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台股挑戰30年前高點12682 楊森:投資人眼中的風景全然不同

2020-07-27
作者: 楊森

▲(圖/攝影組)

全球主要股市在武漢肺炎疫情衝擊下,經歷短暫重挫3至5成,隨即快速回升至年初高點、甚至再創新高,台股也順勢挑戰30年前12682點歷史天價。投資人站在這波峰頂回望過去,兩波高峰看似等高,風景卻全然不同

30年前還是數位科技的史前時代,而當前推動這波股市大漲的重要動力之一,就是對科技創新的想像,科技指標市場美國那斯達克指數率先創下新高,正是最好寫照。此外,30年前後的全球總體情勢,無論經濟成長或利率水準,都有極大不同。(延伸閱讀:愛榭克:投資人注意!QE還有戲唱,美股Q3可望攀上本波牛市最高峰

1980年代,先進經濟體平均有3.1%的高成長率,到本世紀前20年,平均成長率只剩2%不到。經濟成長減緩,或如美國前財長薩默斯所說的面臨長期停滯壓力,利率水準自然跟著下滑。

美國聯邦準備銀行的學者研究指出,先進國家的利率水準處於150年來的最低點,不論名目或實質利率都是如此。全球實質利率的中位數在較早的100年間穩定維持在略低於2%水準,1980年代一度上升達二2.5%的高峰後開始下滑,過去3、40年下降2個百分點,來到當前的0.5%最低點。

資產價格上漲 造就過去30年股市長紅

實質利率下跌的直接影響是折現價值提升;利率愈低,預期未來收益的折現價值會愈高,投資人將給資產較高的市場評價,於是推升資產價格上漲。這是過去30年全球股市大漲的另一個理由。

30多年前,台股經過3年多「台灣錢淹腳目」的大多頭行情,加權指數從1000點起漲,在幾番暴漲暴跌後,最終突破12000點,締造令人瞠目的超級泡沫。(延伸閱讀:台股盼了30年!謝金河:如果台積電邁向400元,跨過12682也將水到渠成

同期間另一個大泡沫是日本股市,日經225指數從13000點漲到接近39000點,同樣是巨額貿易順差,巨額外匯準備,央行沖銷釋出大量貨幣,最終同樣擋不住匯率升值,同樣引發資產大通膨。

從1986年底到1990年初,以美元計價,日本股市市值暴增1.35倍,台股更驚人的膨脹了13.5倍;同期間日幣對美元升值13%,台幣則對美元升值37.5%,由1比36升到26元台幣。那是台股和日股的瘋狂年代。1989年底,以美元計價的日本股市市值是美國的2.7倍大;台股則緊追日、美、英、德、法之後,成為全球市值第六大市場。

如果說,股市最終得反映經濟活動的現實,那麼對照當時的產出規模,以購買力平價的GDP來衡量,日本雖然位居全球第二,但實際規模也只有老大哥美國的4成左右;至於台灣,約是美國的3.3%,產出規模在全球更只排名第26。可是以股市市值占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重來看,日本高達257%,台灣154%,在市值前6大國家中分居第一、第二,其他國家的比重則在3到8成左右。

市值占GDP比重 美股、台股均偏高

事後來看,兩個市場就是泡沫,最終只有戳破崩盤一途。其後日本經歷失落的10年、20年,日經225至今還沒站上25000點;台股則在中、美經濟的拉動下,如今已重返30年前高點。

值得一提的是,有歐洲學者追蹤17個先進經濟體145年的股市資料發現,在1970年代以前,股市雖然有漲有跌,而且大多時候會短期偏離經濟活動,但最後還是會回歸基本面,總市值大約維持GDP的三分之一左右。可是,1980年代以後出現結構性改變,股市市值占GDPP比重大幅上升到100%高水平,且持續至今。(延伸閱讀:3.67%高殖利率吸引土洋法人搶錢!高息股的逆襲 填權行情一路旺) 

以6月底數據來看,美國紐約證交所和那斯達克的市值加總世界第一,占GDP比重約167%,屬比重較高國家;市值第二大的中國(上海、深圳、香港合併計算)、第三的日本,以及英國、加拿大、澳洲等,比重都在100%上下;至於台灣是205%,屬於高比重的市場。

研究發現,在1985年以前,股市市值的增長主要來自新股發行,股價上漲的資本利得基本上等於零。到了1985年以後情勢丕變,新股發行不再增加,但每年平均實質資本利得卻高達3.5%;換言之,過去30多年的股市市值上升,都是來自股價上漲的推動。

學者進一步指出,推升股價上漲的兩大動力,一是上市公司的市場力量擴大,攫取較高的利潤占GDP比重;其次是低利率導致的低折現率,推升市場評價,帶動股價持續走高。儘管如此,過高的市值占GDP比重仍意味著市場過熱,而上市公司壟斷過多利潤所引發的分配不均爭議,以及名目利率的下檔極限等,都仍提醒投資人要小心回檔風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