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國民黨史上首次占領議場行動火速落幕… 幕後運籌帷幄的人是他

2020-07-10
作者: 郭瓊俐

▲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圖/吳尚哲攝)

端午連假最後一天下午,約20位國民黨立委發動突襲抗爭,擊破立法院議場大門玻璃,占領議場,要求撤換監察院長被提名人陳菊,否則「3天3夜都堅持,沒有期限」。隔天上午,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部分成員也集結在立法院外;士氣低迷已久的藍營支持者,似乎找到振奮的戰場。

不過,這場國民黨史上首次的國會議場占領行動,隔天上午被民進黨立委以不到1小時清場完畢,國民黨立委全數被架離主席台,立法院臨時會如期召開。國民黨「3天3夜」的宣言,不到20小時即落幕。(延伸閱讀:國民黨強佔立院淪政治鬧劇...弱勢的黨主席 江啟臣黨內黨外都施展不開

占領議場始祖 民進黨最弱時期也能擋法案

指揮民進黨立院黨團進攻議場的人,是「永遠的總召」柯建銘。事後,他雲淡風輕地說:「占領議場的始祖是我,27個立委就可以占領。」

的確,2008年到2016年在野期間,為了反對馬英九政府大幅鬆綁陸生來台、反美牛及核四公投案,民進黨立委分別占領過立院委員會和議場,最高紀錄是黨團全體立委在酷暑中,夜宿議場5天4夜。每一場占領行動都由柯建銘策畫,最後也都完成目標與訴求。要破解國民黨的招數,對已擔任20年黨團總召的老柯來說,易如反掌。但他未說出口的是,進攻議場前,如何費心和府黨高層折衝協調,頂住不同的意見與壓力,才完成這項任務。

▲議場攻防戰中,柯建銘(中)指揮若定。(圖/彭世杰攝)

黨內兩派僵持 柯建銘靠老練經驗火速拍板

國民黨立委進占議場當晚,民進黨府院黨高層及相關幕僚一起開會。與會人士多主張「拉高格局」,以協商代替衝突;熟悉空戰模式的年輕幕僚,也贊成讓國民黨立委繼續關在酷熱議場內,評估他們將會難堪地自行離開議場。柯建銘獨排眾議,力主速戰速決,他評估國民黨實力、經驗和決心都不足,很快可以清場,時間拖久了,反而讓反對勢力有集結的機會。

除了實戰經驗,讓柯建銘對進攻有勝算把握,他心之所繫的是臨時會議程,包括前瞻二期預算、《農田水利法》、《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等法律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考試院、監察院等人事同意權案。如果週一全院談話會無法舉行,臨時會不能如期召開,7月底任期屆滿的監院人事案就是最大問題,更別提10月1日起農田水利會長將改制官派,立法院好不容易已通過《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修正案,臨時會要處理的《農田水利法》,是改革農田水利會的最後1哩路。

說服了與會人士,會議結束後,柯建銘又向高層幕僚詳細說明一遍他的作戰沙盤推演。週一早上6時,柯建銘打電話給議場內的國民黨團幹部,對方表明「我們不可能主動走出來」。短短幾句談話,柯建銘了然於心:沒有抬一下,對方無法下台,柯更加確定唯有衝進議場,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

事實上,國民黨攻占議場當晚,綠營空戰部隊顯然已經出動,社群媒體充斥著「我今晚要開冷氣睡覺」的宣言,諷刺國民黨立委一進議場就要求開冷氣的動作,也主導藍營立委無法在懊熱議場撐太久、等著看笑話的氛圍。

▲身經百戰的柯建銘,面對國民黨立委各種抗爭手段,都顯得老神在在。(圖/攝影組)

也許認為空戰足以打擊對手,週一上午,高層推翻前晚的決議,請柯建銘成立「協調小組」,不要進攻議場。既要部署作戰,又一直接到要求踩煞車的電話,壓力極大的老柯,走進民進黨團會議,發現主戰派、觀望派兩方意見論戰兩個小時仍無共識,柯建銘發了脾氣,他對吳秉睿說:「咱是兄弟,但不要說你脾氣不好,就可以對我大小聲!」

柯建銘對黨團同志分析,若不趕快結束占領戰,媒體轉播一整天之後,下班後的藍營支持者、韓粉、反對農田水利會改制的人統統都來了,反而讓反對勢力集結擴大。後來,立委余天提議大家去議場走一遭,黨團成員看到議場的門被釘滿尖銳的鐵釘,已經違反「不傷害人」的抗爭原則,群情激憤下,綠委攻進議場與藍委對峙。

清理議場的任務很快就完成,外界只看見率先攻進議場的郭國文、鍾佳濱等人,幕後操盤者老柯,一如往常地不居功。

燙手山芋丟給他 永遠的總召總能使命必達

不只這回火速清理議場,前不久內定台東縣前縣長黃健庭為監察院副院長的人事案,也是在柯的折衝下才有所轉折。(延伸閱讀:扶不了黃健庭上轎 、蔡英文還重摔一跤 還原總統府提名監察院副院長生變內幕

據悉,府、黨高層原本認為黃健庭一案是絕妙好棋,卻未預估到社會及黨內立委的反對聲浪這麼強。反彈力道四起後,原先參與人事案的人噤聲不語,而事先毫不知情的柯建銘,這時又被推出來。當天總統府原定的記者會喊停,柯建銘奉命去和黃健庭懇談一個多小時,婉轉勸他審視局勢,主動退出。最後,也是柯建銘陪黃健庭到立法院中興大樓開記者會。

柯建銘默默替民進黨攻防的戰功無數。早在陳水扁主政的8年時間,民進黨面臨朝小野大的困局,不僅每年中央政府總預算案被掣肘,國民黨團動輒推出《前江浙閩粵反共救國軍官兵薪餉補發條例草案》等錢坑法案,民進黨團也是費力一一擋下。為了合縱連橫,柯建銘必須拉攏當時為數不少的無黨籍立委,以及部分國民黨本土派立委;為了與這些立委打好交情,柯建銘幾乎天天應酬喝酒,往往喝到清晨,回到辦公室瞇幾個小時,一早又開始協商法案,有時身上還帶著酒味,加上菸不離手,他被黨內部分的形象牌立委嫌棄。

身上有酒味,不代表腦袋不清楚。當時反對黨為了杯葛,每年政府總預算案都列了近兩千項的刪減項目,柯建銘每一項都牢記在心,數目記得清清楚楚,因為得時時思考如何協商周旋。2008年民進黨失去政權,柯建銘也戒了酒,不再為了執政黨喝酒拚命,至今仍滴酒不沾。

民進黨團中壯立委曾認為柯建銘當太久的總召,要求「世代交替」;老柯也願意交棒,帶著黨團幹部一起去協商,準備讓他們接手。但預算案密密麻麻的數字談判、法案每一條條文的文字推敲,不但事先得做足功課,每一場協商都要耐住性子耗好幾個小時,立委們耐不住,一個個默默退出,只剩老柯繼續伏案,和一疊又一疊的預算案與法案奮戰。(延伸閱讀:不懂如何產生代理主席 藍中常委call out柯建銘

慢慢地,沒有人要求世代交替了,每次黨團3長改選,老柯幾乎都是同額當選總召,柯建銘3個字,至今也一直與總召畫上等號,地位無人能取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