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情牽台灣30年 荷蘭駐台代表紀維德,從過客變台客

2020-06-23
作者: 郭瓊俐

▲荷蘭駐台代表紀維德。(圖/潘重安攝)

4月27日,鮮豔的橘色鬱金香和焦糖煎餅,擺在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面前,透過當時全民每天必看的記者會鏡頭傳達出去,讓荷蘭焦糖煎餅在全台狂賣,兩個月後依然缺貨;加上荷蘭駐台代表紀維德當天加碼宣布,「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改名為「荷蘭在台辦事處」,讓台荷關係急速升溫,台灣人對荷蘭的認識和好感度也快速增加。

雖然因為中國的政治壓力,荷蘭在台辦事處改名、改換專屬識別標誌及更新官方網站後,對外不再談論此事,由此檢視,台荷關係愈來愈緊密,卻是不爭的事實。除了雙方在半導體產業的連結外,紀維德任職荷蘭駐台代表五年期間,致力推動台荷在經貿、文化與城市交流的努力,也功不可沒。

接電話的第一個招呼聲是「喂」,言談間常帶著「嗯」、「對對對」等台灣人慣用的語詞,偶爾還來一句「沒法度」的台語,紀維德的流利華語與道地的台灣腔,常會讓和他聊天的台灣人,忘了是在和外國人講話。他自己笑說,過去派駐上海工作時,只要一開口,聽到他語調較軟的台灣腔,中國人就會問:「你是從台北來的嗎?」

▲紀維德非常活躍,和政商界關係友好,也帶領荷蘭在台辦事處積極參與各項活動。(圖/紀維德提供)

台灣女婿結緣  為台灣各領域都感到驕傲

畢業於荷蘭萊頓大學漢學系的紀維德,因為結識了台灣籍妻子,為愛來台灣,從1987年到2009年在台灣成家立業,連續住了22年;後來才到上海擔任荷蘭駐滬工業事務領事、荷蘭經濟部外商投資局中國事務首席代表。2015年,紀維德返台擔任荷蘭駐台代表,到今年7月底任職期滿,即將調任海牙的荷蘭經濟部門工作。

「我已經申請延任一年,不能再延了。」紀維德說,大部分的駐台代表都喜歡台北的職位,很多人會申請延期,因為對他們的配偶來說,台北是很適合居住的地方,環境非常好,醫療也很好,「台灣很值得驕傲,各個領域都值得驕傲。」

紀維德和台灣結緣30年,與台灣經濟起飛與產業轉型的過程密不可分。他說,初到台北時,捷運工程剛開始,整個都市像一個大工地,但台灣經濟蓬勃發展,加上解除戒嚴,外商一直進來,開發台灣市場。紀維德在台的第一個工作是幫外國品牌做行銷,後來轉至荷蘭航空任職,一直做到亞太區行銷總監,他以台灣為基地,飛遍荷航在亞太區駐點的20個國家。

「台北對我們兩個是很理想的基地,兩人都可發展職業,小孩也在這邊長大受教育。」紀維德1990年代後期曾獲邀到北京擔任荷航中國區總經理,但為了太太的工作和兩個小孩的教育,他婉拒了該項職務。紀維德的妻子曾淑芬,一直在外商金融圈擔任要職,2013年自瑞銀集團退休。

▲紀維德非常活躍和政商界關係友好,也帶領荷蘭在台辦事處積極參與各項活動。(圖/紀維德提供)

俱為半導體強國  台荷經貿緊密不只海尼根

談起荷蘭和台灣的關係,紀維德滔滔不絕。台灣人耳熟能詳的飛利浦電子公司就是荷蘭企業,飛利浦曾是台積電的創始大股東,當年持有27%股份,2008年才出清持股。現在台積電的主要設備供應商艾司摩爾,也是荷蘭企業,是當年由飛利浦出來的員工所創。「兩個小國(指荷蘭和台灣)擁有半導體大公司,供應全球龐大的市場。」紀維德點出荷蘭和台灣的共同點。

半導體產業鏈,讓兩國貿易金額激增。台灣是荷蘭在亞洲的第2大出口目的地,僅次於中國;荷蘭則是台灣在全球第10大、歐洲第2大貿易夥伴。紀維德指出,台灣從荷蘭在亞洲第5大出口國,到這兩年急速成為第2大出口國,除了半導體產業,離岸風電也是重點。(延伸閱讀:一個明確的國家計畫、一場真實的寧靜革命...一支風機翻轉台灣!

荷蘭有很多海洋工程公司,從鑽油平台轉型發展離岸風電技術,台灣身為亞洲最早發展離岸風電的國家,全世界頂尖公司都到台灣,荷蘭便有25家荷蘭海洋工程公司來台灣。此外,化工也是荷蘭輸出的重要產業,包括帝斯曼集團(DSM)、阿克蘇諾貝爾塗料公司等在台灣都有很大市場,也都在這裡設廠。

荷蘭出口到台灣的農產品金額也很大,紀維德笑說:「其中有一大部分是啤酒類。」原來台灣是海尼根啤酒的第3大進口國,僅次於美國和法國,甚至超越中國。很多人不知道海尼根是荷蘭品牌,更不知道海尼根在台灣如此受歡迎。不過,紀維德笑說,他也很喜歡喝台灣啤酒,台灣的釀酒業這幾年蓬勃發展,「例如噶瑪蘭,做出非常好的威士忌,啤酒也很好喝。」

▲喜歡爬山的紀維德,和兒子一起攀登玉山。(圖/紀維德提供)

連結創新產業  台荷共同力推循環經濟

紀維德任內,致力推動荷蘭和台灣的創新發展連結,同時促進城市間交流互動。過去荷蘭在台灣能見度不高,他上任後,為了讓更多台灣公司、政府部門或一般公民多認識荷蘭,荷蘭辦事處2016年與在台灣市占率很高的荷蘭貨櫃卡車(DAF)合作,改裝一輛橘色卡車,內部布置10個與循環經濟有關的創新方案,到全台7個縣市舉行「創新論壇暨巡迴展」,3週的巡迴與交流會議,所到之處造成轟動,也讓荷商和各縣市政府、廠商激盪出不少提案。

跳脫傳統外交官的思維與作法,紀維德行銷荷蘭的創舉很多。例如一八年台中世界花卉博覽會,荷蘭辦事處推動設置荷蘭國家館,以循環經濟為概念,在多家荷蘭公司參與下,打造出全台第一座循環建築,吸引了350萬遊客。這棟建築也成為全球第一座拆除後可百分之百「回收重建」的循環建築,花博展期結束後,移至台中月眉糖廠的「台灣循環設計園區」繼續使用。(延伸閱讀:寶特瓶、廢魚網變身高級機能材質 台廠穩賺「循環財」

紀維德強調,SDG(永續發展目標)已成為荷蘭政府的重要政策,企業的作為都要符合永續發展目標,台灣也把循環經濟列為5加2產業創新計畫之一,他致力推動循環經濟,不是站在荷商的利益,而是為了全球環境。

為了台中花博的荷蘭館,紀維德有一陣子頻繁走訪台中,但在台灣最常拜訪的縣市是桃園。他說,原因是和桃園市長鄭文燦的團隊,在智慧城市等領域都有愉快的合作,2018年桃園農業博覽會,主辦單位自己設計了一個很大的風車,「我很驚訝,好像回到荷蘭的感覺,很感動,你知道嗎!」

除了城市交流合作,紀維德常跑桃園的另一原因是去走步道。「桃園有很多很美的步道,開車不用一小時。我常跑桃園,人家以為我是去機場,其實不是,是去走步道。」東北角也是他常帶全家去的地方,因為一小時車程內,就抵達風景優美的步道。

「台灣對我來講是很讚的地方,因為荷蘭沒有山,都是平地,我有一些台灣朋友每週末都會去爬山,我們盡量跟著他們去,所以也跟著他們認識很多步道。」訪談當天,他一早5點就起床,先去爬住家後面的拇指山,才到辦公室上班,「現在天氣熱,要爬山就要早點起床。」他以台灣人的口吻說。

愛步道愛美食  不捨紅油抄手好滋味

即將在秋天返回荷蘭,忙著搬家之餘,6月下旬他還帶全家去台東長濱騎腳踏車,「我們很喜歡東岸,景色很美。」問他在台灣最喜歡的食物,他說,台灣大部分的菜他都很喜歡,但如果問他半夜起床會想吃什麼,或是回荷蘭之後會想念的食物,他會說是「紅油抄手」。列舉幾家台北好吃的紅油抄手後,他說,最獨特的是,每一家店的紅油抄手都有自己的獨門醬料。他們全家也喜歡日本料理,因為在台灣可以吃到很好的日本料理。還有,「全世界最好吃的巧克力在屏東,福灣巧克力,他們還做『馬告巧克力』,很好吃。」

除了民主化,對台灣30年來的觀察,他說,台灣很強,「每週我碰到一些人,都是全世界最大的生產什麼產品的廠商。」他舉例,台積電、巨大、聚陽等公司,「我先前才買了一件咖啡渣做的衣服!」

即將告別台灣,他坦承,搬回荷蘭初期一定會不適應,因為已經33年未曾在荷蘭工作過。他們在台北留著公寓,退休後很可能回來台北,或是荷蘭、台北各住一半時間;台北對他而言,只是暫別,不是永遠離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