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廖康樾:收藏家的品牌迷思—「鑒賞家」還是「好事者」?

2020-06-26
作者: 廖康樾

▲(圖/Pixabay)

隨著疫情緩解,多項藝展開幕。筆者參觀一家經營有成的藝廊,對其代理的亞洲藝術家作品相當激賞,興奮地建議他們可以推薦給此間大藏家。想不到藝廊主人抿嘴苦笑回答:「不可能的,他們只認『品牌!』」

「什麼品牌啊?」筆者問。「第一是藝術家名氣呀!很多大藏家,特別是台灣的,生怕買了朋友沒聽過的藝術家作品很沒面子;而且最流行是買個拍賣封面作品,才叫作上檔次。」

筆者指著藝廊作品說:「可是這件品質與創意都相當高超啊!而且性價比很高⋯⋯」。「很多大藏家不願意買某個價位以下的東西,以免有失身分。而且他們普遍認為從國際大畫廊買大名家作品,還可以保值。」藝廊主微微嘆氣說:「這就是品牌的魅力。」(延伸閱讀:心適:網路拍賣,惡疫裡的藝市人生

大品牌通路就掛保證嗎?

藝術與古董產業概分為初級與次級市場兩大類。次級市場目前的最大通路,莫過於拍賣公司。但拍賣公司信譽再卓著,也有兩不保:不保「真」,不保「賺」。翻閱所有國內外拍賣合約,當中都清楚說明:拍賣公司只要無故意過失,是不對拍賣作品真偽負責的。固然最近有法國的判例是對拍賣公司未盡鑒定責任者判決處罰,但是除非證明是有蓄意詐欺情事,拍賣公司不保真依然是常規。即使今日國際拍賣公司為爭取稀世珍品上拍,對少數藏家私定保價契約,但是這一來無法保證拍品成功拍出,二來也無法保證藏家絕對獲利。

拍賣公司對次級市場的最大價值,是提供一個相對公開透明的廣大平台以及清算機制,以促進市場交易,而且所有拍賣紀錄都可以查考覆驗。其他的機制利弊,至少不是拍賣公司的主要成立宗旨。

藝術古董初級市場通路,則是藝廊與古董商組成。諸如代理的藝術家在代理後於世界藝壇的地位提升程度,經手作品被知名博物館、美術館典藏與展覽紀錄,以及藏家將作品回流次級市場的戰果等等都要評估。單純看銷售額與成交量很偏頗,更不是看場面是否闊氣,與名流往還是否頻繁。

藝博會是近年新興的流行通路,但實際上仍是藝廊與古董商的線上與實體市集。換句話說,藝博會本身的所謂品牌,其實完全仰賴招商與吸引人潮的績效來決定,這與大藏家希望購藏體面保值,沒有直接關聯。(延伸閱讀:除了賞心悅目 還可坐享增值利益》企業收藏藝術品  賺面子也賺裡子

這樣看來,藝術家與作品的品牌號召力才是王道嗎?經驗告訴我們:不盡然!

舉一個叱咤全球藝壇數十年的當代藝術天王巨星—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為例,赫斯特自1991年那件把鯊魚泡在福馬林的作品開始,不但屢屢撼動藝壇,在國際知名美術館與雙年展乃至於典藏回顧展,始終是門庭若市,代理經銷藝廊也從最初的薩奇、白立方,到今天全球首屈一指的高古軒。

大牌藝術家作品一定保值嗎?

早在2007年赫斯特就創下在世藝術家最昂貴作品的世界紀錄,甚至在2008年破天荒自己找上蘇富比推出個人專拍,金融海嘯爆發當天開拍,締造2億美元的成交金額。他絕對符合「全球知名、國際通路、價格高昂」3項大藏家的收藏標準了。然而收藏赫斯特作品的收藏家就高枕無憂嗎?

光是從圖一就可以看出,赫斯特近十年來上拍的作品不但不是票房保證,而且成交價格是迭有起伏;不但如此,近3年成交總額還下滑,都未超過一一年的高峰。

再看圖二,從2013年起流拍率就節節升高到2016年,導致2017年上拍的作品減少而且估價調低,但是從2017年起兩年,無論是成交金額、成交率及高於預估價的比率回穩。只是好景不常,從2019年起行情似乎又開始震盪走低了。

購藏藝術品與古董畢竟不是買包、買車,要求的知性難度與感性質素顯然高深得多。人云亦云託交信靠所謂「品牌」,而疏於深造自得,筆者認為不妨讀讀宋代大書畫家米芾的這段話:「好事者與賞鑒之家為二等。賞鑒家謂其篤好,遍閱記錄,又復心得,或能自畫,故所收皆精品。近世人或有貲力,元非酷好,意作摽韻,至假耳目於人,此謂之好事者。」

但願所有收藏家都能成為鑒賞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