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新產業

大學生辦活動、作實驗 新竹東門市場,百年菜市變文創景點

2020-07-08
作者: 段詩潔 

▲位於新竹東門市場三樓的開門工作室,前身就是音樂教室。圖為工作室成員陳泓維(右)、陳淑梅(左)。(圖/潘重安攝)

下午時分,走進新竹東門市場,望過去是長長的走廊,兩旁一格格的店鋪鐵門全部拉下;再往2樓、3樓走,每越過一個轉角,似乎又是無止境的長廊,時光彷彿就此凝結。

到了傍晚時分,不一樣的景象出現了!一樓店面陸續開張,桌椅交錯在長廊上,老闆忙進忙出,人潮陸續湧入,用人聲鼎沸來形容也不誇張。週末更是溫馨的風景,各種手作活動,吸引眾多爸爸媽媽帶著小孩一起來市場同樂,許多年輕人更是從別的縣市慕名而來。

清華大學攜手新竹市政府打造東門市場青年基地,讓老市場搖身一變成了文青觀光景點。位於3樓的開門工作室,就是翻轉市場的背後推手。負責人陳泓維去年剛拿到清華博士學位,「這是一個實驗室,鼓勵年輕人在這裡嘗試錯誤。因為有機、有趣,每次來都會有新的事物,可以滿足從幼兒園到老人家的各個年齡層。」(延伸閱讀:結合生活、生產、生態,打造地方創生的關鍵DNA!風土經濟 國旅升級新亮點

開門工作室 不怕嘗試錯誤

陳泓維娓娓道來新竹東門市場往日的繁華。1900年,10位地方仕紳集資蓋了這個市場,1911年被收回成為公有,當時還是巴洛克式豪華建築,舶來品、南北貨都透過東城門來往。後來日本人把舊城門拆掉,並在附近做了很多大型建設,例如神風特攻隊招待所就在附近,可以想見出入都是社會頂層階級。歷經瓦斯爆炸重建後,1977年市場成為現在看到的地下1層、地上3層的建築物,面積共達兩千多坪,至今仍是台灣單一主體最大的市場。

當年在東門市場不少都是有頭有臉的店家,還有全新竹第一座電扶梯,附近短短一條街有30家銀樓。那時1樓1個攤位的合法權利轉移金,可以換兩棟透天厝,風光程度不難想見。陳泓維還透露,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媽媽,現在都還固定在市場裡的某家店做頭髮。

後來新竹科學園區興起,加上台北高速發展,大約在2000年前後,由於新竹的百貨業快速成長,另一方面市場很難停車,來自外地的園區人,都喜歡去一站式的消費場所。東門市場逐漸沒落,陷入寂寥與荒涼。

「你可以想像,我們進來的時候,一樓廁所外面賣的不是衛生紙,而是針頭嗎?」由於店面一一結束營業,東門市場一度成了街友群集、乏人問津的社會治安死角。(延伸閱讀:國旅行為大調查:不到5%想跟團,這兩個地點最熱門

柯P的媽媽 也在這裡洗頭

2015年下旬,清華大學與新竹市政府合作跨域治理計畫,找到了當時剛從清大機械所畢業、正要攻讀服務科學研究所的陳泓維,與其他有興趣的同學,成立開門工作室。他們想,如果將青年創業,作為活化市場的手段,或許是一條可行之路。

其實陳泓維從14歲開始,就踏入了這個領域。當年文建會推動社區規畫補助案,陳泓維的父親是國文老師、地方文職工作者,陳泓維自然一起參與。他的上一個案子,則是橫山鄉大山北月,與同學用服務科學的方法,把廢棄30年的山區小學變得美輪美奐。

東門市場共571個攤位,2015年時約有100多攤在營業,經過開門工作室幾年的努力,大概增加了80個攤位。而開門工作室平均大概有6~8位成員,都是自由工作者的形態,每個人都是兼職。陳泓維說,這裡就是一個讓大家可以做些事情的地方。(延伸閱讀:老風土,新商機 風土資源具備了哪些優勢?能帶動什麼樣的體驗經濟?

一開始,反對改造市場的聲浪幾乎是一面倒。老闆說,你們學生都是來做作業 ,我們掏心掏肺地互動,結果學生交完作業就跑了,10幾年來都是這樣。陳泓維花了很多時間,讓他們看到學生們不會走。老闆們從一開始唱衰,後來才願意聊聊天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陳泓維告訴他們,開門工作室在這裡不賣東西,而是客廳、實驗室;10個有9個聽到,都搖頭說不可能。所以第一個工作,就是讓大家知道這是可能的,開門工作室在東門市場辦了一場又一場的活動,音樂會、講座等等,把原本根本不會踏進市場的人先吸引進來。

把在地人找回來之後,外地人也慕名而來,讓市場成了新竹市特殊的觀光景點。清大畢業生、工作室另一位成員陳淑梅,負責東門市場玩手作、開門LAB等活動。她說,去年初至今辦了60場活動,包括梭織、陶藝、香水、皮革、木工、插花等等,能想得到的活動都有,而不再只是吃吃喝喝、來買菜,吸引了很多年輕人與家庭來參加,還有不少從外縣市遠道而來,回響意外地熱烈。(延伸閱讀:返鄉媽媽揪夥伴讓紅烏龍更紅了!台東鹿野,農趣體驗玩活地方產業

▲新竹東門市場搖身一變成為特殊觀光景點。(圖/開門工作室提供)

槓桿效益大 不用砍掉重練

那顆桔子的店長張曉菁說,她的夢想是開一間小小的烘焙店,原來以前對市場的印象總是黑黑又髒髒的,但現在她很喜歡待在市場,除了早上有傳統攤商賣著魚肉蔬果,到了傍晚更是熱鬧,每家店的裝潢都很有特色,吸引了很多原本不可能踏進市場的人。 

另一家艾比兒甜點負責人郝彭宏則說,近年東門市場活絡起來,跟以往不一樣了,希望能藉由東門店讓名氣及業績有所成長。

陳泓維說,地方創生有幾種作法,一種是一筆大錢砍掉重練或是重新裝潢,4000萬到6000萬元跑不掉,但是幾年後案子做完了就沒下文了。另一種就是像東門市場,「我們一開始只有新竹市政府的資源200萬元,但是引了10家店進來,藉由槓桿效應,讓有資源的人帶資源進來,由下而上,帶動更多人、更多資源進駐,是地方創生的另外一個樣貌。」(延伸閱讀:在地女兒不捨古厝凋零 金門閩南聚落,老宅回春成住宿熱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