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金融風雲

彰銀放不放手?保德信買得到手?要跟新光共同攜手? 吳東亮三大戰役的最後一搏

2020-06-29
作者: 洪綾襄

▲儘管官股拿下多數席次並再次取得經營權,但吳東亮在彰銀董事會仍埋有4席伏兵,是進可攻、退可守的絕佳布局。(圖/攝影組)

6月19日一早,新光金股東常會董事改選,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與二哥吳東賢聯手,以家族投資公司進賢投資所提名的董事候選人蔡宏祥,未能擠進新光金董事會。

午後的彰銀股東會上,雖然台新派搶下1席自然人董事和3席獨立董事,但仍少於公股傾全力搶到的5席董事,再度與彰銀經營權錯身。

這幾場戰役勝負,對吳東亮的事業都極具指標意義:對於新光,雖然先前造成董事超額提名,但吳東亮其實不急於推動台新與新光合併,沒有徵求委託書,顯然只是要以家族成員身分「鄭重提醒」大哥吳東進好好經營新光。(延伸閱讀:民不與官鬥 謝金河:吳東亮應該考慮退出彰銀!

彰銀糾葛多年將畫句點?

對於彰銀,拿下3席獨立董事與1席自然人董事,相較於官股前後砸下2百多億元買股、徵求委託書,最後還是得與台新派分庭抗禮,只能說是官股慘勝,台新金則贏了裡子。

市場人士分析,從台新放棄配票給法人代表,而是全力灌票給自然人董事與獨立董事,且最重要盟友吳澄清未投票給自己,而是把票配給自然人董事陳淮舟,暗示其股權可能準備出場,種種跡象都指向,吳東亮可能已放棄取得彰銀經營權,對是否繼續持有彰銀股權也有鬆動的空間。

目前台新派的四席董事都不是法人代表,而是以自然人身分(含獨董)當選,因此就算日後台新金賣光彰銀了,董事身分也不會自動解除,是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極佳策略。因此推測吳東亮未來的重心,應要放在併購保德信人壽上,才能為台新金開創新格局。(延伸閱讀:【彰銀董事改選】財政部穩住「一席都沒少」 台新金配票耐人尋味

回顧參股市值將近2千億元的彰銀,對台新金是幸福、也是辛苦的開始。2005年時台新金大軍師吳統雄出奇策,以溢價45%的高昂聘金,砸下365億元台幣取得彰銀22.5%股權,攔胡淡馬錫,成為彰銀單一最大股東並拿下經營權,預計打完呆帳,聘金就可陸續回收。

併購保德信得先改善體質

但台新金也為此付出極大代價,為了併購彰銀,發行特別股、次順位債、私募、甚至短期借款才籌足價金,卻不巧遭遇雙卡風暴,重擊以消費金融為主的台新金資本體質,結果不但得罪了當朝,又無法即時增持彰銀逾25%以達金控控制性持有比率,從此錯失併購良機。

自此以往,台新金每次發動併購,就會被主管機關高度檢視其財務健全性。以2012年為例,台新本已與紐約人壽約台灣子公司簽訂併購,拖了一年,竟被金管會以負債比、雙重槓桿比率、資本適足率等財務指標表現欠佳為由,要求台新金改善財務狀況後「再議」此案,形同駁回,只能眼睜睜看著紐約人壽改嫁元大金。

今年保德信人壽求售,共三家進入最後競標。外資透露,出價高低依序為聯邦銀行、第一金和台新金,保德信考量到整體綜效,偏好賣給台新金,該案已決標,卻一直卡在金管會。(延伸閱讀:保德信韓國搶先完售!台灣還值多少?

6月18日再被詢問進度時,銀行局局長莊琇媛便直言,台新要做併購或增加投資,不可能刪掉彰銀那塊不看,「資本結構不好,就應多方面考量,可以處分彰銀充實資本,或做現金增資。」

在彰銀股東會改選後,財政部次長阮清華也喊話,財政部沒辦法逼台新金增持或賣掉彰銀,但台新金也不能老是用彰銀當藉口,不正視自己財務體質的問題。其實若台新願意以近日市均價約19元賣出彰銀,仍可回收4百多億元,加上這15年來領走的220億元股利,並不吃虧。也無怪乎彰銀工會理事長曹炳坤要對吳東亮說,「這麼多年了,你老了,我也累了,放手吧!」

平心而論,此次官股為保經營權,棄守彰銀獨董,將審計與薪酬委員會奉送給台新金,對往後董事會運作的確失策,但獨立董事依法必須本於彰銀的全體股東利益最大化立場行使職權,也不能有不利於公司發展的杯葛行動,否則會有背信之虞,台新反撲力道仍將受限。

回顧台灣金融史,台新金並不是唯一一個有委屈的企業,但像中信在紅火案、元大在結構債案後調養生息,仍能再次叱咤業界。可見能否做大做強,端視主事者一念之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