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美食休閒
HOT

「哇,怎麼這麼蜜?」舒心之夏的台灣蜜香茶

2020-07-22
作者: 盧怡安

▲輕鬆用蓋杯泡開赤柯山的蜜香紅茶,蜜橘、柔美,和傳統紅茶的印象很不一樣。(圖/盧怡安,以下同)

「哇,怎麼這麼蜜?」才一抵達花蓮玉里鎮上,在安安靜靜街道轉角的「伊禾茶」主人陳思彤的茶桌前坐下來,剛在外面被熱得半死,但第一口嘗到的蜜香紅茶滋味,就是蜜甜,香到令人驚豔的花蜜味,甜中帶花香芬芳,立刻感到好舒服。

嫩葉茶菁自然發酵 舞鶴紅茶有美名

傳統對於紅茶滋味的印象,多半直接、奔放,焦糖和鳳梨果乾的氣味盛放,腦中盡是豔紅色至棕色的印象。但這會兒,花蓮蜜香紅茶的花果蜜香,在口中流轉,卻是溫柔婉約,不僅香氣輕拂,茶水的口感也滑軟,腦中有粉橘色的絲帶飄過,一洗過去對紅茶的印象。

原本晚近才種植、製作烏龍茶的花蓮,杯裡雖然有豐富的甘蔗香、鳳梨乾氣息,但海拔低、發酵快的滋味,和主流的高山烏龍茶競爭時,有時候不易獲青睞。

才不過10幾年前的事,花蓮的茶農,包括率先開創的嘉茗茶園主人粘筱燕,以及從桃園龍潭移民花蓮的第四代客家茶農「富源茶莊」的葉步銧,很聰明地把原本受蟲吸吮無法順利揉捻成球的嫩葉茶菁,順勢高度發酵後做成紅茶,蜜香滿滿的紅茶就問世了。憑著好山好水好自然的茶園,自然發酵出的蜜甜香,為花蓮舞鶴村贏得「一泡而紅」的美名。

真的開始紅起來了,從奔放率性到細婉粉香,花蓮瑞穗、玉里赤柯山的蜜香紅茶,各家有各家不同的個性;但同樣甜蜜的香氣,開始迴盪在花蓮的山谷間。

蜜香紅茶的香氣原理,和東方美人茶一樣。是小綠葉蟬吸吮嫩芽葉背之後,茶樹為了抵禦,分泌出一種甜甜香香、吸引小綠葉蟬天敵的氣味。嫩芽採摘下來後,發酵而湧出蜜滋滋的香味。

高溫高溼而且無毒自然的環境,是孕育小綠葉蟬的絕佳條件。雖然以往對製作烏龍茶來說稱不上優良拔群,花蓮的低海拔、低緯度,此刻成為獨一無二的優點,令人羨慕的特色。

我特別鍾情花蓮玉里鎮赤柯山上的蜜香紅茶。第一次踩進赤柯山茶農、伊禾茶的黃文諄家裡茶園裡時,嚇了一跳。土太軟,沒有心理準備,有點沒辦法走,跌跌撞撞的。有些草冒出來,長得比茶樹高;而在別處茶園沒看過的苔蘚、蕨類,這裡四處都是。在不經意間,居然看到了超級微小的小綠葉蟬。

黃文諄對茶園的管理溫柔而放任,時時巡視,卻又不太干預。生態之好,會冒出蜜香的茶芽隨手都可以摘到,難怪是2018年年度蜜香紅茶製茶冠軍。他說家裡這幾塊茶園,從民國80幾年就有了,他當兵前大約16歲就開始學習做茶。在種茶之前,他們家種的是金針,每年7月最熱時就要開始拔草。8月開始採,採到9月。他笑說,有時候連上學都沒辦法去。

「所以一開始要接手做茶,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誰叫上面的哥哥姊姊都搶先往外跑了(笑)。」但讓人代工的話,他覺得只是拿錢讓別人練經驗,不做不行。這位冠軍得主說,蜜香紅茶要好喝,原料最重要,有受小綠葉蟬叮咬的茶芽,自然就有很多蜜香;而訣竅就是「母湯咻骨力」(不要太勤快),一定要留許多的草,蟲才有棲息地。(延伸閱讀:返鄉媽媽揪夥伴讓紅烏龍更紅了!台東鹿野,農趣體驗玩活地方產業

▲伊禾茶的黃文諄時時巡視茶園,卻「放任」茶園自行滋長,因此土軟草長蟲也多,做出來的茶,特別蜜。

▲東方美人茶本性溫柔,但新竹地區的特別粉嫩,不同品種的茶樹更具輕揚、蜜甜,和大家閨秀感有不同的個性。
▲從高雄遠嫁花蓮的陳思彤,喜歡上蜜香紅茶的滋味,進一步愛上做茶、泡茶,自己也成了茶園裡的風景。

白鷺品種調性輕婉 東方美人飄仙氣

「我們這裡很多草啦,有時候還有蛇,牠們會在茶樹上休息。」的確,赤柯山就是這麼一片不受干擾的世外桃源,海拔不算太高,900公尺,但清晨入山,霧氣繚繞,以為自己在幾千公尺的高山哩。小綠葉蟬明明小得難以察覺,卻被我看到了好多次。我所嘗到的溫柔蜜香,就是這麼靠牠們來的,一改對幾乎是熱帶的花蓮所種出來的紅茶印象。

當然,蜜香型的台灣烏龍茶,最典型的絕對是東方美人茶。素負盛名,在新竹峨眉的徐耀良茶園,名聲響亮到台北都震動。我一向不信任名牌,但一拜訪,卻不小心深陷其中。在他們家種植各種不同品種茶樹所做出來的東方美人茶中,兜兜轉轉,像隻蜜蜂,離不開充滿甜香的花蜜與花蜜的峰間,非常滿足。

前幾年剛拜訪徐耀良茶園時,是盛夏,他們冷氣壞掉的那一天,悶熱極了,老闆娘不好意思地拿著自己做的鳳梨包子出來請我們。但當一壺壺帥氣快意、果決而不裝模作樣的東方美人茶,就這麼溫熱水沖入,蓋杯、玻璃茶盅倒出,沒冷氣的暑意都飄散開了。

那一年最喜歡台茶17號、被稱為「白鷺」的茶樹品種,所沖出來的涼意。(延伸閱讀:增加防護力,喝茶去! 中醫師的「防疫茶飲」 有這體質最需要

金萱不走豔麗風 一味粉香惹人疼惜

真的是涼意。和傳統最穩當、最典型、香氣最飽滿充裕的青心大冇茶樹做出來的東方美人相比,白鷺做出來的東方美人茶,調性比較輕婉,美妙的脂粉味雖然不那麼濃重,但是香氣輕揚,入口後的蜜味,不斷不斷往高處、往鼻尖飄飛。這感覺很仙,喝下去是熱茶,但是往鼻尖向前飄散的卻是涼感,好令人喜歡。

今年,同樣在徐家茶園,受我們一小圈茶友之間最歡迎的,是他們家金萱茶樹品種做出來的東方美人香。金萱這一種茶樹,名字聽起來極溫柔可愛,好像弱不禁風。但種在園裡,其實常常都是那個最強壯、樹勢最霸道、最頭好壯壯的一群。用它們來做東方美人茶,不是最經典的路數,但今年卻好清香甜蜜。也許不是傳統一喝就牡丹花開的那種,新竹北埔峨眉最為人稱道的絕世豔麗氣味,但仍然蜜甜繚繞,微帶一點粉粉的香,纏繞在舌尖,真的可愛。

我以為蜜香型的茶,大概最主要、最大宗就這兩種了:蜜香紅茶與東方美人茶。所以當我準備上阿里山,往「樟樹湖」這個茶區去時,茶友託我,帶一些著蜒(被小綠葉蟬吸吮)的烏龍茶下來,我還嗤之以鼻說,哪會有啦!

樟樹湖高山烏龍 即使茶冷依舊清甜

但卻真的有。哇,我根本還沒開口,原本不認識的百冠製茶廠年輕一輩的簡莉芩,在全新的茶空間「霧裡村」端來給我的樟樹湖高山烏龍,就是著蜒的茶。意外的,森林系的清香裡,有蜜蜂竄出的花甜香,太驚喜了吧。即使茶冷涼了,蜜甜香像撲翅的精靈,悠悠慢慢的從裡面,再飄飛出來。聞杯底香,好甜好清雅。

阿里山的樟樹湖這個茶區,海拔頗高,大概在1500公尺到1700公尺左右。小綠葉蟬要在這樣的環境中紛飛,是滿不容易的事。

但也因為如此,蜜香配上的,是高山感的涼幽清香茶滋味,和紅茶、發酵高的東方美人茶,都很不一樣。

花蓮,以及各地的蜜香綠茶、南投鹿谷的貴妃烏龍⋯⋯,還有好多種蜜香系的台灣茶,因為小綠葉蟬而順勢做出蜜香系的茶,在世界其他地方根本就很少見,幾乎沒有,台灣卻遍地都聞得到。這樣迷人的蜜甜香,不衷心感謝這塊土地的夏天嗎?

▲茶的蜜味來自茶芽,像這樣如船形拱起來的茶芽,就是「著蜒」,發酵起來會有甜香蜜味。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