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如何刺激經濟才有效?

2020-07-08
作者: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哈密.拉希德

▲振興3倍券即將上路,業者也喊出加碼方案,被視為刺激國旅的一大利多。(圖/彭世杰攝)

世界各國政府正積極應付新冠病毒危機,迄今採取的財政和貨幣措施規模已達到全球GDP的10%。但是,根據聯合國經濟與社會事務部的最新全球評估,這些刺激措施對消費和投資的激勵作用,可能不會像政策制定者期望的那樣大。

問題是這些資金有一大部分被直接注入緩衝資本中,導致預防性準備金大增。這種情況類似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大蕭條期間十分擔心的「流動性陷阱」。

為了緩和病毒大流行對經濟的衝擊,現今的刺激措施是匆忙(近乎恐慌)中推出的,這一點可以理解。雖然這種救火式作法既沒有針對性也不精準,但許多評論者認為這是當時唯一的選擇。若不是當局大舉挹注應急流動性,很可能會出現大量企業破產、損失組織資本的情況,而復甦之路也將更加崎嶇。

但我們現在清楚知道,這場瘟疫持續的時間將遠遠超過制定這些緊急措施時假定的幾個星期。這意味著我們必須著眼長遠,更審慎地評估所有這些措施。在極度不確定的時期,預防性儲蓄通常會增加,因為家庭和企業因擔心未來而持有現金。(延伸閱讀:陶冬:史無前例的大印鈔運動

前景混沌不明 民眾不敢花錢

當前的危機也不例外。家庭和企業因為政府的刺激措施而收到的錢,很可能會閒置在他們的銀行帳戶裡,因為他們擔心未來,而且花錢的機會普遍減少。與此同時,銀行很可能必須持有過剩的準備金,因為願意申請新貸款、信用可靠的借款人不夠多。

並不令人意外的是,美國存款機構持有的超額準備金在2月至4月期間近乎倍增,從1.5兆美元增至2.9兆美元。相對之下,在金融海嘯之後的大衰退期間,銀行的超額準備金最多僅達到1兆美元。從銀行準備金大增看來,當局迄今的刺激政策乘數效應相當低。單靠銀行信貸顯然無法打破當前的經濟僵局。

更糟的是,眼下過剩的流動性可能造成高昂的社會成本。除了有關債務和通膨的慣常擔憂,我們也大有理由擔心銀行裡過剩的現金會被用於金融投機。股市目前已經是經常劇烈波動,這種波動可能延續前景非常不確定的氣氛,導致更多的預防行為,抑制經濟復甦所需要的消費和投資。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將面臨流動性陷阱和流動性難題:貨幣供給大增,但家庭和企業用的很有限。一旦疫情得到控制,設計得當的刺激措施將產生作用。但只要病毒仍在肆虐,情況就不可能恢復正常。

因此,目前的關鍵是降低風險和增強花錢的誘因。只要企業擔心經濟6個月或1年後仍將疲軟,它們就會推遲投資,進而導致復甦延後。只有政府能打破這種惡性循環。政府必須主動承擔眼下的風險,在經濟未能在某個時間之前復甦時補償企業。(延伸閱讀:疫情催化新需求 5G報復性成長,投信強勢卡位

阿羅.德布魯證券 或許可行

這種作法已經有一種模式可用:「阿羅.德布魯證券」(Arrow-Debreu Securities,以榮獲諾貝爾經濟學獎的阿羅和德布魯命名)會在事先約定的情況發生時提供補償。例如政府可以向現在買車的家庭保證,如果6個月後疫情仍未緩和至某個水準,該家庭可以暫停償還車貸。同樣道理,我們可以利用與所得掛鉤(income-contingent)的貸款和抵押貸款鼓勵人們購買各種耐用消費品,包括房子。類似安排也可以用來鼓勵企業投資。

政府也應該考慮發放消費券以刺激家庭消費。中國已經這麼做,該國50個城市的政府正發行電子消費券,可在一定期限內購買各種商品和服務。因為必須在到期前使用,它們可以在經濟最需要刺激的時候有力地促進消費與總合需求。

因為這場瘟疫持續的時間可能遠遠超過最初的預期,各國將須推出更多刺激措施。例如雖然美國已經花了3兆美元在各種形式的援助上,但如果沒有更多措施(最好當然是設計得好一些),這些錢將只是延長了許多企業幾個月的壽命,而不是真的救了它們。

已經在幾個國家行之有效的一種方法,是以企業留住員工為條件向企業提供援助,視企業收入萎縮的比率幫助它們支付工資和其他費用。在美國,華盛頓州聯邦眾議員傑亞帕爾(Pramila Jayapal)和數名參議員已提議立法推行類似的政策。

設計不良的刺激方案不但無效,還可能相當危險。不好的政策可能助長不平等,播下動盪的種子,並在政府需要政治支持來防止經濟長期衰退時削弱政府得到的政治支持。好在我們還有其他選擇。但各國政府是否會採取這些措施,則仍待觀察。本文觀點並不反映聯合國或其會員國的意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