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陶冬

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

陶冬:當邱吉爾要被斬首時…

2020-06-23
作者: 陶冬

▲(圖/達志)

美國黑人佛洛伊德被白人員警虐殺,演變成美國社會的撕裂,演變成對自己歷史與傳統的否定。對種族主義的抗議在世界數十個國家得到回應,街頭示威此起彼伏,其中最激烈的街頭運動發生在英國,歷史人物的雕塑遭受衝擊。邱吉爾在英國議會對面廣場上的雕像,受到抗議人士的塗鴉,如果不是倫敦員警提早布防,邱吉爾雕像恐怕也要被斬首了。(延伸閱讀:預言經濟復甦將是「部分的V」 辜朝明:美國認錯,台灣地位大提升

當你用現實標準去衡量歷史人物⋯

邱吉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可謂是中流砥柱式人物。他的堅韌毅力,實乃世界人民取得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一個重要因素。歷史由勝利者書寫,邱吉爾在歷史書中的形象大多正面,他的睿智言論更是膾炙人口。然而,他本人受教於貴族教育,一生認為雅利安人種最高貴,口不擇言的性格留下了不少為人詬病的種族主義「名句」。他在戰後鎮壓殖民地獨立、壓制印度的群眾運動,乃至主張分裂中國,都是邱吉爾人生的敗筆。

歷史人物說了什麼,做了什麼,都是特定歷史環境下的產物,他們無法跳出身處的歷史格局、認知水準來思考與行動。美國建國之父華盛頓,在奠定美國政治架構上居功至偉,但也曾是蓄養316名黑奴的奴隸主。儒家創始人孔夫子,算是大德宗師級別的思想家、教育家,不過也擁有僕從。用現時的道德標準去衡量、要求古人,是歷史精神分裂。(延伸閱讀:肯尼斯.羅格夫:過度去全球化斲傷世界經濟

然而,邱吉爾雕像差點被斬首,卻又是一個重要的事件,這標誌著邱吉爾親自參與設計、籌建的一個時代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新的國際秩序在美英主導下建立了起來。聯合國、IMF(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GATT(關稅與貿易總協定,後改為WTO)、布列頓森林體系、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國際政治、貿易、金融、文化、衛生的跨國組織引領下,世界進行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全球化運動。人流、物流、資金流、資訊流,愈來愈自由地跨境流動,勞動分工全球實施、生產線全球布局、消費市場全球聯通。

邱吉爾參與構建的戰後新秩序,帶來了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經濟繁榮,而且這種經濟繁榮惠及幾乎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全球化帶來了生產力的快速提升,帶來了收入的快速提升,帶來了希望,這70年世界上再也沒有發生世界級別的大戰。

然而,全球化也帶來了貧富懸殊,帶來了發達國家低端就業機會的消失,帶來了一次又一次金融危機、債務危機。2008年雷曼事件觸發的金融海嘯,已經為世界敲響了警鐘,但是各大國的政治精英對此卻視若無睹,企圖用印鈔票來解決深層次的社會矛盾、經濟矛盾。社會矛盾、政治怨氣無法通過正常的途徑發洩出來,數年後極端政治勢力便在歐美紛紛崛起。

川普以其極端的政治主張和挑戰精英勢力的姿態贏得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那是當時政治環境的合理產物。歐洲極端政黨在多數國家奪權未果,但是政治影響力卻大增。更重要的是戰後政治穩定基石的中間偏左與中間偏右政黨、政客紛紛落馬,議會政治極端化、社區民情對立化、街頭抗議暴力化成為了社會撕裂的重要特徵。

佛洛伊德警暴致死案,只是在充滿火藥味的社會中劃了一根火柴。憤怒、偏激的社會,需要用非傳統的形式來表達失望、憤恨。這是對現實的不滿和絕望,夾雜著從政治觀點到種族歧視、從收入就業到發展機會,涵蓋著幾乎所有議題。

當極端價值觀愈來愈有市場⋯

對於歷史歇斯底里式批判,實際上是對現有制度和秩序的控訴、挑戰。這場街頭抗議,也許會慢慢冷卻下來,但是未來還會在新的刺激因素下重演。筆者看來,戰後70年的秩序正在慢慢地坍塌,聯合國/WHO、中間偏左/偏右兩黨執政、自由貿易、工會/勞資談判,隨著戰後嬰兒潮的老去,邱吉爾時代的價值觀也在老去。極端的歷史觀、價值觀漸次登場,政治正確的民粹運動中哥倫布雕像被斬首,華盛頓被清算,電影亂世佳人被下架,谷歌的「黑名單」變成「遮罩名單」,不知會不會有一天股災不再叫「黑色星期五」?(延伸閱讀:愛榭克:最壞時間已過?經濟數據報喜 美股迎接燦爛6月天

綜觀歷史,世界經濟長週期的鐘擺大約有70年的上升期和30年的下降期,週期往往由地緣政治、技術革命或人口變遷所引起。筆者認為,戰後70年的全球化運動2008年危機已經見到轉捩點,制度目前處在30年下降期的前端,極端人物、極端政黨、極端思潮、極端價值觀愈來愈有市場。

歷史人物是時代的產物,被打上各自時代的烙印,不必和邱吉爾過意不去;不過當時代開倒車時,繫好安全帶很重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