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一顆可能治療武漢肺炎、一顆被輝瑞相中 生華科靠二顆藥打進國際杯

2020-08-03
作者: 劉軒彤

▲生華科總經理宋台生相當看重新藥研發的細節,認為這是成功關鍵。(圖/彭世杰攝)

新藥股大部分時間都是寂寞的,如果公司不主動說點什麼,單憑臨床研發進度,一年的新聞,手指頭都數得出來。沒有新聞性,就很難引發資本市場的熱情。

生華科就是這樣的公司,做的是新藥市場難度最高的「first in class市場首見」新藥,因為是首見,沒有前例可循,只能一步一腳印用科學驗證。「第一,你要驗證標靶對不對;第二,要研究,做臨床就會比較慢。催我也沒用,要做對的事情、還要做對,哪有什麼叫作投資人覺得我們進度太慢了?」生華科創辦人之一、同時也是總經理的宋台生博士很清楚投資人要什麼;但是對不起,沒有重大科學證據前什麼也不好說,結果就是生華科2017年掛牌後就進入新藥股最寂寞的那一群。

直到最近這一波台灣新藥股的爆發,生華科也跟著活過來。但是活過來的過程與同業迥異,所有的科學證據,沒有一個是生華科自己說的,都是從國外研究機構及大藥廠流傳回台灣。(延伸閱讀:拚抗疫,生華科/健亞既有藥物爭出線

期刊指名 從國外紅回台灣

生華科一共也只有兩顆研發中的市場首見新藥,一個是蛋白激酶CK2抑制劑Silmitasertib,一個是Pidnarulex,屬於新一代DNA損傷反應修復機制的小分子標靶藥物。兩顆藥,今年不約而同在國際市場大放異采。

第一顆藥的國際知名度觸發點,是COVID-19(武漢肺炎)病毒。為了解決COVID-19肆虐,全世界知名研究機構積極利用大數據,從已上市、或已進入臨床試驗的藥物中篩選,希望能快點找到可能有效抑制病毒的藥物。

最早一個是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發表的報告,從332個藥物中篩選出69個可能有效的藥物,其中一個就是生華科的Silmitasertib,這篇報告出爐後,Silmitasertib這個艱澀的字眼,瞬間成了谷歌熱搜。「我們跟教授本來不認識,現在聯絡得很勤快」,宋博士這麼說著。

國際人脈又打開一步,但這只是開始。4月美國猶他州立大學又篩選1760個藥物,生華科這顆藥再度脫穎而出。

但是更大一條新聞還在後頭,6月權威期刊《Cell》刊出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團隊引領的80人跨國團隊報告,科學家認為有5個藥物優於目前當紅的瑞德西韋,生華科的Silmitasertib是其一。

據說,生華科美國分公司的電話最近被醫院打爆,很多國外藥廠或機構也對這家來自台灣名不見經傳的公司感到好奇。

不過,資本市場對於這類COVID-19治療藥物的新聞,許多人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總覺得這麼重要的藥物,輪得到台灣小公司?

「Silmitasertib是一種蛋白激酶CK2抑制劑,CK2可以說是COVID-19的阿基里斯腱(弱點之意),控制CK2就能控制病毒。這個機制跟傳統思維不同,傳統思維是控制病毒,但是生華科的新藥是調控被感染者細胞中的CK2活性,來間接控制病毒。」宋台生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說明。(延伸閱讀:浩鼎、基亞之後... 這一次生技狂潮是新泡沫還是真王牌?

治療攝護腺癌 被大廠欽點

這種新機制有個好處,控制的是感染者的細胞,而非病毒,「我們看到的不是現在,而是未來,人類必須為其他浩劫做準備,病毒會變,但是如果從感染者的細胞機制去控制病毒,下次若再碰到不同病毒就有更好的處理方法。」

全世界這種機制的藥物,目前只有生華科已經進到人體臨床二期,甚至已經建立2000個化合物的數據庫,這顆藥能不能成為救星,還須驗證,但是有機會在全世界都願意給資源的情況下,讓自己旗下的藥物能進行更多試驗,獲得更多國際曝光度與經驗,才是一大利基。

Silmitasertib的新聞餘溫還沒散去,生華科另一顆藥Pidnarulex馬上又被國際大藥廠輝瑞看中,7月20日確定通過評選,獲得輝瑞和美國攝護腺癌基金會共同贊助臨床經費,將與輝瑞已上市的PARP抑制劑合併用藥治療攝護腺癌,預計今年第三季由生華科的合作夥伴PMCC執行第一期人體臨床。

國際大藥廠出資,生華科只須提供臨床試驗需要的用藥,就能多一種適應症的臨床驗證資訊,這等好事在台灣新藥公司中並不多見。但是生華科似乎在這方面特別有機運,Silmitasertib正進行的兒童腦瘤臨床一/二期試驗,也是由美國國衛院旗下癌症研究中心贊助經費300萬美元。

公司突然被大量關注,連投信法人的態度都改變,宋台生說起自己的心路歷程,「6年前沒人認為CK2可以做藥,很多人批評我們,市場上也沒人做,現在可能很多人想嘗試了,但我們已經走到這裡。做市場首見新藥太苦太難了!要找到對的生物標記很不容易,在台灣,希望大家珍惜我們。」(延伸閱讀:國鼎新藥傳捷報 通過美FDA核准新冠肺炎二期臨床試驗

投身新藥研發 老總感慨深

宋台生曾經是台灣第一代生技創投專家,看過太多個案,他語重心長地說,「做臨床試驗與規畫,細節很重要,很多不是藥有問題,而是死在細節。做新藥一切都是科學,要對科學如何一步步做研究很清楚,然後往前走,而非為了滿足市場而做一堆臨床。過去為何有些公司會墜落?深層的意思就是沒有把科學做好。」

這段話,展現了宋台生經營公司的態度與謹慎個性。目前生華科的兩顆新藥,都主攻癌症這個大市場,走多適應症的應用,現在也進入二期臨床,相較於2012年成立之初,手上連藥在哪都不知道,已經有很大進展了。前路還長,法人看中生華科扎實的科學基礎獲得國際機構與藥廠背書,知名度躥升,認為未來或許有授權、國際大廠合作等好事發生,但宋台生只想說:「冥冥中,老天待我不薄。我專注把事情做好,我覺得做對的事情,時候到就對了,也不想給大家過多期望,70歲了,我還要臉,我盡我能力去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