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索貝克

索貝克為財經作家、證券金融業工作者,投資中港股市多年。

索貝克:透視港元、A股偷天換日大交易

2020-08-11
作者: 索貝克

▲(圖/達志)

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與中國在各個層面的衝突愈演愈烈,夾著中間的匯豐控股最尷尬,它是英國最大銀行,在英國與香港上市,同時又是香港三家發鈔銀行之一,此時的香港正要被美國撤銷優惠待遇;7月初,英國外相譴責匯豐與英國的國家立場相違背,接著是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網,痛罵匯豐陷害華為財務長在加拿大被逮捕。

如果你是匯豐的高層,碰到兩邊都可能要你死的局面,你該如何處理?目前匯豐股價在倫敦跌破2008年的低點,在香港也準備破底,G2棒打匯豐的壓力顯然比當年的次貸危機更大。(延伸閱讀:索貝克:香港資金流動的日子倒數 投資人留意全球資產重新配置風險

匯豐難為 成港股上檔壓力

匯豐目前不只打算支持香港國安法,還打算兩件事:擴大在中國的財富管理業務以及籌備在中國的壽險業務;第二,準備研究出售匯豐在歐美的業務。

簡單說,以蘇格蘭人為主的匯豐高級管理層,可能準備成為一個更集中以香港(H)和上海(S)為主要業務基地的亞洲銀行,必要時它也許會選中國這一邊;以2019年的年報看,亞洲賺184.68億美元,歐洲加北美賠38.86億,拉美加中東賺27.27億美元,剩下的是商譽減值,合計133.47億美元的淨利。

以2019年的財報觀察,匯豐控股在中國持有交通銀行(3328 HK)19.03%,是交通銀行的第二大股東,在香港有恆生銀行(0011 HK)62.14%的持股,兩者在2019年為匯豐貢獻了33.82億美元的股息,剛好是匯豐去年淨利潤的4分之1。

匯豐本身的財報並沒有顯示單一國家或區域的獲利狀態,但是香港加中國的客戶存款占總存款的4成,我們可以合理估計中國加香港占匯豐的獲利比重可能很接近6成,合計各家子公司的業務規模,說它是中國第5大行並不為過。

但是做為一家西方銀行,配合美國制裁中國官員以及相關中國企業,卻又不得不然。香港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在匯豐的戶口已經被迫關閉,中國政府打算忍受這樣的匯豐多久?

預計9月初,美國全面制裁的名單會送上美國議會,雞蛋都壓在中國籃子的匯豐銀行,未來要怎麼應對,可能都有後遺症。

其實,匯豐今日的困局在1949年也遇過,當年在上海浦西外灘的總行,後來被沒收後成為浦發銀行的廳舍,但是當年香港沒事,留下日後改革開放後班師回滬的半條命。

以目前的狀態觀察,表面等距實質偏中的現狀,9月以後勢必面對美國的強力挑戰,未來的匯豐銀行從關幾個戶頭,到關幾個業務,或者關幾個市場都有可能,連同渣打銀行以及其他香港的銀行,它們的股價可能都遠遠沒有見底,影響所及,恆生指數的上檔空間也將因此被嚴重壓縮。(延伸閱讀:吳嘉隆:川普對中國敢來真的嗎?

外資借道香港 逆勢買A股

農曆7月鬼門還沒有開,另外一個值得探討的是滬港通與深港通的北上買A股的資金,他們看起來源源不絕,但是錢到底從哪裡來?

根據ETF.com的報導,2020年6月份iShares中國大型股ETF (FXI)被贖回了1.06億美元;Bloomberg在7月27日也報導,中國相關的ETF從7月第2周起,連續3周有超過兩億美元的申購,在此之前的6月是出現贖回的。

這兩則報導顯示的趨勢是一樣的,真正的境外投資人對於中國A股的操作,其實是賣6月買7月。

但是,東方財富網顯示的北上資金買賣的方向,則完全與國外ETF申購贖回的趨勢相反,5月25日至7月9日,中間只有4天小額賣超,其他都是大額買超,7月第二週以後,一直到月底,北上資金大部分是賣超,只有4天是買入,考慮到上證指數於6月29日向上突破大漲,7月13日見今年高點,這些北上流入的境外資金,顯然比海外ETF買賣的時間點,更為精準凶狠,操作非常刻意。

第二要看港元匯率,4月27日以後,一直要到6月5日,才又見到金管局出手干預港元匯率,賣港元買美元,以此使港元匯率維持在7.75兌一美元的強方保證匯率之下,從6月5日到7月10日,香港金管局總共出手23次,買了110.43億美元,為香港銀行體系注入了855.94億港元。

這與市場認知資金流出的狀態相違背。在此同時,5月28日中國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6月30日人大常委會通過後生效,美國的《香港自治法案》則是在7月3日生效,7月6日人民幣從7.06兌1美元急拉至7.03兌1美元,雙方還在6月17日於夏威夷有一場祕密會議。

有趣的是,整個市場都知道香港在6月資金外流極其嚴重。同時間香港金管局接盤的大額神祕的資金,以及大量買進A股的外資究竟哪裡來的?附帶提醒一下,今年3月與4月,中國各賣了107億美元及88億美元的美債。

第三個線索是,中國負責管理全球資產的中國投資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 CIC),目前資金管理規模9410億美元,今年上半年走了3位重要管理人員,他們分別是多資產投資團隊與大型股投資團隊的負責人,以及另外一位投資部門的董事總經理。5個主要的投資部門主管走了3個,混過金融界的都知道,這不正常。

至此,猜測的圖像可能是,為了穩定香港的現金流,出掉海外已經獲利的資產,並以出口轉內銷的方式回頭買A股,為香港提供美元來源拉抬港幣,也穩住A股的股價,順便達到香港與中國的外匯存底重複計算的效果,並藉此穩住人民幣的匯率,一石五鳥,確實是高招。

這其中的風險是不可以有任何一個環節出錯,有點風險概念的職業基金經理人,面對不是應該自己負責的投資標的,只能先走為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