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寄生的慈善事業...揭開假面菁英的真相

2020-07-22
作者: 阿南德.葛德哈拉德斯

▲(圖/Pexels)

100年來,對有錢人的慈善行為,社會有著截然不同的看法。上個世紀初,人們會譴責有錢人用於慈善的「不義之財」,但如今已少有人追究捐獻的錢是如何賺來的。(延伸閱讀:2.5兆美元的快時尚供應鏈如何重建?時尚業百年危機的骨牌衝擊

儘管新慈善的規模擴大,但是社會仍有許多批評,其中一項批評是捐獻的錢是如何賺來的。當洛克斐勒提議成立慈善基金會,以處理不斷湧進的錢時,招致強烈抗拒的聲浪,譴責那些錢是不義之財。老羅斯福總統說:「不管用這種錢財做多少慈善,也絲毫無法彌補取得它們的惡行。」人們對洛克斐勒不怎麼慈善地壟斷石油和不怎麼慈善地厭惡工會仍然記憶猶新。

揭弊記者馬修.約瑟夫森在1934年寫的歷史書籍《強盜大亨》,被認為是創造這個名詞的人,書中寫道,他們如何「急於想捐出一部分掠奪而來的戰利品,好像害怕不交出多一點錢會招致上帝的憤怒」。

今日要聽到這種批評已經很難得了。現在很難想像美國總統或具有影響力的記者,譴責富人捐獻金錢。的確,在偶有記者違反這個規則時,其他記者會很快強化這個規則。慈善內幕(Inside Philanthropy)網站創辦人,也是這個領域少數具有批判精神的有影響力記者大衛.卡拉漢,最近出版一本談論這個主題的書籍《施予者》。

卡內基建立慈善的新願景

《紐約時報》書評人也是一位同行記者的態度,透露出這些施予者藉由一個世紀以來的說服得到多少效果:「許多讀者會氣惱地雙手一攤─難道我們現在應該抱怨有錢人變得太有社會意識嗎?這個作家到底想要什麼?」

在20世紀初對慈善的顧忌很普遍時,人們可能很難想像到了21世紀初的記者斥責同行記者批評菁英的權力。但是那個時代和今日不同,回饋金錢無法買到對施捨者的寬恕,無法讓人無視於金錢的來源並保持緘默,不會讓記者感覺對富人抱歉和急於為他們辯護,也封鎖不住人們質疑為富人製造財富的體制。

當時的慈善文化是人們創造出來並逐漸普及的,而在創造這種新文化的思想貢獻中最具影響力的是,卡內基在1889年寫的一篇文章,當時他正是一個對未來會如何看待慈善最感興趣的人。

卡內基以「財富」為標題的文章,被後人稱為他的「財富福音」。這篇文章協助建立慈善的新願景,不僅反駁他和其他人面對的種種批評,並且有效地瓦解批評者與質疑者的正當性,還質疑他們質疑的權利。卡內基先澄清所有對他和其他施捨者如何賺錢的嚴厲指控,並紓解對私人權力支配民主體制公共事務的憂慮。批評者似乎想要一個卡內基和洛克斐勒不以極端手段奪取金錢的世界,如此將使他們擁有較少可以施捨的財富,進而限制他們可以發揮的影響力。(延伸閱讀:股神巴菲特:社會責任不要老賴給企業

發表在《北美評論》的卡內基福音,先聰明地指出批評者思想的謬誤,他宣稱不平等是壞事,但卻是真正進步無可避免的代價。「人類生活的條件不僅被改變了,而且是有了革命性改變。」卡內基寫道。不平等是比外表看來更好的東西,他解釋:「我們今日所見百萬富翁的豪宅和工人陋屋的對照,反映出文明帶來的改變。然而,這種改變不應該引起悲嘆,而應被視為十分有益且受到歡迎。」階層的形成是進步向前的代價。

資本家以壓搾勞工創造財富

當然,即使不平等是進步的代價,當時崛起的百萬富翁不一定要從他們的事業裡壓搾這麼多財富,也不必然要給勞工這麼低的薪資。如果沒有這種貪婪,勞工就能改善陋屋,即使不是升級為豪宅,至少也有像樣的房子。卡內基駁斥這種說法。

他說,沒有別的選擇,你必須以最積極甚至吝嗇的方式營運,否則只有倒閉一途:在競爭法則下,雇用數千人的雇主被迫斤斤計較經濟的計算,其中支付給勞工的薪水是重要項目,而且雇主與受雇者、資本與勞動、富人和窮人之間總是會有摩擦。(延伸閱讀:焦佑衡做不一樣的公益,都是因為他

這是卡內基的兩步驟思想的第一步:如果你想要進步,就必須讓富人盡一切可能賺錢,甚至讓不平等擴大。他說,企業家值得擁有這個許可,因為「組織與管理是罕見的才能」,它的方法是不容質疑的。

如果有人質疑這些企業管理者的智慧,卡內基說,他們的才能已被「擁有才能者總是獲得巨大報酬的事實所證明」。換句話說,富人必須可以盡其所能賺錢,因為當他們可以這麼做時,往往可以賺很多錢,進而帶來所有人的進步。

▲贏家全拿 ──史上最划算的交易,以慈善奪取世界的假面菁英 
作者:阿南德.葛德哈拉德斯(Anand Giridharadas) 
譯者:吳國卿 
出版: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7月(圖/聯經出版社提供)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