信良指出,當時取消閣揆同意權、凍省、廢除國民大會等重要修憲案,意義重大,尤其凍省對往後的台灣民主之路影響很大,如果那時省長宋楚瑜沒有被壓下來,國民黨由他接班的話,國民黨傳統勢力會再集結,這也是李登輝充分利用民進黨的力量,達成民主和平順利轉型的具體例證。(延伸閱讀:李前總統逝世》許信良:李登輝推動台灣民主有功 晚期激進台獨路線不負責任

▲李登輝繼任總統之初,面臨國民黨黨內保守勢力反撲,處境相當艱難。(圖/攝影組)

最有格局的政治家 兩岸政策功過則有不同評價

至於李登輝總統任內提出兩岸關係的「戒急用忍」政策,以及後來的「特殊國與國關係」(兩國論),許信良說,這些政策是好是壞,「功過尚難定論」,兩國論讓兩岸關係一直到現在都很緊張,但兩岸關係的發展,到最後是什麼結局,目前還不知道。

許信良指出,李登輝卸任之後,積極主張制憲正名,走激進的台獨路線,這是不負責任,「你明知做不到,卻積極推動這樣的主張,就是不負責任。」他說,李登輝不斷批評陳水扁政府在制憲正名上的軟弱,陳水扁曾經反擊:你當了12年的總統都做不到,怎麼要求我做到?

對於李登輝卸任後為何走激進台獨路線,許信良說,動機難論,他個人認為是李登輝有意替自己在歷史定位,想成為台獨教父。

有「台獨理論大師」之稱的林濁水,在其著作《歷史劇場》中,深入分析李登輝的性格。他指出,作為一個台灣幾10年來最有格局的政治家,李登輝的精神世界交織著浪漫主義和現實主義,而且兩者都異常強烈。

這種浪漫和現實的交戰,典型表現是青年李登輝在浪漫的正義召喚下,加入了「現實主義」的共產黨,但是卻看穿了當時共產黨許多所謂革命手段的「不現實」而淡出;然而左翼主張的分配正義,仍一直在李的內在世界價值中盤據不去,李的博士論文就是探討:權力怎樣透過政策工具,讓工商部門剝削農民。

但是,經常是現實主義的李登輝,終究是壓倒浪漫的李登輝,這讓他成為了不起的改革家,卻從來不可能是革命家,他的改革甚至都是在現實條件證明安全後才進行的。林濁水舉例,228和平公義運動、廢除海外黑名單、廢除《刑法》100條運動等,李登輝都是等到壓不下去時,才回頭支持。

林濁水分析,李登輝常用哥德名著《浮士德》自況心境,浮士德的主角既有神聖的情操,又跟魔鬼做生意,「這實在太像李登輝了!」李是一位左翼農業經濟學家,執政之後,卻對因受苦而上街頭的520農民運動,以武力驅散且大規模逮捕判刑,這一件事或許能想像,對李登輝深不可測的內心有多麼大的衝擊。無論如何,李所領導的政府,對農民運動提出的7項要求,在第2年完成了3項,包括肥料降價、稻穀價格提高、農地釋出,之後農民也有了農保。

林濁水在書中寫道,李登輝為了鞏固政權,引進國民黨地方派系進入中央權力之爭,並以分配一些地方型「法律邊緣」的利益和特許行業作為酬庸,開啟之後的地方黑金勢力,也傷害蔣經國把利益集團擋在廟堂外的價值觀,這是和魔鬼的交易。多年衍生而來的基層金融風暴,當陳水扁政府要整頓農會金融時,李登輝又力挺危害農民、掏空公款的農會幹部,這也是和魔鬼打交道的極端現實主義的一面。(延伸閱讀:一位日本記者近身側寫》李登輝一生懸念為台灣 還留下什麼遺憾?

▲2012年總統大選,李登輝為蔡英文站台, 兩人情同父女的畫面深植人心。(圖/潘重安攝)

晚年浪漫情懷發酵 有別當權期與魔鬼打交道

過去的李登輝經常是現實主義壓倒浪慢情懷,林濁水分析,在李登輝晚年又看到他過度的浪漫主義,例如李認為採「制憲正名」的冒進路線,台獨才會成功,後來又警覺擁抱右翼民族主義價值的「台灣團結聯盟」(簡稱台聯),其冒進路線不可取,強力想將台聯帶到中間偏左的立場,這個大迴轉卻加速了台聯的泡沫化。

林濁水接受本刊訪問時指出,經過10幾年後,他對李登輝這種觀察更加確定,台灣的政治人物中,只有李登輝有和魔鬼打交道的能力;和魔鬼打交道的人,最後不是被打敗,就是被魔鬼拎著走,「但李登輝可以和魔鬼打交道,這個不簡單。」民進黨當年創黨的人,都有很強的浪漫性格,但李登輝是現實主義又帶有理想性,所以在那個風聲鶴唳的時代,一定躲起來跟魔鬼在一起,等危險過了,他又想有一番作為,就會跑出來做一點事。

林濁水說,李登輝被稱讚的每件事,都不是他努力得來的,民進黨發動國會改選等抗爭,李登輝都下令鎮壓,但等到鎮壓不住、氣候夠了,李就順勢開放,就得到「民主先生」的美名。

▲2010年,在野的民進黨舉辦反ECFA大遊行,88歲的李登輝也應邀參加。(圖/攝影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