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肯尼斯.羅格夫

美國哈佛大學公共政策學教授。曾任國際貨幣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本文獲Project Syndicate授權在台獨家刊載。

肯尼斯.羅格夫:過度去全球化斲傷世界經濟

2020-06-23
作者: 肯尼斯.羅格夫

▲(圖/Pexels)

武漢肺炎病毒大流行之後的世界經濟,看來將遠不如先前那麼全球化,因為各國政治領袖和民眾目前普遍抵制開放,情況之惡劣是1930年代發生關稅戰爭和競爭性貨幣貶值以來僅見的。此事的附帶後果將不僅是經濟成長放緩,所有國家的國民所得都將顯著萎縮,或許只有最大和最多元化的經濟體能得以倖免。

在2001年魯格曼的著作《全球化的終結》(The End of Globalization)中,美國普林斯頓經濟史學家哈羅德.詹姆斯(Harold James)說明了1930年代大蕭條期間連串意外事件(最終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造成的壓力,如何終結了歷史上較早的那個經濟和金融全球化的時代。眼下全球化又一次退潮,而武漢肺炎病毒大流行看來正加快這個過程。(延伸閱讀:抗體檢測成各國重啟經濟的關鍵 衍生商機強強滾

目前的全球化退潮始於2016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果包括美國與中國爆發關稅戰。武漢肺炎病毒大流行很可能將對貿易產生更大的長期負面影響,部分原因在於各國政府愈來愈清楚意識到,公共衛生能力必須視為國家安全方面的當務之急。

目前我們面臨巨大的風險是,去全球化很可能將像1930年代那樣走過頭,進而損害全球經濟活力,尤其是如果美中關係繼續惡化的話。危機驅動下混亂的去全球化必將造成更多問題,而且問題將嚴重得多──對此心存僥倖是愚蠢的。

美中關係持續惡化 全球經濟將面臨風險

即使是經濟十分多元化、科技領先世界、自然資源基礎強大的美國,實質GDP(國內生產毛額)也可能因為去全球化而萎縮。至於在許多部門無法達到關鍵規模,而自然資源不足的小型經濟體和開發中國家,貿易中斷將逆轉數10年的成長。

政治經濟學領域的傑出人物、已故經濟學家艾雷希納(Alberto Alesina)曾表示,在全球化時代,國家只要治理良好,規模細小也可以是美好的。但如今,小國如果沒有與某個大國或聯盟在經濟上緊密結盟,將面臨巨大的經濟風險。(延伸閱讀:全球股市驚驚漲、空頭急認錯 資產估值改變,台灣股匯雙漲可期

誠然,全球化加劇了生活在先進經濟體約10億人之間的經濟不平等。在某些產業,貿易競爭打擊了低薪勞工,雖然貿易使所有人都能買到較便宜的商品。金融全球化的影響甚至可說是更大:跨國公司盈利大增,有錢人可以利用高報酬的外國投資工具,1980年以來尤其如此。

在皮凱提(Thomas Piketty)2014年的暢銷著作《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中,他認為所得和財富不平等加劇是資本主義失敗的證據。但在占全球人口86%的非先進經濟體,全球資本主義已經使數十億人擺脫了極度貧困的狀態。因此,過度去全球化可能傷害的人,無疑遠多於它可能嘉惠的人。

誠然,現行的全球化模式必須調整,尤其是必須大大加強先進經濟體的社會安全網,而且在新興市場也應該盡可能這麼做。但是,系統的韌性必須增強,並不代表我們必須拆掉整個系統再重建。

美國因為去全球化而可能蒙受的損失,比該國一些政客(無論是右派還是左派)所意識到的嚴重。首先,全球貿易體系是全球契約的一部分,而在多數國家(包括中國)參與成就有效國際秩序的世界裡,美國成為霸主。

除了政治影響,去全球化也對美國構成經濟風險。尤其重要的是,目前使美國政府和企業得以舉債遠多於任何其他國家的許多有利因素,很可能與美元的核心地位有關。許多經濟模型顯示,隨著關稅提高和貿易摩擦增加,金融全球化至少會按比例退縮。這不但意味著跨國企業的盈利和股市財富均將大幅萎縮(有些人可能覺得這沒什麼問題),還可能導致外國對美國公債的需求大幅減少。

貿易崩盤誘因消失 控制碳排放將更棘手

在美國需要大量舉債以維持社會、經濟和政治穩定之際,這很難說是理想的情況。而因為全球化是現今低通膨和低利率的主要驅動因素,如果全球化逆轉,通膨和利率最終可能反向發展,尤其是因為武漢肺炎病毒看來造成持久的供給面負面衝擊。(延伸閱讀:楊森:華爾街大反彈之後…

此外,人類當然還有其他挑戰需要國際合作,尤其是氣候變遷。如果全球貿易崩潰削弱了各國維持世界和平與繁榮的最強大共同誘因,要激勵開發中經濟體控制其二氧化碳排放將會更困難。

最後,雖然武漢肺炎病毒對歐洲和美國的傷害迄今大於收入較低的多數國家,但非洲和較窮的其他地區仍面臨爆發人道悲劇的巨大風險。我們應該在這種情況下削弱這些國家的自我保護能力嗎?

即使美國忽視去全球化如何影響其他國家,它也應記住,目前世界對美元資產的強勁需求,非常仰賴巨大的全球貿易和金融體系,而一些美國政客卻希望縮小這些體系。去全球化若走過頭,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免受傷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