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肯尼斯.羅格夫

美國哈佛大學公共政策學教授。曾任國際貨幣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本文獲Project Syndicate授權在台獨家刊載。

一夜之間全變了... 經濟學家肯尼斯:學校能從防疫封鎖中學到什麼?

2020-07-23
作者: 肯尼斯.羅格夫

▲疫情使大學教育發生重大影響,畢業典禮用機器人代替。(圖/CFP)

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是否終將引發高等教育領域早該發生的科技顛覆(technological disruption)?在世界各地,學期中段突然實施的防疫封鎖措施迫使許多大學幾乎一夜之間改以遠距方式授課。雖然這種快速轉變對教師和學生來說都不容易,但它最終可能產生一些好處。

一如許多企業,各地的大學正苦思如何重啟業務,它們眼下正採取一系列的策略。例如英國劍橋大學已宣布所有課程將以線上教學方式提供,至少維持到2021年夏天。包括史丹佛大學在內的另一些大學則採用結合現場和線上授課的混合模式,同時拉長學年以降低同時在校的學生人數。

高教界?面臨重大的經濟打擊

這場瘟疫無疑使高等教育界受到巨大的經濟打擊。學生宿舍和運動場館空空蕩蕩,學生不願交全額學費。許多大學將因為外國學生(尤其是中國學生)貢獻的收入減少而大受煎熬;許多規模較小和校產較少的學校可能倒閉。

甚至連頂尖大學也面臨挑戰。密西根大學預估,截至2020年底,這場瘟疫可能導致該校損失多達10億美元,哈佛大學則預估未來一年收入將較原預算減少7.5億美元。(延伸閱讀:遠距服務到位!線上診療量暴增 日企股價上漲近兩倍!) 

但是,這場衝擊最終能否幫助更多人以較低的成本得到更好的教育?答案某種程度上取決於疫情消退後,各大學是將科技應用拋在一邊,還是尋求最好的方式加以利用。考慮到教授、研究生與本科生在課堂內外的互動十分重要,這不是個容易克服的挑戰。

40年前,當我還是一名研究生時,我確信影片教學(當時的先進技術)將重塑大學教學方式。當時我想,既然在學校面對200名或更多學生講課幾乎容不下任何個人互動,何不利用影片教學為世界各地的學生提供最好的講師和教學材料?

當然,面對面授課仍將發揮重要作用,教授仍將策畫教學材料和回答問題。此外,我也沒有想過以錄製的教學影片替代小班教學(小班教學當然也可以利用這種影片)。但是,親身上一堂好課雖然令人興奮,但優秀的教學影片無疑好過平庸的現場授課。

但是,40年過去後,這方面的進展十分有限。原因之一很可能在於大學的治理方式:在教授治校模式下,很少教授會希望大學走上對教授服務的需求減少之路。教授無疑也擔心,影片教學方式將使他們的研究生更難找到工作。而研究生因為有很多活力和創新想法,是驅動研究的關鍵力量。(延伸閱讀:從偏鄉小校到高校市場遠距教學不中斷 「酷課雲」平台暴紅 被客戶追著跑

長期以來,人口結構的變化一直使大學入學人數承受下跌壓力。即使某些領域(例如電腦科學)對教職員仍有強勁的需求,但在許多其他領域,學生減少無疑使教職員更抗拒節省勞動力的新技術。

但是,最大的障礙可能是製作能像現場授課那樣滿足學生的優質教學影片成本高昂。即使是以大眾為對象製作一堂課的影片,也是高風險和費時的作業。而且因為教學影片容易複製,要收回成本可能很困難。大量的教育新創企業(在我居住的波士頓地區就有很多家)正嘗試解決這些問題,但迄今仍未對教育體系產生重大影響。

因此,考慮以下問題似乎很合理:美國政府是否應該承擔製作某些領域的基本教學影片或線上大學教學材料的費用?(成人教育課程也可以這麼做)一些無關政治的學科(例如數學、電腦科學、物理和會計)的線上入門課程材料,特別適合成為聯邦政府資助的主要對象。

許多其他學科,當然包括我研究的經濟學,也有發展線上教學的巨大潛力。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如今支持提供免費大學教育,一些教授為此感到興奮。但是,與其擴大美國現行大學體系,聯邦政府出資支持可以嘉惠所有年紀成年人的線上學習,不是更公平和更高效率的作法嗎?

高等教育賦予學生一系列的重要生活技能和領悟,幫助他們過比較豐富和充實的生活。當然,我們也希望高等教育使學生成為更好的公民。但是,高等教育的所有不同方面,包括技能學習、社會和智性能力發展,是否必須像現在這樣綁在一起,則遠非顯而易見。學生需要相聚,但未必需要一直聚在一起。(延伸閱讀:林坤正:戰爭AI 新世代兵法

線上教學?擴大接受高教機會

幾乎所有人都同意,擴大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是減輕不平等的最佳方法之一,而這也有助提高社會的公平程度和生產力。因為現今世界的科技發展和全球化(現在可能是去全球化)趨勢要求我們具有更強的適應能力,可能不時必須接受再培訓以配合勞動市場的需求變化,擴大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也是必要的。

新型冠狀病毒危機可能使我們的經濟基礎發生進一步的迅速和深遠變化。但是,如果這場危機也促使高等教育變得更好和更普及,我們就不必畏懼這些變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