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一位日本記者近身側寫》李登輝一生懸命為台灣 還留下什麼遺憾?

2020-08-06
作者: 文/河崎真澄、翻譯/孫蓉萍

▲李登輝前總統認為日本還保存著傳統的優點,未來仍大有可為。(圖/達志)

編按:現任《產經新聞》論述委員兼編輯委員的河崎真澄,2002年9月開始擔任台北分社長3年6個月,多次獨家專訪前總統李登輝;2008年12月起9年半,在中國擔任上海分社長;李登輝訪日時也5次隨行,他應該是最近距離觀察李登輝的外國記者之一。《財訊》雙週刊特別請河崎真澄撰文,以了解日本記者從哪些角度來分析李登輝。

對於前總統李登輝的辭世,我由衷地表達哀悼之意。2019年4月到2020年2月,我在《產經新聞》連載《李登輝祕錄》,這對我的記者生涯來說,是最高的榮譽。文章聚焦於總統在任時期的「寧靜民主革命」以及「台日關係」上,從中可以歸納出李登輝對台灣的3大貢獻。

第一是使台灣得以「擺脫中華思想的詛咒和皇帝政治的延伸」。1988年1月,台灣出生的李登輝由副總統繼任為總統,從內部改革了中國國民黨政權。他修改《憲法》,1996年3月,實施台灣史上首次由選舉權人直接投票的總統大選。

美國《新聞週刊》1996年的封面是李登輝在總統大選中獲得壓倒性勝利的笑容,並稱他為「民主先生」。李登輝沒用1顆子彈就徹底改變政權的作法,被稱為「寧靜革命」;在日本被稱為「哲人政治家」。(延伸閱讀:想到貧富差距不斷擴大「眼淚都快掉出來」 李登輝:重振台灣經濟唯有靠「這個」

擺脫皇帝政治思維 日方眼中的「哲人政治家」

李登輝認為1996年的選舉是「讓台灣從中華思想的詛咒中解放、並正式開始推展民主的歷史轉捩點」。李登輝說,戰後籠罩著台灣的獨裁統治,結果也不外乎是中國數千年歷史上,王朝不斷更迭的「皇帝政治」的延伸。他認為,若台灣把中華皇帝視為全世界的中心、所有權力都集中在皇帝的手上,也就是被「中華思想的詛咒」困住,就無法期待現代化或民主化。

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在還在詛咒之中。中國方面主張統一台灣是長久以來的心願、是核心,它的根據似乎不是《國際法》,而是中華思想。在歷史上處於中華文化圈的台灣,李登輝首度破殼而出,贏得了民主化。而且這是讓市民渴望民主化、主導民意的結果;這是全球華人社會中,史上首次擺脫了「皇帝政治」。

李登輝在日本統治時代的1923年,在台北接受高等教養教育,就讀日本京都帝國大學、國立台灣大學、在美國康乃爾大學取得農業經濟學博士,期間磨練出他的國際觀,加上受洗為基督徒,讓他擁有不受中華思想詛咒約束、能理性判斷局勢並身體力行的來源。

李登輝的第2大貢獻,就是「對於台灣年輕人渴望民主化,表示敬意和尊重」,他重視台灣年輕人「為國家著想的心」和「追求民主化的氣魄」。1990年3月,台灣的大學生強烈反對國民黨掌控國民大會的「萬年國代」和「萬年立委」,數萬人集結在台北市中正紀念堂廣場前抗議,被稱為「野百合學生運動」,當時李登輝說:「這正是學生的民主化要求」。

李登輝嚴令當時內政部長許水德,「警察隊嚴格戒備,絕對不能鎮壓示威學生、讓他們受傷」。看到現在的香港情勢,光是回顧這一點,我們就可以知道李登輝是多麼先進的民主領導者。

第3大貢獻表現在加深台灣與日本的關係方面,「歷史教科書《認識台灣》讓台灣年輕人的對日意識得以公平化」。李登輝認為,國民黨政府時代持續很久的「反日教育」,對台灣的安全保障和經濟發展都沒好處。當時他一定覺得,台灣和同為民主主義國家、價值觀相同的鄰國日本成為「夥伴」,反而是上策。

1996年由李登輝推動、1997年開始在國中使用的教科書《認識台灣》中,大篇幅並且客觀地記載了日本統治時代的功績,包括教育制度、水庫和水利事業或鐵道建設等基礎建設的整建、農業改革等經濟發展,重新評價了歷史。這是台灣所有國中一年級的必修科目。(延伸閱讀:李登輝X吳念真獨家對談》那一天,打開李登輝的書房⋯

連結台日感情 讓台灣年輕人公平評價日本

教育改革帶來的是,對日本能公平看待。像李登輝這些在日本統治時代接受教育的世代,以及1980年代後出生的多數台灣年輕人,多半對日本的親切感多於反感。台灣的年輕人也會和中國比較,培養出能從公平觀點評價日本的能力。

日本和台灣之間的信賴感和人員往來大幅成長,互相成為不可或缺的存在,這也可以說是李登輝的功勞。相較於反日教育從1990年代開始加速、因情感因素而批評日本的中國和南韓,冷靜的台灣有公平的觀點,明確的差異就在這裡。

有鑑於李登輝這樣重要的功績,日本人和日本政府原本應該表示最大的謝意。可是擔心北京反彈的日本政府,不但沒有褒揚李登輝,外務省還一度拒絕李登輝訪日,做出有損李登輝或台灣尊嚴的行為,日本的確有一些親中派的人。國際政治的現實很嚴峻,但身為一個日本人,我覺得非常遺憾。

李登輝以一個台灣人為「公」奉獻一生,誠心誠意追求民主主義的認真態度;加上他胸懷因信念支撐的理想,並且有強韌的行動力,握手時又可以從他柔軟的手感受到溫暖,我自己認為是「理想的父親樣貌」。

2019年12月24日傍晚,我到李登輝位於台北郊區的住家拜訪他,這是大約1年3個月來第一次。耶誕節做家庭禮拜前的空檔,我對心情放鬆的李登輝說:「台灣民主化進步很多了吧。」因為2020年1月11日就要舉行總統大選。(延伸閱讀:【紀念圖輯】台灣第一位民選總統 他是「民主先生」李登輝

▲《產經新聞》論述委員河崎真澄(右)對李登輝前總統夫婦,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樣仰慕。(圖/河崎真澄提供)

李登輝一生懸念 思考讓台灣成為正常國家

可是李登輝回答說:「還沒還沒,台灣還有問題要解決。」他用日語說「還沒還沒」,指的是什麼?他沒有說得很詳細,可是李登輝一直投注心力,思考「如何讓台灣成為正常的國家」。

不只是確立選舉制度,他還致力於民主社會成熟,並思考如何讓國際社會認識「台灣」的存在,例如正式加盟聯合國等。我想他的未竟之功「還有」很多。而且滿面笑容的李登輝似乎想說,自己要做的事「還有」很多。這讓我聯想到孫中山的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之後的2020年1月總統大選中,蔡英文連任成功,她是李登輝擔任總統時發掘的政治學者,李登輝傳授她帝王學,培養她成為政治家。李登輝說自己是「蔣經國學校畢業生」,其實我認為蔡英文是「李登輝學校的學生」。他們的政治形態很不一樣,不過從蔡英文當選後到李登輝家中報告,就可以看出她尊敬李登輝為她的「老師」。

事實上我認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是「李登輝學校的學生」。因為安倍晉三打從心裡崇拜李登輝的政策、哲學和這個人,一直思考如何把這套「政治的藝術」應用在日本的政治上。以後如果有機會,我另文撰述。(延伸閱讀:前總統李登輝逝世》林濁水:現實主義又帶有理想性 他是唯一能和魔鬼打交道的政治人物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