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好戰態度暴露了本性...經濟學家蘇巴曼尼恩:中國錯過了它的歷史機遇

2020-08-05
作者: 阿文德.蘇巴曼尼恩

▲習近平一連串的戰略失誤,除了引發國際社會的不滿與反制,黨內大老也打算開嗆了。(圖/達志)

直到不久之前,中國愈來愈重視以軟實力搭配它與日俱增的硬實力,試圖成為像美國的霸權。但中國似乎錯過了建立另一種秩序,挑戰甚至取代美國在二戰後建立現行世界經濟秩序的機會。

對中國來說,成功需要的所有要素原本似乎正陸續就位。中國發起「一帶一路」這個跨國基礎建設投資計畫,希望藉此塑造由中國主導的後布雷頓森林世界,一如美國利用馬歇爾計畫,塑造1945年之後的世界秩序那樣。中國也積極推動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並說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IMF的記帳單位 )的一籃子準備貨幣,儘管施行條件其實遠未成熟。

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為中國提供了一個機會,去鞏固它以自身方式重塑世界經濟秩序的策略。中國可以怎麼做,值得我們想想。

首先,作為低收入國家最大的長期債權國,中國原本可以主動單方面宣布,容許所有債務國暫停償債。中國甚至可以更進一步,正如智庫全球發展中心的莫里斯(Scott Morris)及其同事先前指出,中國的放款條件(利率、寬限期、期限),比世界銀行和它旗下提供優惠貸款的國際開發協會的放款條件苛刻得多。中國原本可以直接承諾糾正這問題。(延伸閱讀:習近平真正的對手!揭密川普、蓬佩奧打擊中共的神祕策士

低收入國債務 未施恩暫緩

此外,中國可以向面臨大規模資本外流的開發中國家和其他經濟體提供無條件的短期流動資金(包括人民幣和美元)。西元2000年之後的世界,有著相當諷刺的一件事,就是中國是最有能力提供美元流動資金的國家,因為它擁有逾3兆美元的美元儲備。中國人民銀行可以為所有開發中國家的央行提供換匯額度。

在貿易方面,中國可以向疫情嚴重的窮國開放更多市場,還可以增加生產抗疫基本醫療用品(口罩、病毒檢測用品、防護設備、呼吸機),確保品質,並透過世界衛生組織以優惠價格提供所有國家。

這種慷慨的行動可以證明,中國能夠在美國領導的體制之外,為世界提供另一種選擇。中國也可以藉此洗刷高利貸惡名,同時鞏固一帶一路計畫。而雖然提供短期美元流動資金,可能對人民幣的長遠抱負有衝突,但此舉展現的自我克制,有望增強世人對中國的信心,有利於人民幣的長遠發展。

但在現實中,中國最近的行動已經破壞了它的全球大計。中國政權好戰態度的地理範圍和強度,如今已眾所皆知;它針對的目標愈來愈多,包括新疆、西藏、台灣、香港、印度、南海、菲律賓、澳洲、歐洲、美國和加拿大。此外,有關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中國並未開誠布公,反而說服世界衛生組織縱容它混淆視聽。

令人困惑的是,為什麼中國選擇展現好戰態度,而非寬宏大量(甚至無所作為也比較好)。畢竟中國現行領導人,很可能視美國為衰落中的大國,很快地將自然讓出霸權地位。如果是這樣,中國應該像該國改革之父鄧小平以前所想的那樣,在中國更強大之前,在地緣政治方面保持耐性。根據鄧小平的策略,中國現在應該耐心等待美國衰落下去。(延伸閱讀:中國廠賣不賣?可成洪水樹陷入兩難

地緣政治施壓 隨疫情加強

顯而易見的答案在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他所代表並協助創造的政權。但中國稍早策略的關鍵要素,包括一帶一路計畫,和建立人民幣的準備貨幣地位,都是習近平自己的標誌性作為。那麼,是什麼促成了這種逆轉?

或許中國領導人又從受害者角度看世界。在他們看來,19世紀以來,強大的西方一直壓制著積弱的中國。如今角色易位,中國當局認為是時候糾正歷史上的不義了。隨著習近平咄咄逼人的不安全感,取代了鄧小平冷靜的自信,中國如今非常重視確定國界,和重現「中央王國」的輝煌歲月。

對其他國家來說,更令人擔心的是中國不但尋求歷史正義,還放眼海外。迷信威嚇手段和硬實力是專制壓迫政權的本性。就此而言,習近平只是回歸常態,對內對外皆遵循其偶像毛澤東的格言:「槍桿子出政權」。因此,中國最近的好戰行徑或許不是當局出錯,而是反映力求取代美國的策略。

美國歷史學家塔克曼(Barbara Tuchman)在其著作《八月炮火》(The Guns of August)中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強大的美國成了衰弱的英國的「糧倉、軍火庫和銀行」,令人難忘地捕捉到英美兩國當時,在地緣政治力量上的此消彼長。在冠狀病毒大流行之後,中國原本可以藉由成為世界的開發銀行、中央銀行和醫療用品供應者,針對美國主導的全球秩序做到類似當年美國對英國做的事。

但是,中國選擇了無端的好戰態度而非開明的大度,因此已經浪費了此一歷史機遇,而且可能也暴露了自己的本性。中國似乎認為懦弱的民主國家才重視軟實力。

蠍子就是會螫人,世界必須採取應對措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