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美食常在簡單烹調中

2020-06-25
作者: 謝金河

▲(圖/取自謝金河臉書)

上個禮拜,我的好朋友廖啓仁帶領他的一群游泳池朋友去石碇千島湖踏青,順便到阿牛小吃用餐,阿牛的老闆告訴他說,這幾個禮拜不知發生什麼事?他的店生意好到爆,而且,大家都指定要吃苦茶油拌麵缐!原來我的臉書po文發揮威力。

其實苦茶油麵線是很簡單的料理,把煮熟的麵缐淋上苦茶,加點油蔥,拌一下就很好吃,我的早餐經常是一碗苦茶油麵線。但這碗麵線上面淋上去的苦茶就大有文章,麵線也是這樣,如果用很純的苦茶,再用手工製作的麵線,這碗苦茶油麵線價值會更高。

我們經常都在追求美食,但美食不一定是最貴的星級米其林,我喜歡簡單的食物。記得二、三月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我們一行人特別去參觀御盟集團邵永添董事長的金馬賓館及他創作的畫作,也到高雄的U-kai用餐,在眾多好食材當中,我緊緊盯著U-kai的蒜頭炒飯是怎麼炒的?邵永添先生說是因為他的父親喜歡吃炒飯,於是他不計代價引入日本最有名的餐廳,如今,U-Kai不論是在高雄、台北都是最難訂的餐廳。(延伸閱讀:榮雙二代巧思 央行總裁故居變身藝文空間

▲御盟集團邵永添董事長。

我看著U-Kai的主廚怎麼炒這碗飯?只見他加了一點油,加上一點切細的蒜頭,配上日本進口的米,這個炒飯在他的翻動下蒜香四溢。炒飯沒有添加任何佐料,這是絕上等的美食,當然餐桌上有更多好食材,但純看最簡單的炒飯,就知廚師的功力。

▲最簡單的炒飯,蘊藏著最細的做工。

我非常不喜歡加工過頭的米其林餐,很多都是加了厚重奶油、佐料,這些重烹調把食材美味蓋過了。日本料理我也喜歡愈原味愈好,我對懷石料理敬謝不敏,因為作功太多。吃魚也是如此,像最好的石鯛一定要生吃,連清蒸都次一級。有時候中午有空,我喜歡去游壽司煎一條伍仔魚。(延伸閱讀:任希浩:日本取經扎根高雄 「新宿ホルモン台灣」炭火燎燻的燒肉一番

端午節快到了,這些年我只吃南部粽,而且,南部粽我也只吃菜粽,也就是糯米加上生的花生水煮,包了很多餡的肉粽,我也不喜歡。在台北生活那麼多年,我對北部粽的米先用油炒過,加上餡料去蒸,我很不習慣。我不太吃粽子,但如果經過王記,我通常會點一顆菜粽,再配一碗蘿蔔丸子湯,除了王記的菜粽,我也喜歡鼎泰豐的福州粽,偶爾冰箱放幾顆,沒飯吃的時候拿出來蒸一下,一餐就解決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