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外交政策帶有交易色彩,這樣的美國可靠嗎?百變川普讓盟友擔憂真心換絕情

2020-07-03
作者: 金融時報精選

▲南韓首爾美國大使館前,民眾舉標語聲援美國「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議活動。(圖/達志)

近日,南韓首爾美國大使館前不但有聲援美國「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抗議活動,更有示威聲討美國總統川普要南韓提高五倍支付駐韓美軍的費用。雖然一起打過韓戰,韓美盟誼非比尋常,但南韓始終有一股揮之不去的反美情緒,尤其是年輕的左翼激進團體,不滿川普而起的怒潮,甚至成為政治主流議題。南韓特種部隊前司令全仁釩說:「川普把我們說成是吃軟飯的人,現在這已成了韓國人的情緒性議題。」

自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美國的亞洲長期盟邦就擔心他帶著交易色彩的外交政策,遲早會犧牲盟國利益。在美國對武漢肺炎病毒疫情反應荒腔走板、社會深陷種族正義衝突之際,美韓此次對峙也反映出,美國在亞太地區建立起的安全秩序、在此安全秩序下維持了70年的和平,已因中國崛起而出現裂痕,而美國的「領導缺席 」也使得形勢益加嚴峻。(延伸閱讀:吳嘉隆:川普設局給習近平

抗疫無章法 莫非強國弱化

儘管川普的「 美國第一」世界觀在南韓的衝擊最大,但美國其他亞太盟國如日本與澳洲,也都擔心作為區域霸權的美國對亞太的承諾愈來愈少,而且施行保護也愈來愈無力。在中國與鄰國打交道無論是經濟或軍事上都日漸強悍之下,這種擔憂已成了警覺。

美國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研究員葛來儀(Bonnie Glaser)說:「部分亞洲國家對與一個似乎難以預測且不可靠的美國亦步亦趨,顯得有疑慮。今年11月,川普若在總統大選中落選,整個地區反而都會鬆一口氣。」不過,盟邦對美國日後的支持度會遠超過此刻的川普政府,也表示懷疑。她說:「原因在於美國的外交關注範圍和軍事能力。 」
美國與歐盟、北約的關係也不若以往,它正考慮自德國撤離部分軍力。但亞洲的風險更大,全球貿易路線所經的危險引爆點包括北韓、釣魚台、台灣海峽和南海,外加印度與中國、巴基斯坦的緊張關係。

今年4月,美軍結束了在關島16年的轟炸機部署。2004年以來,太平洋美軍自關島出動的重型或隱祕轟炸機,數小時之內即能抵東海、台灣與南韓。新跡象顯示,美國長期所恃的軍事超越性已經漸失;北京的中程導彈數目日多,意味著美國從大型基地部署機艦的傳統投射力量,風險增高。

不過,美國戰略司令部澄清,如今機艦從美國本土基地出任務,是更具韌性及不可預測的。美國亞太盟軍一名軍事官員說:「這是給『關島殺手』的答案,是正確的決定。」「關島殺手」指的是能從中國襲擊關島的中國東風二六中程導彈;分散部隊與武器、不定期移動,將令中國瞄準不易。他說: 「不過,當然會令人聯想到這是美國示弱的政治信號。 」

航空母艦也是如此。航空母艦一直是美國投射力量的關鍵工具。東京智庫亞太計畫主席船橋洋一說:「它們可能會變成恐龍,武漢肺炎病毒暴露出美國航空母艦的脆弱性。」病毒爆發迫使美國駐亞太地區所有四艘航空母艦都留在港口,西太平洋沒有美國航空母艦出沒。

華盛頓處理疫情的困窘動搖人心。菲律賓大學海事與海洋法研究所所長巴通巴卡爾(Jay Batongbacal)說,美國未像經濟、軍事、技術強國該有的那樣,有效或強力應對這種流行病, 「人人都看到盔甲褪色了」。(延伸閱讀:【今日必讀】擺脫美國GPS!彭博社:美中太空戰白熱化,中國北斗衛星網路成關鍵武器

▲反制中國,美國航空母艦戰鬥群頻頻在南海現蹤。(圖/取自維基百科)

劍指北京 美艦頻逡巡南海

川普把注意力放在中國形成的軍事挑戰上的作法,美國的亞洲盟邦倒十分肯定。美國已將中國定義為戰略對手,是尋求「取代美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修正主義大國。美國堅稱北京利用不斷增長的軍事和經濟實力來嚇阻鄰國,想為「亞太地區訂出有利中國的新秩序」。

美國軍方現已將印度太平洋地區稱為「優先戰域」,並調整路線,全心全意對付中國。葛來儀說:「美國在軍事領域已經覺醒,十年後——可能要花這麼長時間——我們對中國會處於絕對的優勢地位。」

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戴維森(Phil Davidson)4月提交國會的報告中,要求未來6年內增撥2百億美元重振軍力。他說,這是要告訴潛在的對手:任何先發的軍事行動代價都會很高,並可能鎩羽。提振計畫的優先任務之一是建立關島防空圈,以及沿著中國與西太平洋之間的島嶼盟國鏈部署一系列防空和反艦導彈。美國印太司令部也在推動強化軍事同盟,藉由加強情報交流、建立印太盟國共享的感應器網路、創建聯合指令與控制工具,以及增加聯合演習。

儘管美國海軍長期以來一直在南海從事所謂的「航行自由」行動,如今仍面臨必須出沒更加頻繁的強大壓力,特別是來自菲律賓和越南。後二者經常在南海與北京發生領土主權與資源勘探衝突。越南河內社科暨人文大學校長范光明說,美國似乎只有在中國動作多時才遇強則強,這樣「來來去去」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不過,最近美國似已改變它的南海作風,回應北京在有爭議水域的加壓行動。中國4月間派出一艘地質勘查船進入馬來西亞經濟水域,美國即在該區出動軍艦進行轟炸巡邏任務,也與澳洲海軍舉行聯合演習。一名前美國軍方官員說:「這可能被解讀為我們現在可能願意冒險挑戰中國,而我們的東南亞友人對此甚表歡迎。」

美國要求選邊站 盟友難為

然而,在美國出動軍力的背後,許多亞洲友人也擔心華盛頓政治態度的轉變,尤其是「美國優先戰略」背後的思維。白宮不久前發布《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方針》,內文僅略提與自由貿易或民主盟國共享的價值觀,卻對保護美國人民、國土與生活方式、促進美國繁榮、以實力維護和平及增進美國影響力列為主要目標。

船橋洋一說:「美國曾經講求自由國際秩序,我們之所以需要抗衡中國——保護我們的價值觀和這項秩序,原因在此;但我們再也看不到美國為這些價值觀動員——我們擔心美國正在典當盟國,用他們作為卒子、籌碼。這種不安全感是以前所沒有,非常令人不安。」日本是美國亞太部隊最大駐留國,對美韓這次爭議高度關注。日本的美軍部隊駐署協議年內也須重議。

一些美國盟國感覺在華盛頓與北京日益激烈的衝突中進退維谷。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六月在《外交事務》為文指出,美中競爭引出「深刻的問題」。他指出:「亞洲國家視美國為在亞太有重大利益的在地強權,而中國是門口的現實問題;然而,亞洲國家不希望被迫在兩者中做選擇。」但是,隨著美國欲使技術供應鏈與退出軍備控制、衛生與氣候協定等脫鉤,許多亞洲國認為美國要求的就是選邊站。
大多數盟國而言,與美國維持牢固夥伴關係仍然是首選。越南不是美國的軍事同盟,卻穩定擴大與美國的軍事交流,包括港口訪問與演習觀察。在長期與美國有同盟關係的菲律賓,杜特蒂總統尋求與中國建立更密切關係,但6月1日仍決定規範美軍來訪的協議維持不變,無疑默認菲律賓仍然重視美菲同盟,認為這是對中國威脅的嚇阻。

但部分區域強權也透過建立彼此之間、與其他國家之間的安全關係,對美國緊縮式戰略避險。日本在區域安全上承擔更多責任——日本自衛隊參與美國航空母艦的執勤任務,並與來自歐洲國家和加拿大的海軍艦艇合作以確保海上安全。此外,為了補上美國所缺的經濟軟實力領導地位,東京也抵制中國投資東南亞和南亞基礎設施的「一帶一路」倡議。

這類「中間大國」的崛起與介入,是要確保區域平衡,也是美國緊縮戰略效應下最有利的發展情況。不過,葛來儀也警告,亞洲有分裂為親美集團與親中集團的風險。某些傳統上與美國為友的國家可能認為,華盛頓既不尊重其經濟利益,也不保護其安全,何不倒向中國?

親中或親美 各國各有盤算

這在南韓確有可能。駐南韓前美軍戰略專家、任職於國防諮詢公司StratWays Group的崔保羅(S. Paul Choi)表示,與華府失和使一些左翼激進分子一針見血地質問:「美國的頤指氣使與中國的經濟脅迫有什麼差別?」隨著北京日強,南韓民眾也可能接受中國的推進。南韓特種部隊前司令全仁釩說:「中國告訴世人他們會成為新世界的新答案⋯⋯,南韓很多人都相信這一點,這使局勢極為險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