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印和闐

證券金融工作者

印和闐:從「北溪二號」看俄羅斯股市

2020-07-08
作者: 印和闐

▲(圖/Pixabay)

北溪(Nord Stream)是一條天然氣管線,起點在俄羅斯聖彼得堡附近,終點在德國易北河出海口,中間段在波羅的海的海底。2018年開始建的是2號線(Nord Stream 2),原本的1號線每年可以讓俄羅斯輸送550億立方公尺天然氣到歐洲,加上這條2號線,將會把輸送天然氣的總量提高到兩倍,建設完成後將提高俄羅斯的輸氣量至德國用量的4成;這條輸氣管線,讓俄國可以增加收入,讓德國可以增加便宜的天然氣來源,是兩個希望促成交易的當事人。(延伸閱讀:俄羅斯大量燃油洩漏污染北極圈!普丁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北溪2號對俄羅斯的利多

以波蘭為首的東歐國家則非常反對,更為火大的是美國,5家跟著俄羅斯一起建設北溪2號天然氣管線的歐洲能源企業,在美國制裁的威脅下,被迫停止管線建設的工作。

即使如此,俄羅斯天然氣公司(Gazprom)還是雇用了不會在俄羅斯境外工作的船隻進行管線鋪設,以避免相關企業遭受美國的制裁,該公司並宣示這條管線會在2020年底完成。為了擋下北溪2號天然氣管線,美國與德國幾乎翻臉。除了德國總理梅克爾藉口不去在華盛頓舉行的G7高峰會外,還做足外交努力要求俄羅斯承諾不降低經過烏克蘭的輸氣量,藉此減少烏克蘭的反對聲浪,為的是從華盛頓的阻擋下完成這條管線的建設;由於德國執政聯盟曾經承諾廢核棄煤,全面轉用清潔能源發電,大量進口俄羅斯天然氣是德國完成全面使用清潔能源的前提,柏林與華盛頓沒有妥協的空間。

與德國一樣,這條管線對俄羅斯也非常重要,俄羅斯天然氣公司是俄羅斯負責生產與出口天然氣的國營企業,以2019年的年報看,手上2.49兆盧布的負債,有49%是歐元,21%是美元,但是集團來自歐元區的營收只有1/3,以財務安全的角度看,增加歐洲地區的銷售有其必要。

以目前北溪2號管線接近完工的狀態看,美國人接下來除非直接把管線炸掉,比照北溪1號直接運作的日子可能愈來愈近;由於繼續抵制這個管線的經濟成本與政治成本極高,美俄與美德在外交上透過利益交換讓北溪2號啟用的可能性較封存在那裡的可能性大很多。

截至5月底,歷經石油價格暴跌,以及武漢肺炎疫情,俄羅斯的外匯存底是5661億美元,該國外匯基金理財有方,近年來外匯部位因為外匯管制與進口下降緩慢增加,又因為大量增加黃金部位隨著國際金價的大漲而上升。

根據俄羅斯央行的網頁,目前該行擁有近1300億美元等值的黃金儲備,這筆大錢是俄羅斯在3月間與沙烏地阿拉伯大打石油價格戰的依靠。半年過去,金價的上漲補充了油與氣外銷的不足,俄羅斯經濟雖然還在被美國制裁中,但是帳面上已經恢復元氣,盧布再貶的空間不大,光靠油價穩定,股匯債市就該有足夠的支撐。(延伸閱讀:沙國政府基金逢低搶進歐美藍籌股,是撈底還是踩雷?

川普暗助俄羅斯的黃金時間

美國總統川普對於烏克蘭丟掉克里米亞這件事,顯然不是很在意,不然在2018年也不會說出克里米亞人說俄語,所以這個地方跟俄羅斯在一起很正常這樣的話。顧慮烏克蘭進而抵制北溪2號輸氣管,在這個背景之下,應該只是美國暫時的姿態,是美俄未來政治交易的一部分。在此同時,美俄確實有談判在進行,目前美俄正在重新談判《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續約,美俄都擔心如果讓北京置身事外,中國的核武規模未來將會擴充兩倍。

追求與美國形成能夠左右世界的雙邊夥伴關係,一直是俄羅斯的地緣政治目標,1973年蘇共總書記布里茲涅夫向當時的美國國務卿季辛吉說,「如果美國和蘇聯能夠就平等夥伴關係達成一致,雙方就能主宰世界。」1994年葉爾辛總統也曾對當時的美國總統柯林頓說,俄羅斯「要第一個加入北約,先於中歐和東歐國家,然後俄羅斯和美國就能形成某種聯合,保證歐洲和世界的安全」。

俄羅斯總統普丁最近建議,讓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召開軍控峰會,重溫二戰時蘇聯紅軍和美軍在易北河會師的「聯盟精神」。普丁這段話,是另一個俄羅斯尋求與美國形成「特殊夥伴關係」的線索。(延伸閱讀:一場疫情,阻撓普丁修憲稱帝之路?

從北溪2號的抵制到美俄特殊夥伴關係的距離,其實並不遙遠,就是一個轉身而已。川普是近年少見對俄國極度友善的美國總統,對美國而言,俄羅斯不再是主要敵人,中國才是;不管川普是否連任,對於俄羅斯來說,能夠交易的黃金時間並不多,短時間內如果能夠談定,有助解除俄羅斯碰到的所有政經困境。對投資人來說,現階段買進一籃子俄羅斯股票,單押俄羅斯電信(MBT US)或是俄國基金,可能會因為國際局勢的翻轉,出現大幅上漲的可能,值得提前布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