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疫情後的四大國際新秩序 連張忠謀也關心

2020-07-30
作者: 林宏達

▲7月3日,前國發會主委陳添枝(左一),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長余範英(左二),中研院院士朱雲漢(左三),台積電創辦人 張忠謀(右三),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右二),前財政部長許嘉棟(右一)在論壇開始前合影。(圖/林宏達攝)

今年上半年,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深居簡出;不過,7月3日下午,他卻出現在台大社科院。「這一次,是他自己看到題目,主動報名參加的,」知情人士透露,他參加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舉辦的研討會,主題是「逆全球化下大國對峙,台灣的角色與定位」。

整場活動,張忠謀惜字如金,主辦單位問他要不要提問,張忠謀只說:「今天是來聽的。」

這場論壇討論的題目確實影響深遠,與會專家點出多項關鍵:首先,「全球化的前提,是接受全球貿易,自由開放,接受國際多邊的經濟規則,現在,它的社會基礎已經動搖。」中研院院士朱雲漢說,這幾年變動不斷,美國等國家國內政治的變化,才是這些「異常」背後的根源。(延伸閱讀:謝金河:台灣邁向高附加價值科技島

變化1:地球不再是平的 中國早已改變加工出口模式

「過去很長時間,歐美國家政黨不管左翼、右翼執政,都接受對外開放,認為自由貿易有利於國家經濟,共識非常牢固」,朱雲漢指出,「為什麼這個時候,歐美國家出現反全球化?」現在不管是左翼的反全球化,或右翼的脫歐、排外主義,變成不管哪一種政治立場,都有反對全球化的聲音,「這叫物極必反。」

他解釋,過去的政治人物認為,只要減少對經商的限制,就能促進經濟發展,但當產業外移到其他國家,產業鏈迅速的重組,帶來的貧富不均,「這些風險誰來承擔?是一般的勞工,一般的中產階級。」朱雲漢認為,在原本開放的前提下,許多國家的財政基礎不斷流失,卻要承擔全球化帶來的失業、移民問題,「結果就是社會反撲,選出民粹型的人物,帶來政治上前所未有的震盪。」

國發會前主委陳添枝也拿出數據證明,全球貿易的成長力道愈來愈弱。他指出,1988年到2008年之間,「全球貿易量的成長速度,是全球GDP(國內生產毛額)速度的2倍。」這期間,全球貿易量以每年6%速度成長,全球GDP以每年3%速度成長。

但是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全球貿易量的成長像是換了一個檔」,全球貿易量的成長率降到3%,跟全球GDP成長數字一致,他預估,今年之後,全球貿易量的成長速度,還會再放緩。

▲朱雲漢(左一)、陳添枝(中)、許嘉棟(右)三人,分別從政治、貿易和財政貨幣領域,剖析當前變局。(圖/林宏達攝)

陳添枝認為,2008年之後全球貿易放緩,中國是關鍵角色,「中國加入全球化到2008年,這個進程就算結束。不代表中國已經完全融入這個世界,而是中國想要融入的部分已經完全融入了,要它再進一步往前走,中國不願意了。」

陳添枝再拿出數字證明,2006年,中國進出口占GDP的比重,高達36%,但2018年,中國進出口貿易占GDP的比重,只剩下19%,「中國是有系統地減少對外的依賴,有系統地做進口替代,改變加工出口的經濟模式。」

從這個背景,全球貿易的規則將會改變,朱雲漢舉例,WTO(世界貿易組織)祕書長今年8月將卸任,其實他的任期還有1年多,為什麼,因為美國在川普上台後,完全忽視WTO的遊戲規則,「他這個祕書長,幹得太窩囊了!」(延伸閱讀:【今日必讀】川普政府再祭制裁!點名11家中國企業違反人權

變化2:貿易不易再擴張 重談貿易規則讓小國更辛苦

陳添枝解釋,過去WTO貿易協議的談法,由於美國是全球最重要的市場,幾乎都是美國開放一部分的市場,換取其他會員國的讓步;但過去10年,美國能開放的領域都開放了,只剩下農業等不能開放的領域,導致WTO過去10年幾乎沒有任何進展。

「川普很聰明,他說我把原來對WTO的承諾撤消,再跟你談。」陳添枝說,「他在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跟韓國也一樣,你們要再做讓步,否則協議就取消,全部都簽成,都得到川普要的。」換句話說,川普玩的還是「創造籌碼」的談判法,把原來跟WTO 100多個國家拿來協議的開放條件,改用來跟各個國家一對一談判,換到更好的價碼;等於間接證明,美國過去在WTO做出的開放承諾,是賣得太便宜了。他認為,未來WTO頂多維持現狀,國與國之間未來要做更多生意,就是大國找志同道合的小國談判雙邊或多邊貿易協定。

「未來的世界不太像冷戰,」陳添枝說,「冷戰是有兩套系統,你只要靠美國或靠蘇聯就會得到保護。」他解釋,「現在,你靠邊站不一定會得到保護,」他預期,「貿易糾紛會增加,大國會想要分到更大的餅,小國勢必比較辛苦。」

他更點出,未來,貿易衝突還可能來自價值觀的衝突,「前幾天,歐盟跟中國舉行峰會,發表了一個宣言說,歐盟跟中國的價值觀是完全不一樣,很難得到妥協。」為什麼貿易和價值觀扯上關係?因為,未來會繼續成長的是數位服務,但在數位服務裡,國家安全重要,還是個人隱私重要,這些價值觀選擇,已經成為大國在談判貿易規則裡無法交易的項目。無論是華為在歐洲遇到挫折,還是抖音在印度被禁,都與此有關。(延伸閱讀:吳嘉隆:川普對中國敢來真的嗎?

▲美國是當前全球經濟和政治秩序的主導者,今年11月美國大選,對未來國際秩序發展有決定性影響。(圖/達志)

變化3:舊經濟規則不適用 通膨或泡沫破裂恐影響經濟

財政部前部長許嘉棟指出,許多過去各國政府遵守的原則,甚至是經濟學的重要原則,現在都已改變。

他舉例,像貨幣政策「中央銀行不能借給財政部,這是貨幣政策ABC第一條,否則通膨是必然的。」他說,以前央行只能借錢給銀行,現在美國聯準會卻不但直接買公債,還買企業債券,非常罕見。

但是,過去經濟學認為,只要資金氾濫,物價就會上漲,但是現在,錢印了一大堆,「物價好像還OK。」他的解釋是,錢其實多半被拿去買資產,股價、房價狂飆,「資金氾濫一定會導致資產泡沫。」對各國政府來說,錢發出去容易,收回很困難,有兩條可能的路,「物價膨脹,或是資產泡沫破裂」,而且,高度舉債後,各國勢必要加稅,或減少支出還債,這都會影響未來的經濟動能。

朱雲漢認為,美國今年底的總統大選,對全球未來發展將造成深遠影響。「美國過去是全球制度的建構者,現在卻是破壞者。」朱雲漢認為,全球經濟要能運作,還依靠很多國際合作的制度才能順利運行,像現在疫情嚴重,過去會是在美國領導下,透過WHO(世界衛生組織)協調各國抗疫,美國也會是抗疫最成功的國家,「現在這兩件事都沒發生。」

變化4:美國總統大選選情 戰後嬰兒潮與Z世代最關鍵

他引用「金德博格陷阱」的概念指出,20世紀初,英國在一戰受到重創,失去控制國際局勢的超級大國地位,新興大國美國又不願接手,國際秩序真空造成各國保護主義盛行,最後造成經濟大蕭條和二次世界大戰。因此,美國大選結果,將決定美國是否將繼續走民粹路線,還是回到原有的軌道上。

分析美國選情,朱雲漢認為,兩群人不能忽略,「過去35年,美國最大的政治群體叫戰後嬰兒潮,但這群人正在減少。」他分析,2000年第一次投票的美國千禧世代,今年人數首次大過戰後嬰兒潮的老選民

「另一群人是今年第一次投票的Z世代。」朱雲漢解釋,他們的人數和千禧世代相加,達到全部選民的37%,而Z世代選民剛出校園,就遇上武漢肺炎疫情,「這個烙印是他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他打出報告數字顯示,這幾個月,民主黨勝選和掌握美國國會的機率,都在大幅增加。

這場大選的結果,不只影響美國政治,也會影響全球的經濟和國際秩序,當然,也會影響未來的資本市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