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浩瀚陽明山

2020-08-08
作者: 謝金河

▲(圖/取自謝金河臉書)

今天驅車到八煙的綠峰山莊,本想再去探訪八煙野溪溫泉秘境,卻不知不覺走到上磺溪,本想爬冷水大山及大尖後山,最後決定再去爬2月上旬走過的磺溪野溪溫泉秘境,但偏偏又走到磺溪溪谷中,這回決定溯溪往前走。(延伸閱讀:謝金河:終於目睹八煙野溪溫泉秘境

平常假日都在山野間奔馳,這回改走水道,難度更勝一籌,除了攀爬,在石頭上跳來跳去,學問也很大。這回我們沿著溪谷往前走,在許顏橋上來一下,又從日人路打石場再下溪谷,往翠翠谷方向前進。這個難度很高的溪谷,大約一個小時只能走一公里,這條幽靜的溪谷河道,十幾年前,我們一夥人一直前行,到了盡頭翻山而上,沒想到是芒星叢生的山林,我們在山裡亂竄,找了許久才終於見到磺嘴山。我們在磺嘴山尋找回家的路,結果到了下午3時左右才發現是最近立委涉案的富貴山墓園,才知道這裡是天籟,我們歷經7、8個小時才走到天籟!(延伸閱讀:謝金河:汗流浹背,淋漓盡致!

▲(圖/取自謝金河臉書)

我是陽明山的識途老馬,自忖陽明山大大小小山徑都走過。但是陽明山的博大精深,愛山的人都難以體會,這些年經常有人在陽明山迷路,深陷山區。我爬過大尖後山兩次,每次都差點找不到路回來,因為芒草遮蔽來的路,山徑也沒有綁帶子,如果是下午上山,心中一定充滿恐懼。

今天我們浪漫溪谷行,從溪谷看著遠山,還有溪谷中的美景,看到像溫泉般的水池,我們乾脆跳下去泡泡水。每週的爬山改成涉水,這回也不敢再翻越山林,原路折返,結果4個小時才走一萬步!

▲(圖/取自謝金河臉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