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邱德夫

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協會終身會員、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前理事長,以提升並推廣品酒文化為終身職志。

邱德夫:杯觥交錯、人際交流的樂趣沒了 「卡卡的」線上品酒會

2020-06-21
作者: 邱德夫

▲後疫情時期,線上品酒會一場接一場,交流缺乏臨場感,顯得卡卡的。 (上排左3為邱德夫)(圖/邱德夫提供)

過去的每日清晨,我固定上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網站,查詢武漢肺炎疫情的發展,一方面慶幸台灣安全穩定的生活,一方面也擔憂全球確診、病逝數字的不斷上升,以及對經濟可能的影響。確實,疫情已經改變了世界,無論是外在或心理層面,就以集會活動來講,上一週正是全球愛酒人士引頸期盼的艾雷島狂歡節,但是目前當然不可能如常舉行,只能以線上方式在網路上舉杯,唏噓緬懷昔日擠爆整座小島的歡樂。(延伸閱讀:邱德夫:打開約翰走路的藍色大門

不完美的品飲 聞不到也嘗不到 

不過減少品酒活動並非壞事,恰好讓我重新撿回核心基礎訓練,認真品飲並仔細記錄心得,而後給予喜好評分。這一套有如蹲馬步的練功模式,不需要花稍的行銷語言,也不需要燈光美氣氛佳,單純的埋入一杯杯酒中淬鍊自我的感官,以及對於身居周遭氣味的形容與記憶。幾個月內累積了近200筆紀錄,收穫豐富。

但對酒廠、酒商而言,人人閉關練功就不是什麼好事了。過去每當新酒款上市或舊酒款的推廣,又或者是搭配美食及節慶假日,酒商總會爭奇鬥豔地推出許多活動,也可能租借展場作長期展覽,加上各地的酒展、品酒嘉年華,如走馬燈般終年不斷。缺少這些活動之後,行銷公關頓然失去著力點,而無法觸及消費者,當然,協辦活動的公司也因此暫時失業。(延伸閱讀:邱德夫:威士忌酒友必讀「酒展求生術」

疫情改變了工作習慣,也將更改未來的商業模式。臉書創辦人祖克柏已經放話,未來臉書一半以上的員工都將在家工作,這種趨勢可能擴及其他行業嗎?就我所知某外國酒商極其謹慎,早早請員工分流上班,避免1人染疫、全公司停止運轉;但必須勤跑各地的推廣業務,面對如此無以為繼的狀態,線上直播或品酒會似乎是唯一解決之道。逐漸地,品牌大使轉身成為直播主、YouTuber,或在網路上接受訪談,而將品酒會搬到線上,似乎也是一個打破悶鍋的好主意。

遠距社交隔層紗 不痛快也缺溫度

在這種情形下,我參加了一場線上品酒會,主題是「新酒款慕赫18年」。酒友們應該對慕赫不陌生,這座酒廠一直以全蘇格蘭最繁複的蒸餾工藝著稱,製作的酒被作家戴夫.布魯姆稱為「達夫鎮的野獸」。這款18年以復刻1930年代繁華的紐約York House為賣點,號召多位達人於晚上8點上線,利用Jitsi Meet軟體,於品牌經理與大使主持下,進行多方視訊。(延伸閱讀:邱德夫:衝擊看不到盡頭 酒廠酒友都焦慮

從結果論,這回新奇的體驗並不完美,首先參加者對於軟體不甚熟悉,尤其利用手機上線者,畫面或橫或直得摸索一陣子,我一開始也沒注意須按下影音通訊鍵,還高興的向大家揮手招呼,感覺十分愚蠢。其次,當超過38人上線後,立即暴露頻寬不足的窘況,以致有時畫面停頓,偶爾語音斷斷續續,甚至被迫採靜音模式,讓主持人講話。幸好參加者與主辦人彼此都是熟朋友了,並不在意這種種缺憾,但一笑置之後,仍留下對線上品酒會的疑問。

無論直播、訪談或品酒會,最關鍵也最致命的問題在於「酒是拿來喝的」,儘管品牌大使鼓動如簧之舌闡釋,螢幕前的消費者除非自己備妥酒,否則聞不到也嘗不到酒中滋味,自然難以跟隨。但就算大家都有酒,又浮現彼此間難以私下交流的難題。平時的品酒會,我們習慣交頭接耳討論,但擺到線上發言,突然變成為一對多的演說,很容易造成噤口的冷場,而且就算討論熱烈,先不論網路壅塞問題,想分辨到底是哪一位的發言,也十分困難。有無解決方案?技術上較簡單,譬如採用功能更強大的視訊會議平台、加寬頻寬等,或多辦幾場小眾場次,但依舊無法解決根本難題。一位教授朋友曾告訴我,學校要求他線上教學,簡直累死人,除了部分學生找藉口不現身螢幕,由於常常得1對1問答,必須緊盯螢幕上每一個人的臉孔,比起平時一眼可望盡台下反應的教學模式,線上授課成為極大的精神折磨。

今日全球疫情稍微舒緩,人人開始談起「後疫情」的種種,但仍須維持一定社交距離。不過我一直以為「品酒」是非常密切的人際交流,杯觥交錯間,「古今多少事,均付笑談中」。盛行的網路讓這個時代充滿許多可能,但來到線上,人與人之間即使有社交,但距離遙遠,以此而言,後疫情的線上品酒會可能還真不行。

TOP