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塗翔文:沒被疫情逼到停業 堅韌多元的台灣電影

2020-07-22
作者: 塗翔文

▲(圖/取自台北電影節臉書)

暑假正式開始,炎炎夏日,本來應該是電影業的主場。剛剛完成順利舉辦「台北電影獎」的創舉,台灣在歷經半年的全球疫情影響之下,大概是唯一一個從未被逼到停業的電影市場。

累積了整個上半年的半停滯狀態,美國主流電影大多還在觀望中,就連原本被賴以「救市之作」的克里斯多夫.諾蘭新片《天能》,似乎都一延再延,上片遙遙無期。反而台灣電影蓄勢待發,從春季開始延宕的許多作品,將從7月開始紛紛出籠,形成整個下半年台灣電影連續出擊的熱鬧局面。(延伸閱讀:《天橋》《返校》都經過他的手 「金獎製造機」林仕肯,放膽進擊的電影夢

台灣電影主場 頒獎典禮有如溫馨派對

「台北電影獎」是個感動人心的指標,一向小而美的典禮,在這疫情時期能夠順利完成更屬不易。看見林志玲的驚喜現身,柯佳嬿上台挑戰當主持人,然後不同世代的台灣明星們幾乎全員出動頒獎,星光閃閃,大家都忍不住覺得「好久沒有這樣的盛況了」。得獎名單部分,《返校》大勝,去年在票房和金馬獎都被忽略的《下半場》、《江湖無難事》各有不少斬獲,加上紀錄片、短片一如往昔的精采。其實每年台北電影獎都是檢視年度台灣電影最完整的成績單,也難怪今年影展更把「台灣電影主場」的口號喊得響亮,典禮前後都有自家人辦派對的溫暖感覺。

部分下半年即將登場的台灣電影,也選擇了台北電影節作為第一次與觀眾見面的首映場合,考驗著人氣與反應,甚至不少影片都因應著這場首映的結果,再次細修影片的最後版本。

其中,柯震東、林依晨主演的《打噴嚏》搶進暑假第一檔打頭陣,根據九把刀原著改編,雖然是六年前的作品,但依舊很有看頭,仍是長不大的男孩癡戀著心儀女孩的故事,講述著所謂為愛的勇氣,比什麼力量都要巨大。加上王大陸、古天樂、吳健豪等人合演,娛樂效果十足。另外《怪胎》也在北影首映,林柏宏、謝欣穎演出一段強迫症患者的都市愛戀,兩人身穿雨衣、狂戴口罩和手套的設定,意外與病毒疫情貼合,影片在許多國際影展紛紛轉為線上的此時,還能獲得不少影展觀眾的肯定,亦是今年夏天備受矚目的台灣片強檔。

除了上述兩部,還有去年在台北電影節為李亦捷獲影后殊榮的《野雀之詩》,描寫隔代教養與年輕媽媽的苦澀心情;剛在北影奪下最佳紀錄片與最佳剪輯兩項大獎的《阿紫》;描寫校園少女閨密心機的《哈囉少女》,以及發想立法院在會期中爆發活屍病毒的災難喜劇《逃出立法院》;選在七夕上映、改編自作家肆一原著的校園愛情片《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以及由影帝李康生主演的靈異恐怖續集片《馗降:粽邪2》等,一字排開,要什麼有什麼。光從這幾部片單裡,就看得出近年台灣本土製片努力突破類型、多元開發題材以吸引觀眾的企圖心。(延伸閱讀:塗翔文:2019年,我的10大精選影片

大拜拜式宣傳 不如落實行銷喚回觀眾

而就在這個需要努力喚回觀眾信心,期待大家重回電影院的此時,政府除了「振興三倍券」與「藝fun券」的發放,文化部日前也與影城業者、本土片商合作,大張旗鼓地成立了「台灣電影起飛大聯盟」,舉辦了一場「國片起飛一起拚」宣傳活動,號召從7月到明年初陸續即將上映的22部台灣電影聯合造勢,還特地剪輯了過往賣座台灣電影的片花作為宣傳片,試圖用溫情攻勢找回台灣觀眾對本土電影的熱情。記者會現場聚集許多從上游到下游的電影人,團結一起,氣氛好不熱鬧。

看到大家的投入與集結,確實令人感動,感動之餘,也免不了要說些真心話。感覺上好像每每文化部跳出來,都只會操作這種「大拜拜」式的活動,實在不免覺得有些老套且懷疑實際效應。眾所周知,台灣電影市場目前的主流觀眾是30歲以下的年輕人,年輕世代還吃這種民族主義式的宣傳策略嗎?電影是很獨特且微妙的文化商品,所謂的聯合行銷不見得吃香,更何況這種口號式的宣傳,其實很難一一突破每部片子不同的特質與分眾。我想政府應該想辦法的是從根基扎實影像教育,如何鼓勵中高年齡層的觀眾踏進電影院,並把氣力、資源確實用在每部電影所合適的不同行銷手段上,或許會比大張旗鼓喊著老派的「國片起飛一起拚」口號要來得有用。這是另一種觀點的良善建議。

所以我一向討厭喊著「支持國片」這種訴諸民粹的無用口號,而是電影拍得好、拍得吸引人,觀眾就會買票進來看,而非需要同情憐憫。放眼接下來的台灣電影,或許不見得「部部皆好片」,但至少提供了許多不同樣貌的選擇。疫情所致,好萊塢電影遲遲不進新片,某種程度上反而是台灣電影大放異采的機會。這一波台灣電影展示的是台灣影人不被現實環境打敗的韌性與創意,如果可以,請給台灣電影被選擇的機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