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過來人」看廣明、惠普和解戲碼 認清「三件事」台企才能避踩反托拉斯法紅線

2020-06-24
作者: 馬瑞璿、王子承

▲(圖/今周刊)

台灣法制師承德國,卻對英美法系不夠了解,尤其是反托拉斯法,接連讓台灣企業跌跤。此次的廣明案、10年前的面板產業反托拉斯案,都是台灣企業的最佳借鏡。

僅僅12天,惠普(HP)控告廣達集團旗下廣明光電違反托拉斯法的案件出現重大逆轉!6月初,廣明總經理何世池還對二審判決結果大喊「ridiculous」(荒謬),6月18日,惠普、廣明就同步宣布「和解」。短短12天,雙方之間做了什麼樣的攻防,讓訴訟終於畫下句點?

美國聯邦地區法院今年1月判決廣明必須賠償惠普的金額高達4.39億美元,折合新台幣約131.28億元。攤開廣明今年第一季財報,總資產也才121.8億元,扣除負債47.05億元,淨資產只有74.75億元,根本不夠賠。

所幸雙方達成和解,雖然賠償金額保密,但法學專家認為,若惠普以原始所稱受損金額1.76億美元(換算約新台幣約52.63億元)要求和解,廣明最好同意,這與廣明今年第一季帳上現金相差不遠。

對此,廣明僅回應,「和解金額內容不能對外透露,財務狀況足以支應及維持公司正常運作。」消息一出,一改6月上旬連3天跌停走勢,廣明6月19日、22日連2根漲停板鎖死不動,不但讓廣明股價一吐先前怨氣,連2日漲停價委買量也都高達10萬張以上,投資人想買也買不到。

原本二審判決下來時,外界幾乎都認為,廣明賠付巨額幾乎是木已成舟,但熟悉法律程序的專家指出,在惠普申討賠款的執行過程,有機會讓廣明實際賠付金額不那麼高。

官司之下沒有贏家 專家:最好結局就是和解

關鍵在於,若廣明不自動履行美國法院判決,惠普可持美國判決向台灣法院提起許可執行之訴,待取得勝訴判決確定後,才能在台灣強制執行,而「台灣法院判決」會成為廣明最終賠償金額的談判關鍵。

「台灣《公平交易法》裡面也有賠償3倍金額的規定,所以我們法院很可能會傾向肯定3倍懲罰性賠償。」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沈冠伶研究廣明案之後做出分析,「但這個金額已經影響到公司繼續生存的利益,從財產權保障及是否違反比例原則的觀點,是否要全額承認,這都有討論空間。」

再者,如果雙方繼續告下去,等台灣法院最終判決下來,到惠普要求強制執行,一連串程序沒有花個5年、10年跑不完,不論對廣明或是惠普 都是時間與金錢的消耗。

「最好的結局就是和解。」早在雙方尚未握手言和之前,一位法界專家就如此表示,而且「只要惠普肯和解,廣明最好趕快踩煞車。」

對惠普來說,打下去也未必有利。群勝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歐陽弘就表示,「假設惠普真的要徹底擊退廣明、廣達,官司就會繼續下去,但這麼做,廣明擺明會破產,只要廣明用破產應對,惠普就會妥協。」

惠普自然知道,若把廣明逼到破產,能不能拿足賠償金還是問題,何況惠普是廣達的大客戶,撕破臉,對彼此都沒有好處。因此,雙方再度洽談和解,順勢走下台階,於6月18日簽訂保密和解協定。

廣明案雖然畫下句點,但對以代工製造為主的台灣產業界,要避免戴上「托拉斯」大帽,確實是企業必上的一課。廣明原本以為身為代工業者,客戶是否「聯合定價」跟代工者無關,但本案凸顯了實際狀況並非如此。廣明被美國司法認定為涉嫌與客戶「共謀」,無法置身事外。再者,一旦反托拉斯法案件成立,也不是刑事沒事,民事訴訟也就跟著沒事,且往往民事訴訟敗訴的賠償金,足以造成公司致命傷害,不可輕視。

10年前,台灣面板業也曾遭控「涉及聯合壟斷」,當時,友達、奇美電高階主管都曾因此赴美服刑。10年過去,市場彷彿淡忘了這件事。

紅線、風險與準備 過來人、專家解析反壟斷法

曾因判刑確定而赴美坐牢369天的前奇美電總經理、現任誠美材董事長何昭陽,便以過來人的身分,為台灣企業解析反托拉斯法絕對不能踩到的紅線、不能小看的風險、以及企業應該做好的準備。

談起反托拉斯法,何昭陽認為,有3件事情企業必須要認識。第一,認識共謀。第二,了解寬恕原則。第三,明白台灣法庭與美國法庭不同。

「那個時候,我本來不願意認罪。後來,是美國律師在黑板上一字一句跟我說明到底美國認為的『共謀』是什麼,我才大徹大悟。」何昭陽回憶起多年前的那一幕,歷歷在目,「這讓我做了180度的改變,2010年決定認罪。」

究竟什麼是共謀?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特聘教授林志潔說,美國的「共謀」與台灣的「共同正犯」是不一樣的概念,她用一個淺顯易懂的例子來說明,「如果A與B兩個人講好明天早上9點要去搶銀行,還分配好各自工作,結束後,A就Google Map查詢路線。至此,共謀搶銀行這條罪已然成立,即使明天A與B都沒有出現在銀行,這條罪仍然成立。」也就是說,只要彼此達成合意,裡面已經有人開始做一些準備,共謀罪就已經達成。

全球許多國家的競爭法(Competition Law,獨占禁止法)都有「寬恕政策」,以美國來說,第一個來自首的人,可獲得100%刑事、民事責任豁免;何昭陽回憶,當年面板反托拉斯法案中,就是因為有企業想要搶豁免權,大力配合調查,這也讓後面才認罪的他們吃足苦頭。

法庭上比誰的瑕疵少 盡速和解才能降低損害

對於寬恕政策,成功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顏雅倫表示,「愈晚和解的被告,就有愈高的風險承擔共謀產生的所有損害賠償責任,即使某個被告說不定是在共謀案裡面比較重要的角色,但因為寬恕政策,這個被告的損害就降低了。」

另外,台灣法庭與美國法庭的審理制度大不同。何昭陽說,「美國法庭採取陪審團制,陪審團是隨機抽樣老百姓,我參加的那一庭,陪審團員有10來個,它的組成有歐巴桑、歐里桑,也有年紀很輕的,不見得曉得品牌、代工到底是什麼。」

顏雅倫提醒,「台灣廠商不能拿台灣訴訟制度去評斷,或者認為美國的訴訟程序會怎麼進行。在別人的法院,中間會不會有一些不利的因素,企業進庭審之前就要評估。」

資策會科法所組長許芳瑜也強調,如果進入了美國反托拉斯法訴訟階段,關鍵點已經不是去爭執有沒有實質影響力,關鍵在於比誰的瑕疵少,惟有盡速與被告和解,才能自保。

服刑回台後,何昭陽開始強力推動企業法遵,「公司明定了許多規定。」包括與競爭者會面、參與同業公會時必須注意的事項,他認為,企業法遵成本就算因此提升5%到10%,成本不會上升多少,但能避免在商業行為上踩紅線。

其中,同一產業的業務人員互動尤須審慎。何昭陽叮囑公司員工,「與外人,尤其是熟識友好者,必須要注意:1、嚴禁談公事。2、公私分明,公司用公司e-mail,私事用私人電話。3、行事曆上務必標示清楚公出的人、事、物(歷史久遠也可考)。」務必要將公與私劃清界線。

回首過往,何昭陽坦言,「那個認罪對我們是對的。友達到二審,也是輸。」幸好他及早明白了什麼是「共謀」,他說:「我經歷的這一遭,讓大家了解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惟有確切了解美國反托拉斯法對被告「是否有共謀」的認定原則,從頭防範,才能徹底避免踩紅線。…(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227期)

延伸閱讀:

「體積比冰箱、冷氣機還小」 這種家電其實是不折不扣的吃電怪獸

陳時中的妻子看似平凡音樂老師,其實家世很...  大學同學揭底「他的戀愛史」

年領200萬股利!他歷經4次股災領悟:一張不賣,奇蹟自來

結婚買房「四大眉角」要注意 預算有限房貸怎分配、可考慮買哪些區域?

老公像「大型垃圾」,愈看愈討厭? 專家:妻子必學2招,改造他成完美情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