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閃辭董事成話題 陳守煌淡定談大同:一切為誠信

2020-07-08
作者: 洪綾襄

▲作為在野法曹,陳守煌樂見商業法院上路,讓重大商業案件速審速決,否則遲來的正義就失去意義。(圖/彭世杰攝)

6月30日的大同股東會上,公司派出奇招拿下全數9席董事,但再次當選董事的陳守煌卻在改選結果出爐後,立即宣布辭任。由於陳守煌曾任法務部次長、高院檢察長,身分特殊,難免引起外界好奇。

陳守煌再三強調,早已在4個月前,就向大同董事長林郭文艷和董事會表示,自己無意續任大同董事,並建議大同如果要固守經營權,應將票數灌注在重要人事上。沒想到,當天下午兩點竟然被通知自己當選,他因此立即在下午3點向公司表達無意續任。

「3年前,答應林蔚山董事長夫婦出任董事,是因為他們很誠心地請託;如今請辭也不是為了私人目的或想出名,真的是之前都已經跟親戚、同事、司法界好友都講說我不會再當了,如今更不會因為選上了而改變心意,做人誠信是基本的」。(延伸閱讀:公親變事主的亂象與怪象...前法界高層超好用,成了獨董搶手貨

無意續任董事 早已告知法界與親友

這不是陳守煌第一次為了信守承諾而推辭職位。2016年,他就為了信守和法界好友在退休後一起開律師事務所的承諾,辭掉被提名為大法官的機會。

在台灣法界,陳守煌的仕途之路是十分特別的,他在念台中師專4年級時,就靠著自修考上律師,當時才19歲,隔年又考上司法官。這個紀錄至今無人能破,也讓考試院為此修改司法官應試的年齡規定,須滿22歲才能參加。

在司法體系服務35年,歷任6位檢察長、法務部次長後轉戰律師,陳守煌卻將事務所取名為「平安恩慈」,就是希望即使走出公門體制之外,仍能秉持《聖經》箴言行事:「你當為啞巴開口,為一切孤獨者伸冤。你當開口按公義判斷,為困苦和窮乏者辨屈。」

法務部前部長邱太三觀察,因為陳守煌的出身特殊,在國內法界並不被歸類於哪個幫派,而他的行事作風都是基於作為一個虔誠基督徒的責任心和使命感,因而贏得業界的好名聲,「即使走到天平的另一端」,也一直都有實力堅強的夥伴加入。

▲陳守煌(左)從基層做起,歷任6位檢察長。(圖為2007年檢察長交接)(圖/攝影組)

現年68歲的陳守煌說,人生走到這份上,開業當律師的目的不只為了賺錢,而是要在訴訟輸贏之外,為兩造追求雙贏的「圓滿」。在他的號召下,成立將滿4年的平安恩慈國際法律事務所,如今堪稱「檢察長事務所」,主持律師陣容中有曾任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別偵查組主任的陳雲南、最高行政法院審判長黃合文、最高行政法院法官闕銘富、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官陳榮宗等人,下半年還會有好幾位最高法院庭長等級的夥伴加入。「平安恩慈」擅長刑事、民事、行政訴訟,近期還將業務拓展到家族企業上,延攬了安侯建業(KPMG)會計師事務所台灣所前副董事長方燕玲,擔任家族治理中心執行長。

退休生涯追求圓滿 開律師事務所不只為賺錢

曾經一路仕途順遂的陳守煌,2013年卻意外捲入馬王政爭,被質疑為王金平傳話關說柯建銘案,而讓陳守煌從法務部次長職位,一夕之間被「貶」至最高檢察署檢察官,「窩」了3年,並在這個職位上退休。談起往事,陳守煌大方笑說:「上帝的帶領都是美好的。」他早已不在乎外界所謂的委屈,因為他從學生就一直信守,「人生沒有太多的應該,只有感恩;沒有太多擔心,只有放下;對神、對人感恩,對自己悅納,在挫折中學習成長」。(延伸閱讀:八家外資保銀全挨告!遭大同提告外資:台灣不歡迎我們嗎?

在認識上帝之前,陳守煌對人生際遇難免有怨懟。民國60年代,會念公費師專的孩子常是別無選擇,因此儘管陳守煌成績一直很好,但家境不佳,長期營養不良導致身形瘦弱、體育分數不足,才讓他無法直升高中、念大學,不能像同學施崇棠念理工、出國深造。

提到當年隻身從彰化到台中念師專,看到降旗典禮時,夕陽透過國旗映照在黑瓦紅磚青苔上,「那景色讓我湧起一股悲愴,驅使我要再更上進」。陳守煌坦言,要是能念大學,當然首選醫科,但既來之,則安之,而法律是只要懂得讀書方法,就可以靠自學的社會科學,也許比較有機會突破。

陳守煌從師專2年級就決定要準備考司法官,母親知道後帶他去廟裡求籤,求到的神諭卻是「此生無望」,狠狠澆了他一頭冷水。直到有人傳福音,說你要是信上帝,「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就不受命運時辰地理風水挾持。「我不想被命運操控,想走一條自己可以掌控的道路,就開始禱告,如《聖經》箴言所提的: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所以我在讀書前就禱告,果然第一次檢定考就7科過5科,第2年就全過,然後再考取司法官。」

因為身邊沒有任何念法的師友,司法官放榜後一週陳守煌才知道自己考上,到了司法官訓練所,同儕們都有老師學長學姊小圈圈,他不被納入台大幫、東海幫等名門正派,但靠著自己努力,繼續往上攻讀碩士和博士。

法律要與時俱進 盼政府能鬆綁產業法規

「和我做朋友,我就一定不會出賣你,不管你做得是對或錯,因為你是我朋友,我就不會評斷。」談到這裡,陳守煌再次強調,出於情義,他不會對大同的事情做任何評斷。

不過,擔任公司董事對陳守煌並非跨界嘗試,他說其實從擔任法官開始,他就大量閱讀經濟與財經相關的新聞,以培養視野與同理心,如今也因業務而擔任多家公司董事,但都會信守本分。「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做信徒的榜樣。」這句話他曾對年紀輕輕的自己說,如今也苦口婆心地對年輕的法界後進說。

跳出公門之外後,陳守煌引用管子所說的「法與時轉則治,治與世宜則有功」,向政府建言。他認為,法律需要隨著時代進步而修正,若台灣產業要與國際競逐,就應該檢討法規框架,適時對電子、生技和數位新創等產業做鬆綁,要站在時代的前端,才能超前部署。(延伸閱讀:今年經營權之爭特別多!東林公開收購案 「假螳螂捕蟬,真黃雀在後」

歷經幾次重大爭議案件,陳守煌笑說,這反而讓他有機會換個角度看人生,「這是一種突破、超越和解脫,你也可以因此獲得高層次的淡泊和寧靜,從而更自由自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