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新冷戰的科技壕溝!黃哲斌:5G分裂兩大陣營,台灣的機會與挑戰?

2020-08-05
作者: 黃哲斌

▲(圖/Pexels)

最近,兩則科技與政治交會的熱門新聞:1、美國眾議院反壟斷小組舉行聽證會,傳喚臉書、谷歌、蘋果、亞馬遜等老闆作證,調查他們是否壟斷市場,這是科技業「4大武林門派」首度同時應訊。2、美國公布「5G乾淨網路名單」,台灣5家電信公司全上榜,起因在於,國務卿蓬佩奧要求外交單位的進出網路,必須完全排除中國因素。(延伸閱讀:【今日必讀】白宮顧問:期望TikTok脫離中國,成為一家真正的美國公司

從軟體到硬體 將面對更多約束

這兩起事件,拆開來看都意義重大,兩者合併,更清楚指向一個舊時代的終結,一個新時代的翻轉─過去數10年,全球科技圈有如西部拓荒的法外之地,冒險者與野心家的戰場樂園;未來,從軟體服務到硬體製造,將會面對更多法令管制、更多商業規約、更多國際政治的權力角逐。

2016年10月,時任國會資深分析員的麥特.史托勒,在《大西洋》雜誌發表一篇爆炸性文章,闡述水門事件不久後,一群年輕民主黨議員趁勢進入國會,宣稱將創建「新政治」,他們積極投入種族、性別、環境等議題,卻忽略了企業壟斷與社會公平。

這些被稱為「水門世代」的議員,刻意排擠資深同僚,那些老議員經歷1930年代的大蕭條時代,深知企業壟斷的危險,一直嚴格限制金融業聯合擴張。然而,政治世代交替下,金融管制的閘門被打開,華爾街如入無人之地,直接造成2008年金融危機,加上貧富階級急遽擴大,助長民粹風氣興起。史托勒認為,這正是民主黨衰敗的主因。

他的文章在自由派媒體刊出,引發爭議討論;兩個月後,川普擊敗希拉蕊,更讓史托勒的論點連炒兩番。無論是否同意他的觀點,民主黨捨棄「政府適當管制,維持市場公平競爭」的傳統立場,柯林頓及希拉蕊過度傾向金融業,確實是敗選原因之一。

同樣問題,反映在科技業身上,1990年代以來,正是網路、通訊、手機等產業飛躍成長的年代,美國政壇對矽谷高度友善,幾近放任;尤其在微軟反壟斷一案之後,科技業很少碰到大麻煩。

歐巴馬總統任期最是如此,他的勝選與社群網路息息相關,矽谷頭人常是座上嘉賓,加上科技樂觀主義彌漫,在他任內,臉書完成Instagram、WhatsApp等重大爭議併購案。事後分析,除了臉書未誠實揭露,政府審查機關也被質疑失職。

國內如此,面對中國科技業以市場封鎖、政府補貼、竊取技術、侵犯著作權,美國政府過去往往以軟性呼籲、無效談判為手段,任由騰訊、阿里巴巴在中國境內獨大,在美股上市,再挾其市場資金,大舉收購美國電影、音樂、遊戲等文娛產業,作為滲透宣傳的一環。

硬體方面,中國政府扶植華為、中興等通訊業,低價搶進歐美各國,趁勢建立政治灘頭堡;更讓人警惕的是,由於美方消極不作為,放任中國主導5G產業標準,即將取代美國主導的4G。換言之,5G一旦普及,中國將擁有全球資通訊產業的領頭優勢。

在此背景下,文章開頭的兩大新聞事件,讓我們目睹一個時代的折返點,美國政治圈終於體認:一個過度放任的科技產業,將對民主機制、社會公平造成嚴重的侵蝕與破壞。

如今,介入管制科技業,幾乎是美國朝野兩黨的共識,眾議院聽證會的盛大場景,就是最好佐證。但是,無論矽谷或華為、抖音,都不會乖乖束手,他們聘用大批政治說客、策動學術圈與媒體圈輿論反制,中國更發動外交戰,全力替華為與抖音護盤。(延伸閱讀:【今日必讀】日經:連鎖效應?東南亞國家加入排除華為設備的行列

美國管制科技業 中國發動外交戰

短期內,我們會看見美國兩黨板塊挪動、政策競合,逐漸形塑未來對科技壟斷的態度,可能透過拆分、限制併購、稅制改革,矯正過去的野蠻生態,甚至針對個別企業,提出修正要求。例如比照澳洲,要求谷歌付費給新聞媒體,並改善搜尋排序與廣告壟斷優勢;或者,強制臉書將演算法及廣告機制透明化;或者,責令亞馬遜改善勞動條件,且不得打壓網路小型商家。

對外,以「5G乾淨網路」為核心,美方不斷展開戰略布局,全面封殺華為。傳出英國將發起「D10」,希望聯合G7加上澳洲、印度、南韓,共同開發另一套5G標準,與華為相抗衡。

這是難以預料的戲劇性轉折,原本宣稱連結全球物聯網的5G,卻可能分裂為兩大陣營,成為新冷戰的科技壕溝。無可諱言,中國現有體制是最大威脅,驚醒了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讓我們邁入科技政治的大翻轉時代;無論是否願意,台灣都必須認真看待此一機會與挑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