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陶冬

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

陶冬:一場百年一遇疫情,激起的疫苗研發競賽...

2020-08-05
作者: 陶冬

▲(圖/Pixabay)

一場百年一遇的疫情,激發起一場史無前例的疫苗研發競賽。科學家們爭分奪秒地進行著科研和試驗,那是捍衛人民生命之戰。國與國之間的疫苗競賽,則已經上升到國力之爭。

新冠疫苗最快10月上市 景氣仍難完全恢復

目前推進的新冠疫苗大致分成5大技術流派:滅活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mRNA疫苗、DNA疫苗和重組蛋白疫苗。最有希望率先推出的有:1、滅活疫苗,中國藥廠領先;2、mRNA疫苗,美國和德國藥廠領先;3、腺病毒疫苗,中國和英國藥廠領先。滅活疫苗的領先者是兩家中國企業,兩款滅活疫苗同時進入了3期臨床試驗,最快10月底可以完成試驗,向政府報批。這類疫苗安全、有效,不過目前公布的資料不完整,對它的有效治癒度還需要觀察。由於是活病毒,此類疫苗的生產環境要求高,週期較長,目前可知中國年產能約3億支,每人注射兩支,也就是1.5億人口可以在未來1年接受疫苗注射。

mRNA是一項全新的技術,迄今沒有成品疫苗。這種疫苗的特點是針對新冠病毒中的刺突蛋白,打入人體後在細胞內直接產生抗原,激發人體的免疫反應,製造抗體。美國和德國公司幾乎同時宣布進入3期試驗,如果一切順利,10月底或11月初向監管當局申請批准藥物上市。產能上,美國和歐洲的企業加在一起,1年產量24億支,每人接種兩支計算,明年底可以有12億人口接種。

第3種流派使用腺病毒作載體,將COVID-19的S蛋白基因整合到腺病毒上,攜帶入人體。此流派的代表是中國軍科院,和牛津大學及他們的合作夥伴。這兩組團隊最快今年底可以推出自己的疫苗。最近一家美國公司推出Ad26腺病毒載體疫苗,採用優化後的S蛋白序列,獲得極佳的免疫反應,預計將在9月開始3期臨床試驗,明年第1季可以獲得批准上市。(延伸閱讀:藥證報喜又加入武漢肺炎「陪跑計畫」 藥華藥讓創投和外資都驚豔

筆者看來,疫苗的研發和推廣,出現了兩個重要的時間點。第1個是今年11月,疫苗研製成功,並得到有關部門批准;第2個大約在明年春夏之交,幾個大國有足夠的人已經產生抗體,政府在開放經濟活動上,可以更積極主動,全球經濟復甦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在此之前,疫情還可能不斷反覆,經濟活動和市場信心也不斷受到衝擊,不確定性依然非常高。經濟衰退是known unknown(已知的未知);疫情則是unknown unknown(未知的未知)。明年中之前,疫情發展撲朔迷離,人流限制措施、經濟活動、對應的財政貨幣政策,都具有重大的不確定性,而且這種不確定性不僅不可控,甚至無法量化風險。明年年中以後,不確定性依然存在,但是隨著社區中群體免疫人數不斷上升,病毒的傳染效率逐漸下降,疫情再次大規模爆發(甚至不受控爆發)的可能性開始明顯降低,人們的消費欲望、企業的投資信心估計會更高。

經濟活動會迅速恢復,但是最終反彈到疫情前7、8成的水準之後就會明顯放緩,畢竟有一大批就業機會會永久性消失,失去工作的人重新找到工作的時間可能要用年來衡量,新工作的工資也會較低。不過經濟復甦的過程,起碼是可以預測、追蹤和政策干預的,整個事情變得可量化了。筆者同時認為,世界範圍內QE(貨幣量化寬鬆)在兩年內不會結束。疫情當頭,央行需要不斷製造流動性來維持經濟的起碼活力,支持政府的特別財政支出,保持市場的信心和相對穩定。我們正在見證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印錢運動,QE規模之大,令2008年金融危機後的QE小巫見大巫。(延伸閱讀:智慧城市》台灣成功防疫的啟示:政府檢視法規的時刻到了

全球印錢速度可能放緩 新活水仍將流入股市

疫苗鋪開後,經濟不景氣仍然存在,但是疫情的不確定性逐漸消失,央行就有時間和空間做一些戰術性調整。明年QE仍會進行,但是印錢速度估計會逐漸放緩,貨幣當局可能開始針對資產價格過度活躍提出警告。同時貨幣政策工具也會得到一些調整,除了擴張央行資產負債表外,更多的另類政策干預(如影響收益曲線、動態設定通膨目標等)可能陸續出台。

儘管如此,筆者相信風險資產價格還有得漲。過去數月股市的上漲,令許多投資者吃驚,投資經驗愈豐富的,愈看不明白美股的上漲原因。經濟基本面和資產價格呈明顯的背馳,但是解開這個謎又不困難,簡單來講,就是太多的流動性追逐有限的資產。經濟狀況很差,就業狀況很差,但是QE卻令資金源源不斷地湧入股市。當疫情的不確定性消解了,資金會更risk on(冒風險),更願意加槓桿。不過在可預見的未來,企業的盈利都有問題,無法跟上資產價格的上漲,於是一有風吹草動,市場便會大幅震盪;不過,當市場情緒穩定,資金還會回到股市,因為太多的錢找不到出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